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情叹》:川剧在实验

民歌笔记第四十七期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节目配播音乐片段选自《情叹》于2011年3月在罗马演出录像,属钟开志私人资料。

《情探》+《痴梦》=《情叹》
2011年9月底成都艺术双年展上,我观看了田蔓莎的 “概念川剧” -《情叹》。在这之前,这部戏已经在国内外演出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接触《情叹》,需要了解它的前身——《情探》和《痴梦》;一个是传统的川剧折子戏,另一个则是主创田蔓莎在上海戏剧学院的试验小品。《情叹》的第一部分取材于折子戏《情探》。在《情探》中,焦桂英被状元郎王魁在成就功名后所抛弃。焦桂英怒打神像,自缢于庙中。随后鬼魂化的焦桂英回到阳间继续追问王魁,最终却只是悲剧一场。《情叹》的第二部分来自于《痴梦》:在文革中,一位老川剧艺术家被政治运动打为 “牛鬼蛇神”,在剧场里清洁工。但对川剧的热爱,最终使得他在文革后,将技艺和心智传授给了下一代。可以说,这是一个 “戏中套戏” 的故事层次,两个悲剧故事互相呼应。

“这个过程的训练让我发现,哎,戏曲的传统能拿来组合”——田蔓莎谈《痴梦》到《情叹》的过程(摘自《成都日报2011年8月22日》)

后来,我在成都认识了《情叹》的创作团队之一的钟开志--《情叹》乐班的鼓师。很有幸地,我在一个晚上听他为我讲解这部剧的创作故事,特别是锣鼓乐安置的一些细节。我将这次不算长的访谈分享。当然,我们不可能由此全面地了解《情叹》以及川剧的音乐结构,但是我们却能从钟开志所讲述的(哪怕只是一两点的)细节来认识这部 “概念川剧” 的音乐创意。

川剧高腔的背景
在四川,只要略微懂些川剧的人就能告诉你:川剧是昆腔、高腔、胡琴、弹戏、灯调五种声腔所组成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 “昆高胡弹灯”。就像是一个人的身体要由不同类型的细胞来组成一样,川剧中的这五种声腔也成为了川剧剧目的基本音乐元素。

《情叹》的音乐使用了很多高腔的结构,这是显而易见的。比如,高腔中所谓 “帮-打-唱” 就成为了《情叹》音乐的基本模式。在这部戏中,“唱”,来自于田蔓莎的演员角色,是没有乐器伴奏的清唱。 “打”,来自于钟开志等师傅所操演的锣鼓班的角色;这个班子里,有五位鼓师。钟开志的讲解使用了类似 “咚而铃咚此来此” 这样的鼓师语言,每一个象声词指代着一种特定的锣鼓。最后,“帮” 指的是帮腔,说白了,就是一个代替演员去发声、演唱的角色。帮腔经常出现在那些演员不能出声、需要展现内心独白、以及强调环境氛围的戏段中。所以帮腔大概就相当于一个旁白,一个能说能唱的旁白。在《情叹》的独唱片段中,既有田蔓莎作为演员的演唱,也有女帮腔的演唱。

(鼓师钟开志在演奏;魏小石摄)

工作坊模式下的川剧
“组织川剧班子,应该是川剧团的事情,如何用以 ‘工作坊’?” 可能一个传统的戏迷会这样质疑到。

的确,曾经人们以戏班、而后又以剧团为组织,去排演川剧。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工作坊的组织形式是一个革命性的尝试。这个尝试带来了很多人们看得见、听得着的细节变化。比如,在钟开志谈到司鼓(编排锣鼓)过程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鼓班的存在与剧情发展的充分结合。一方面,鼓班得以成为戏剧表演的一部分。《情叹》中,当戏景进入文革年代时,田蔓莎正在 “戏中戏” 演着焦桂英,此时鼓班突然站起来,一齐向田蔓莎扔戏鞋,似是宣告着文革的到来。这就是鼓班参与演出的最经典一幕。另一方面,在工作坊模式下,鼓班本身的音乐功能也有了一些变化。比如,本是盖板胡琴(弹戏的主奏乐器)的一段演奏,乐班则将这段胡琴旋律改编成为了 “垫字” 式的大合唱。这在传统的川剧舞台上,这也是不可想像的。

这两点细节上的变化,似乎都来源于钟开志所反复提到的一个过程--“集思广益”。的确,脱离了循规蹈矩,这种组织上的变化带来的是 “艺术独立” 的一种尝试。这种新的思路强调了艺术表达中的个性、可能性。由此,当 “这样做是否可能?” 的语言进入到人们习惯中的时候,人们关注的也就不再是 “这样的音乐是否正统、标准”。

(《情叹》舞台上参与表演的乐班;五位鼓师与一位帮腔)

另外,审视《情叹》的创作动机,有很多都来自于国际化的需求。经过工作坊模式下的不断地修改,《情叹》在不停的国际展演中得到了完善。国际化的思路在一开始为创作人员带来了工作坊模式--他们从外面世界看到了川剧还可以有这样一种生产关系。而后,这种工作坊的模式又能使得创作人员不断地满足国际化的需求--越强调个性,越能吸引国际观众的兴趣,这也恰恰是工作坊模式所擅长的。

此时的问题是,一味地强调国际观众的口味,和 “我们的传统”,有何关系?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钟开志给出了一个例子:将乐队搬上舞台,虽然说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迎合国外的观众,但其实也(在形式上)回归到了川剧的 “乐班与演员同台” 的老传统。虽然这听起来像是巧合,但却也不能不说:很多时候,国际化和 “我们的传统” 可以是(甚至是根本是)不矛盾的。

例子还有很多,思考有待继续。

参考书目及链接
杜建华. 2007. 川剧. 四川人民出版社.
赖声川. 2008. 赖声川剧场·第二辑. 东方出版社.
路应昆. 2001. 高腔与川剧音乐. 人民音乐出版社.
田蔓莎:寻找川剧另一种表达的可能. 2011.《成都日报》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没怎么听过川剧,觉得节目中的录音好听。如果是川剧老戏迷,可能会觉得挠不中痒痒吧。前一段时间,戏迷炮轰“新京剧”霸王别姬,也并非要反对创新,只是创作者的口气太大了,要用“新京剧”拯救京剧云云。如果像这个节目似的,叫做实验剧,我想也不会刺激到爱听戏的人。
    不了解川剧,可能戏曲各类不一样,像京剧,听众并不在意创新,听得越熟越能咂摸其中滋味。到外国交流,观众首次进剧场,难以体会到需要反复听才能感到的韵味,只好拿出能快速感染的部分,比如视觉化的脸谱之类

  2. 小石:

    在国内演出,我觉得也是一样啊,想让年轻人看完一场戏,就需要能有点“快速” 的东西在。关键是掌握好尺度,这就要看创作人的能力了。

    强烈推荐大家有时间去看看《情叹》。

  3. Ran:

    真美!!!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