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的一天:横横

我们外出,跟人说话,比如交代一件事情,我说明天“横横”弄完,听的人就摸不着头脑。过了正午,过了晌午错,到横横了,再精确一点,还有一个半横横。吃饭晚了,吃饭吃到半横横。怕热懒下地,半横横了,还不下地!半横横,大约已下午三点。我们把下午叫做横横。傍晚叫做傍黑,到了夜晚,叫做横横黑喽。

以前电视节目播到下午两点,电视台好像就下班了。看红楼梦,“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唱两次,意犹未尽,电视撒起了雪花,这是轰我们呢,俺娘也发了话“下地薅草去,半横横了,坐着还不动!”电视台为人民群众安排好了生产作息时间。现在看一天一夜,也有的看。我怏怏起来,抓个塑料袋子,或挎上草篮子,叫上邻居家的孩子,有时拉上我妹妹弟弟,以为跟着我去玩,到了地头,我就给他们分派下任务。

化肥袋子,柳编的大篮子,粪箕子,都可以用来装草。化肥袋子轻便,装满却不好背,篮子挎着勒胳膊,粪箕子勒肩膀。小孩只知轻便,喜欢用袋子。女孩、妇女喜欢挎篮子。很少见青壮年和老年人挎篮子,他们扛粪箕子。我们家好像没有粪箕子,因为不养大牲口,用不着拣粪,我的二爷喜欢养牛,牛在前面走,他扛着粪箕子在后面跟着,牛拉粪,他卸下粪箕子收起来。粪箕子有充分的外延空间,装草最多,那些家里有大牲口的,粪箕子装满,像背着一个草山,一扇一扇走在路上。

暑假期间,正是草疯长的时间,长得最多最旺的是野葵,各种家畜都喜欢吃。小孩去薅草,扎进地里,猛薅一阵,捡大棵的,把袋子装满完事。如果父母领着,就要老老实实,一趟一趟挨着薅。玉米地里热不透风,玉米叶像一片片小刀,大人穿着长袖的衬衫,小孩因为热,不想多穿,不顾被玉米叶划破,穿着短袖,甚至光着膀子,钻进去一趟,抱到地头,额头、手臂划出一道道血印,手指也染成了草绿色。

抱出来一趟草,在地头的河边歇一会儿。河是一条南北的灌溉河,南连赵王河,北连洙赵新河。河水清澈见底,水草茂盛,鱼类多是鲫鱼,它们结群,游在水草间觅食。水河车是孤行的旅客,乘浮在水面,从南往北顺水远走。

下午的时间够长,有的孩子甚至带来了暑假作业,趴在桥垛上,对着抄。还有几个使坏的小子,在路上挖陷阱,用铲子挖个坑,撒进去尿,小心铺上树枝、草,再铺上一层土。

现在想来,我们那时候挖的坑太小了,走过来,连一只脚也陷不下。很多时候,我们甚至等不到有人中招,一切设计好,自己去踩一脚,以为得逞,哈哈大笑,自己把陷阱破坏。如果看不到精心设计的结果,又有什么意思呢。

看太阳偏西,也玩儿的差不多了,又赶紧钻进玉米地,一股劲薅一阵。

当孩子们有的骑着自行车,驮着装草的袋子,有的背着袋子,有的挎着篮子,往家走,路两边的田里,有人趁着凉快在给棉花打药。太阳晒着不宜打药。

在夏天游泳篇里,在东坑洗澡的哑巴,他的一个侄子,不是哑巴,但不爱说话。如果迎面遇见,他咧嘴一笑,算是打过招呼。我不记得他家里养了多少大牲口,但整个夏天,他都在不停往家背草。他背着草,锃亮的镰刀别在粪箕子上,装得满满,粪箕子的边沿垂下长长的草叶。每天背回来一堆草,这大概是他认为的充实的生活,时间不能荒废。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nokia2100:

    建议背景音乐配《打猪草》。
    拔草,或者修整西红柿枝蔓,手指头被被泥土和汁液裹得密不透风,中午回去拿肥皂和洗衣粉泡着洗过,留下一脸盆的墨绿色,再冲洗一遍,和出来的面也带着淡淡的草叶味儿。

  2. dadishang:

    那是杂面了,草叶面儿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