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2

兼·跑者

跑步是我众多的爱好之一,如今狂热的地步早已不在。只是出于对跑步时心理状态的着迷,就随便谈谈。
跑步是痛苦的消费,也是孤独的消费。让你闯进内心的森林,匀称、有节奏的呼吸像一只鼹鼠,搬动内心的土块。
当度过前面的痛苦期,步伐、心跳、呼吸渐渐默契,就进入一种冥想的阶段。此时,匀速的步子是一部时光穿梭机,将以往的经历串联起来,便有点“于何时于何处”的恍惚。 Read More »

萝卜消失的三天(萝卜这次回不来了)

(一周前萝卜消失,偷狗贼不得好死!) Read more ...

透明的夏天

《透明的夏天》这本记录我童年故事的书终于出版了,就好像人在怀孕的时期总担心自己孩子一样,我也曾经这样担心过这本书:封面设计的好不好看,是不是自己想象的模样?内容,纸质,是不是都会像自己一直所期望的那样?…..等等。但当孩子即将出世的那几天,所有的这些担心都消失了,它长得怎么样,聪明不聪明,是不是自己期望的样子,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它能健康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已经就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了。 Read more ...

长工地主的故事

父亲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以前你姥爷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好跟我讲些故事。从前有个给地主扛活的,天天唱歌,出工唱,干活的时候唱,晚上回来还唱。地主想,哎,他咋能高兴?天天干活,比我过得还高兴?地主想不通。有一天,长工下地干活去了,地主在马槽里埋了两个大元宝。傍黑,长工回来,喂马,掏马槽,一掏掏出两个大元宝。长工站在马槽前,来回走,一夜没睡,最后他把元宝揣进袄里。从此,再也听不见他唱歌了。 Read more ...

童年的动物世界 第11、12集

第十一集 大狼狗

(书接上回:从小就稀罕(东北方言,喜欢)动物的我呀,童年关于动物的记忆里,除了美好的、有趣的、伤感的,还有一次,让我现在想起来都后怕。事情源自一条大狼狗。)

王大舅母家的东边儿喇(东北方言,东边儿)是老刘家。老刘家的人我没有任何印象了,而他家的那条浑身漆黑的大狼狗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姥姥和二舅告诉我,他家的大狼狗平时用铁链子锁着,只会狂吠。可是有时他也会挣断铁链跑出来,到处追人、咬人。要是人被他咬着啊,那是老危险的呀。 Read More »

【电台】巴合达提在北京(上)

民歌笔记第四十九期

0:00 – Kara Bul Bul 黑云雀*
1:45 – 呼麦演示*
2:14 – Altay Tolghau 阿勒泰颂# Read More »

赞比亚手记(7~9)

作者:葛畅

(七)哈桑
黎巴嫩人哈桑是建材商老板Honey的侄子,因为生意的关系他常在项目部晃悠。

哈桑大约二十四五岁,肤色白净,体态微胖,下巴至脖子一片黢青。我想如果他不刮胡子,那会是一大把絡腮胡,他爱穿一件蓝色的工装,领口常常露出黑黢黢毛扎扎的胸毛,像头熊。哈桑通晓法语,阿拉伯语和赞比亚当地土语,说阿拉伯味儿的英语,跟我打招呼总是依了法语的发音叫我“商”。 Read More »

母亲送我擀面杖

说动父母来京不容易,我说想吃榆钱窝窝了,有榆钱了,蒸好窝窝给我送过来呗,父母竟答应了。三五天榆钱长成,来的当天早晨,从邻居家的榆树现摘榆钱,蒸好,带上火车,上午十一点上车,下午六点到北京。除了榆钱窝窝,他俩还拎了两个纸箱,一箱装我们家的鸡下的蛋,我们家的鸭下的蛋,有腌好的,有没腌的,另一箱装了杂面面片儿,自家带面去加工,晒干,一部分高粱杂面的,一部分绿豆杂面。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