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兵荒马乱

作者:七妖

大四,真是一个乱糟糟的时段,而临近毕业的这一期,真可用兵荒马乱来形容,再顺利的人也有他作为一个准毕业生的凌乱和考量。而今天,3月里的一天,我折腾来折腾去,走了很多的路,吹了很久的风,发了很久的呆,但最后还是没有完成该完成的。

早上在3号食堂吃完了早餐,觉得肚子很难受,又实在不想去公司那个无聊的地方见无聊的人做无聊的事,于是用了三八节的假期,原本我是想留着回家用的,我想着上午肯定能搞定。谁想一天下来还不够,明天继续。

这个早上,我在瞬间失恋了。却也有一种终于如此的感觉,终于看到坦白终于看到差距终于看到现实的一面终于,终于有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楼下阿姨在查房,我告诉自己得面目端正,站在洗漱台的镜子前,我看到一张小小的脸,一个蘑菇头,并不显大的双眼里盛着悲伤,湿润润的,眼睑有点红,但也没有将要哭的征兆。也许那悲伤难过维持在一个刚刚好的需度。在外面奔波的过程中,我缓解了这失恋带来的冲击力,嗯,它的确是失恋。那个过程中,最难受的时候我想起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虽中学时代起一路女朋友不断,但当他告诉我,在小学时代我教他做眼保健操开始,我一直在他心里时我相信了,因为在初三前后座的时候我隐约地感觉着他的情感,这话是在我们大一相遇后告诉我的,他说他曾试图找我但我不在也没有给他回电话,他说等他毕业回来娶我,他说我就是他心里的一个神,看,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嘛。麻瓜说我真是果断,删了他的电话号码,如果是她肯定舍不得,可是麻瓜舍得不舍得已经不重要了呀。

中午回到寝室发现,左脚的袜子被我戳破了,有一个洞存在了,第一刻我想到了我的哥哥安安,在我们的兄弟姐妹里,我和安安的大脚趾很像,这是小时候安安发现的,我们的大脚趾都特别大,脚趾甲有点往上翘,因此袜子很容易被戳破,尤其是脚很热乎的时候,上午走了太多的路于是出现了这个结果。上午,我从熟悉的地方走到陌生的地方,再到熟悉的地方,当我走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时,我非常想一直这样走下去,走不动了就坐下来休息,吹着冷风肯定可以把自己吹醒,正如下午去东站,我坐着21路车,我意识到这是开往火车站的公交车,于是我想我可不可以直接买票回家或者去别的地方呢,但显然不行,我没带够钱。于是我便只能想想,真的只能想想而已。

下午从人事局出来,在车站等那很慢的132出现,瞥到一个男人,于是我脑中勾画出一个女孩子与一个男人邂逅的故事,我知道我为何会这样想,中午在寝室看了纸质版的《何以笙箫默》,顾漫就是在超市里勾画出何以琛与赵默笙经年后再见的画面,于是一部言情小说诞生了。啊,当然我不是顾漫,但哪个女生不曾想过会遇到一个他带来一份爱情,哪个女生不曾想自己可以成为小说里的主角,这并不表示她们没看到现实的存在,很多时候就是因为看到或看清了现实的存在后才更愿意去遐想,这不一定是一种逃避,即使是逃避那又如何,谁规定逃避就是消极的就是躲起来的。

回到学校,经过篮球场,又听到楼上的钢琴声,混合着球场的笑声和球声,真有一种亲近。向打球的男生望去,我知道肯定不会有相识的人在,大四的男生在周一的下午谁会去打球,会有几个,至于学弟什么的我从来觉得是没必要的相识,然后,我想起了一个男孩子,一个我曾单纯且热烈地喜欢过的男孩子,看他打球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了也很久没想到他了,女孩子对于自己钟意过的男生总会保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和亲切,无论那个人的负面影响有多糟,至少于我而言是这样。前几天梦见了陈先生,告诉了apple,谁想她一并告诉了她妹妹,又谁想她妹妹对陈先生转达了我对他的一点点想念,嗯,这关系比较混乱,我身边总是出现混乱的关系,再然后apple告诉我,陈先生听到笑死了!噢亲爱的陈,你有什么好笑的,但当我听到这句话时第一个出来的画面是,以后在街上遇到他一看到我是不是马上爆笑,真是这样那好久不见的青春感就会被破坏掉了。

走过湖边,从驾校那边传来几声鸡鸣,我脑子里出现了外婆家的场景,小时候在那总是能听到鸡叫声,偶尔我会跟着外公去牛棚看他的牛,我记得那牛的眼睛非常大而且非常亮,但是不凶,有点和善,但小时候我很少住在外婆家,我更多的是住在二姨家,这也是为什么我总是对和哥哥姐姐一起住的日子不断缅怀想念的原因,那真是一去不复还的童年时光。那个时候没有姐夫,没有嫂子,没有轩轩,就只有姐姐,哥哥,我,明明很无聊的暑假总是被我们过得很是鲜活。和姐姐在晚上盛装打扮下去溪边拍照,盛夏的夜晚睡不着,十点多了三个人拿着手电筒去小溪里抓螃蟹,我甚至记得那一晚安安穿着我很喜欢的白色还是灰色T,安安的年少时光我总是记得颇为清晰。

非常不愿意继续现在的实习,没有激情和动力,于是,在这个三月,我再次开始投简历,等面试通知,当然还一边继续那无趣之极的实习,我想好歹干满一个月。找工作的那一阵子里,我成长了不少,而在这两周的所谓实习里,我再次领悟到很多东西,有些事情我已经能够默然接受了,或者说不动声色。

大四的三月,兵荒马乱到不动声色。

再见,Jinlin,我告诉自己吃完了鸳鸯扒饭就不要再轻易想起,我也没有这个机会请你吃你一直念叨的鸳鸯扒饭。再见,我的有缘无分。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2 条评论

  1. 水妖:

    毕业是一个伤感的季节,到了八月会好很多。

  2. 土豆:

    早上一上班,不知怎么的,点击到你的页面上来了。
    真是女孩子心思。
    细腻得可以。
    我居然一边吃没有营养的早餐,一边细细地把你的博文给看完了。
    感叹一句,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啊。

    猜不明白的。至少我是。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