外婆

小时候一进外婆家,外婆都会变戏法一样拿出很多好吃的东西来,水蜜桃、大橘子,要么就是各种神奇的干果、鱼片,小时候觉得外婆对我的好,就是我要吃什么她都会给我买,或者是见到街上有什么新品种的小吃,也都会带一点回来给我尝尝。所以小时候的我挺胖的,因为我任性的脾气总被外婆护着娇惯,家人对此都很反对,觉得外婆会把我惯坏。

三年级的时候我家搬得离学校非常远,所以中午就在外婆家吃饭,我从石板街顶上的小巷子走下去的时候,会看到外婆在对面的楼顶阳台给我挥手,我满怀喜悦的下完阶梯爬上六楼,外婆家的门总是打开着等我进去,中午的饭菜都做好了。不论春夏秋冬,卫生间里都盛有一盆温水,外婆会要求我先洗脸,再用肥皂洗手以后才能吃饭。吃的总是做得精细的家常菜,蒸熟的白米饭,小葱拌豆腐,糟辣椒炒春笋,切得很小块的炖排骨。

外婆出生在40年代,小时候在贵阳甲秀楼读的小学,后来读了医学院,在市医院当儿科医生,外婆写字是全家最漂亮的,年轻的时候她不会做家务,老照片里年轻的外婆短发齐耳,穿着素色棉布旗袍,因此我确信外婆一定是当年的大家闺秀。外公抗美援朝回来后也在市医院当医生,外公年轻的时候非常自负,因为提干没有提他,他就一怒之下要求辞职,并且连同外婆的辞职报告也写了。这么一闹就双双失业,外公自己去搞个体诊所,恰好遇到文革的消灭走资派,所以外公外婆都被下放到了农村。外婆因为外公导致的失业非常的抑郁,但是不得不养活姨妈和母亲,就只好去砖瓦厂搬砖,一厘厘的挣钱,外婆人生命运落差非常大,但是不得不坚持,所以母亲说外婆在那个年代是非常苦的熬了过来。

外婆对日常生活充满技巧。剥花生、削水果、叠衣服、拿筷子、写字的姿势,每一件事情的方法外婆都会耐心的教我。外婆出门总是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节日或者家庭聚会都会专门去烫个头发。外婆要求我早晚必须刷牙,我经常在晚上找各种借口想直接上床睡觉,外婆都会挤好牙膏放在我面前要求我先去刷牙才,接着监督我洗脸洗脚换好衣服才能上床睡觉。然后自己又去收拾洗衣服之后才睡觉,我现在的生活习惯完全是外婆培养的,外婆总说要养成良好习惯,还有说一个人就像小树苗,小时不培育好,长大就会东倒西歪,还有一句就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虽然以前我很怕听到这些话,但是还是记得外婆对我的嘱咐,就是要好好的学习,读大学。

外婆很喜欢花,尤其是昙花、令箭荷花和牡丹,有一年夏天外婆养的令箭荷花开了,被阵雨打掉了盛开的花朵,外婆为了让我也看到,就一直把掉落的花放在窗台上等我周末的时候去看。春夏之交的时候,街上有卖芍药花的,外婆也会买一束回来插在花瓶里摆上好几天,外婆还爱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那首歌。

自从我最爱的石老师去世之后,童年的我再也遇不到合适的美术老师,偶尔有新的老师也都学不下去,弄到最后我就不想再学画画了。外婆希望我能坚持自己的爱好,总询问我需要什么纸,然后给我买,可是效果也不好,后来外婆在办公室自己用水墨在旧报纸上自学国画,我下午放学回来就去外婆上班的地方找她,我先喝几口外婆泡的浓浓的苦丁茶,然后就和外婆一起练习,好像在那段时间,画画的兴趣才得以延续。

我对外婆的记忆已经非常碎片了。只记得外婆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建筑公司上班,她将近五十岁了都还独自跑到贵阳的学校去专门学习建筑规范,外婆六十岁的时候死于癌症,病重的时候是冬天,我还很天真的安慰外婆,春暖花开的时候病就会好了,可是后来没有。外婆留给我的遗物就是一本建筑学习笔记和一套精致的制图圆规,那套圆规在我大学时期也陪伴了我很多个绘图的夜晚。也许这真的是老天的安排,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继承了她的职业。

外婆去世已经十一年了,十一年前我哭得非常伤心。每到清明节的时候就会特别想念她老人家。前天我就想着要去买一盒抹茶红豆馅的糯米糕去坟上给她吃,所以今天就借口说自己非常想吃,很晚了还特地去找到那家店买了一盒。小时候外婆买了很多好吃的给我吃,我现在能给她买吃的时候她却再也吃不到了,晚上我在店里看到了很多十年前没有的零食,不禁黯然。我准备了很多好吃的明天带到山上,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外婆终究是吃不到开心果、菠萝蜜干、杨桃和抹茶红豆糕了。但愿真的有天堂,天堂什么吃的都有。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有着文雅气质的外婆。

  2. dadishang:

    外婆留下一套制图圆规,如外婆还在身边陪伴,你们俩也算同行了,外婆会欣慰。

  3. 布依崽儿:

    读了大学发现自己的专业属于建筑类,才恍然大悟,可能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安排的。
    外婆最爱对我笑,每次见到她都是温婉的笑

  4. 阿夸:

    不会再有比外婆更爱我的人出现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