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营盒饭

这几百字原来在<小买卖>一篇里出现过,后来有个报纸要用,我把小买卖第一段卖糖葫芦的,单独摘出来,把后一段卖快餐的分出来,又都改了改,现在发布是为了汇合,大家看不看都行,没什么新意。

我上班的地方在一个公寓楼,中午出去吃饭,有同事嫌麻烦,就打电话订餐。现在用工荒,餐馆也缺人手,半天送不过来,往往一点钟他们还吃不到饭。

前不久,我发现他们能准时吃到饭了,一问,楼下新开的小卖部,开始兼营盒饭,房间小,摆不下桌子,只接受订餐送外卖。

我进去看了看,老板娘亲自下厨做厨师,设备用自己家的锅,做起了饭馆的生意。老板娘累得直不起腰,连呼不行,干不了。又说要不是房租太贵,也不干这个。我说你们能接多少份饭,男老板面带惭愧,搓着手,他也是心疼妻子的,说最多五六十份。他负责送餐。

这个小卖部主要面向本楼的顾客,一包烟一瓶水也能送上来。盒饭一荤两素,一份十元,饭量大,可多盛米饭,真正的家常菜,自家厨房里做的,不像饭馆的菜油重,很得楼里上班的人欢迎。质优价廉,口碑传了出去。每天给五六十人做一顿午饭,对一位家庭主妇来说是很有挑战性的,不久,我见她找了一个帮手。

有帮手也忙不过来了,有次我去买水,男老板坐在收银台前数钱,订餐的电话打过来,老板娘在厨房里喊:“别要钱不要命,我自己连饭还都没吃上!”

我光顾的次数不多,买了就在店里站着吃,他们也吃同样的饭,还吃一罐臭豆腐,他们是湖南人,问我“尝尝我们自己做的臭豆腐?” 我不好意思拿自己用的筷子去别人家的罐子里夹,谢绝了他的邀请。其实很想尝一尝他们自己做的湖南风味臭豆腐。

想起来我初中复读的时候,因为初三出了岔子,再复读被家长发配到一个略偏僻的学校,每天中午吃饭,学校没有食堂,外面也没有什么饭馆,住校的一位后勤人员,一位独自居住的大叔,给我和另一个同学开小灶,就用他的小煤炉给我们俩做,一顿饭好像五毛钱吧,熬冬瓜,这个菜他做得好,至今不能忘。可惜我吃了几顿就从这个学校逃跑了。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夏天我爱用尖椒煮冬瓜,可以说是跟这位教工学的,也没白进这个学校。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一个不好意思,错过了一次品尝美味的机会。可惜!

  2. 草名风飘:

    尖椒冬瓜 怎么做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