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 爷爷奶奶的老故事(一)

作者:知月

看了青马博客转的一篇文章,忽然也想写写爷爷奶奶当年的故事,还有和他们相关的一些人和事。大多是奶奶在世时说起过的,不识字的老人,没有什么时代的概念,所以这些片段多半没有年代。人生一世,命运在那些大事件的变迁中随波逐流,然而每个人的过往其实都是独特的存在,只可惜大多随着斯人已去湮没无闻。努力地留住些什么,却也只剩了这些只鳞片爪的记忆。

奶奶嫁给爷爷的时候只有17岁,爷爷也不过12岁,两个人算是指腹为婚。

常常试着想象那场婚礼的情景,梳着黑鬒鬒发髻的新娘,一脸懵懂一团孩气的新郎,一条街从这边走到那边,便走完了一个17岁女孩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折。

奶奶最喜欢回忆自己的少女时代。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掌上明珠的待遇。曾外祖母娘家是县城里的养得起马车的富裕人家,因为嫁给了家境平常的曾外祖父,在娘家备受怜爱,奶奶跟着也是格外受宠,隔三差五就被接到城里住着,怕女孩在“乡下”受了委屈。

每次听奶奶讲起县城里的事,总忍不住想起《红楼梦》。慈爱的外祖母,舅母表姐妹的一屋子女眷。逢年过节,表姐妹们打扮得齐齐整整一起逛庙会,穿的什么衣裳,买的什么吃食,说起这些,奶奶总是格外兴奋,描述可以详细到梳头发的刨花水,五月初五井台上的艾叶。那应该是她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一段记忆吧。

奶奶的娘家婆家都在一个村,村子在滹沱河边,紧挨着县城城门。北洋政府时期,县城里出了位总理叫王士珍,曾祖父和曾外祖父都跟着他做事。
曾祖父据说是字写得不错,很好的学问,外曾祖父的故事要更传奇些,说是习得一身武艺。

那个时候世道不太平,年轻人时兴练武防身。村子里特地请了师父教人打拳,曾外祖父学得好,还会一套单刀。功夫究竟如何,奶奶的说法是“上房不用梯子”。她说当年父女俩常玩的游戏,就是父亲吩咐她去拿些什么,等她转身取了东西回来,父亲已经在房坡上蹲着了。奶奶出嫁后,有一年婆家这边厨房失火,大家刚嚷嚷起来,住在村东头的曾外祖父听见,拎着水桶就上了房,串房顶过来第一个赶到救火,别人都还在胡同里跑呢。

曾外祖父武艺虽好,却只教过其他乡亲,唯独没有传给自己的儿女。原因是曾外祖母说向来是河里淹死会水的,好汉死在刀刃上,不如不会,过太平日子就好。

曾祖父和曾外祖父,一起工作又是同村乡亲,关系自然比别人更亲厚。相交莫逆,曾外祖父便应下了要把唯一的女儿许给曾祖父当儿媳,那时候,曾祖父膝下还没有儿子。

曾祖父的原配只生了一个女儿,后来嫁到县城里,夫家似乎是有些势力。47年打仗时炸死在市里了,丈夫从那时起也不知所踪,有人说是死了,也有人说去了台湾。前两年收拾家中杂物,翻出了这位大姑奶奶的照片,穿着旗袍,很漂亮的女子,这些,又是一段遗忘在记忆里的故事。

曾祖母是曾祖父的续弦,连生了爷爷弟兄三个。爷爷比奶奶小了整整5岁,奶奶过门时,爷爷最小的兄弟还没有出生。

爷爷家里算是个不小的家族,村里同姓的都是本家,人口多,是非更多。曾祖父排行第三,这一门里人丁不旺,老的老小的小。曾祖母是莲足,每日盘腿在坑上做针线活,家里外头的事务一概不知不问。一家人在家族中受些闲气是免不了的事。当年急着迎娶17岁的奶奶过门,最大的原因也便是少人支撑门户。

对于这样摆明了嫁过去就是一生操劳的婚姻,宠爱女儿的曾外祖母自是从未看好。可惜曾外祖父习武之人最重义气,女儿的幸福虽重要,说出口的话却从来不容反悔。

就这样,17岁的奶奶嫁给了12岁的爷爷。为了这件事,曾外祖母好多年不愿和曾外祖父说话。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