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养蜂

作者:张帆

我的爷爷老农一个,家里的叫法单字一个“爷”,具体岁数我不晓得多大,但也近80的岁数了。家里和他同辈的人叫他“聋哩”,其实不聋,可能是别人给他起的外号。

爷好像以前什么都干过,当过木匠,篾匠,养过蜂,炸过包谷米花(苞米花)扛过兔子枪。之所以知道他当木匠,是我从旮旯里找出的凿子、刨子什么的,也有小时候跟他睡的时候,他讲给我听的。炸包谷米花,是在自家院子里看到有那个黑乎乎的机器和炉子,后来炉子卖了,就剩下一个破烂的炉子早已不知去向。篾匠是现在也有的手艺,只是近几年爷身体不适不能再做了。小时候家里用的筐和鸡罩,都是爷编的。他养过蜂子,我们那个年代,零食匮乏,嘴又馋,就是现在想起来也能回味到那个蜂蜜的滋味。

养蜂是间隔着养的,关于第一匹蜂子的记忆很少,能记起的,是蜂子可能不堪冬天的寒冷,冻死蜂箱外面,遍地都是蜂子的尸体,这个就不再叙述。第二匹的蜂子,是我们在稻场上玩的时候,看到的一大群蜂子,乌呀呀的聚集在棉花杆子上。由于数量过大,超过了我们以往捅的马蜂窝,所以不敢动手,就跑去报告爷,说那里有很大一个蜂子窝,等爷看到了,才知道不是马蜂是蜜蜂。可能是别人养的蜂王飞出来了,带了一匹蜂子出来。爷回家拿来一个火柴盒大小的笼子,带上养蜂的帽子和面纱,把蜂王装到里面带回家,那剩下的蜜蜂便乌呀呀的跟着回去了。

这点我没有看见,我先前说过以前捅过太多的马蜂窝,所以看怕这个东西。

等过了几个月,蜂子已经从一匹养到好几匹,就可以产糖了。所谓一匹,就是一个长大概40厘米,高20厘米的木质长方形,中间有两道细铁丝做成的框。收糖是个细致活,有经验的养蜂人可以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进行,中间的过程在于一个字:稳。当然这个也少不了出错,有一次爷去揭蜂房的盖子,我也嘴馋跟过去了,眼看爷慢慢的打开盖子,拿出蜂匹查看,我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蜜蜂飞到我的手上,爷说别动,你别动它就不蛰你。我就相信了,不动,眼看那家伙屁股一撅一撅的,把它的毒针插进我的手上。不出几分钟,手就像吹了气球一样肿起来。

想吃蜂糖的孩子要经得起蜂子的蜇。

接着讲摇蜂糖的事。蜂子从花采到花蜜,经过在蜜蜂的胃里发酵,又吐出来封在蜂巢里,酿好的蜂蜜,蜂子会用蜂蜡封上,所以要先把蜂子从蜂匹上赶下去,然后用刀把蜂巢的封口切开,切开的那部分就是我们的最爱。蜂巢和蜂蜡在一起,没有办法弄开,所以我们都拿下来直接放嘴里嚼着吃,简直就有种酱爆的感觉(参考周星驰电影)。切开口的蜂匹,被放进一个立方体的架子上,然后再放进一个油桶里,立方体的架子上有个摇手,用手快速摇动,在高速的离心力作用下,蜂糖便飞出蜂巢,剩下的就是空的蜂巢和留在油桶的蜂糖。贪图蜂蜜的我曾经一天喝了一易拉罐的蜂蜜。

蜂糖的出产因为季节的不同有所不同,在家那边主要是三种蜂糖,一种是油菜花,一种是槐花,还有是枣花,枣花因为花朵小,产蜜少,所以要好一些。我没有仔细品尝三种蜂糖的机会,这些都是听爷说的。

爷因为年纪大的关系已经不能做什么体力活了,现在也是该享福的时候,愿他多保重身体。

2012年3月 张帆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4 条评论

  1. 豆子开花:

    白描的养蜂!就挨蜇的时候是红彤彤的

  2. 北北:

    好文。写的很是细腻。十分想念小时候的种种回忆。

  3. shirelyhu:

    我家此时都有几箱蜂,也是别处飞来的。。蜂蜜真是浓郁粘稠香甜,外头超市卖的根本比不上。。。

  4. 海里的泡沫:

    我爷爷也养过蜂,后来他去世了,才在阁楼上看到养蜂时戴的那种帽子。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