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鸡“白皇后”

作者:孟小岛

家里原本有只公鸡,那是因为妈妈喜欢早晨听到鸡鸣,特意去农贸市场买来的。它在我家早晨歌唱了几年,俨然成了家里的一份子,什么事情都想要参与。尤其是冲破牢笼拘囿,恢复自由身之后,尝到自由的甜头,瞅着时机就破笼而出。开始,活动范围还只是在自家院子里悠来晃去,后来发展到展翅翻墙到邻家游荡。这可了得,邻家小院是经过绿色规划的,哪能容它去啄去挠。更何况,邻家养了一笼母鸡。

所以,他常常被狗或棍棒赶到墙头,咯咯叫着,在墙头雄立,像个红脸的关公,精神上么,似乎很兴奋,像打了鸡血一样。可以说,他很享受这种刺激的生活。

一天阿姨来家里玩,看到这种情况,说再养只吧。后来,就送了只瘦小的柴鸡过来,一只白色羽毛的母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老婆,疯狂的单身汉老实了很多。不过日子没多久,看到院子里绿油油,在笼中不能入口的菜蔬,它还是跑了出来。常常它打前阵,母鸡第二,两口子一起开始了七挠八啄的悠哉“鸡”生。

我们都很纳闷,之前笼子里公鸡一个的时候,草贴着笼子,他都不会理会。现在倒是看到一点绿,就削尖了脑袋往笼子外拱。那只母鸡歪着脑袋,观察我们在一旁的反应,小眼珠亮晶晶的,我们一致认为:这只母鸡不简单。

小米还在家的时候。这个嘴巴刁钻、擅于探索的家伙,发现母鸡下蛋的秘密后,一直偷偷跟着母鸡,下一个,消灭一个。她不仅敢直面跟狗打架,还会跟它玩战术,打游击似的找地方下蛋。我们在花盆里、草丛里、墙角旮旯等很多地方都找到过鸡蛋。有一段时间她消失了,后来我们在存放喂鸡的玉米桶里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里面呆了一个多礼拜。等她再出现,带出来一窝鸡宝宝。

虽然母鸡又猴又尖馋,但是对自己的孩子特别的好。天气好的时候,它走前面,溜进我妈开的小菜地,左挠右抓,找出点东西,就咕咕咕召唤小鸡,等小鸡一窝蜂挤过来,它又去下一处寻找。附近有野猫,晚上天不黑,她带着孩子们回窝,有时候我们忘了抓它们进窝,她会用翅膀把小鸡全部拢在自己身子底下,咕咕咕的提醒我们。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它,但是,我很感动她对孩子那么尽职尽责,在家时候常常时不时抓把喂小鸡吃的粮给她。

后来,妈妈觉得外面的鸡蛋不放心,又去市场买回两只刚长大的母鸡,放在同一个笼子里。原本笼子是公鸡和白母鸡的二鸡世界,有什么吃的,公鸡总是衔着,喉里发出声音召唤母鸡,母鸡过来,总是大摇大摆吃公鸡给她的东西。记得有次冬天下雨,公鸡脑袋淋得湿湿的,从食槽啄东西给她,她不吃饱停下,公鸡就不会吃。我感叹公鸡是男子汉的同时,更加厌恶她皇后娘娘的架势。

在两只新来的母鸡进了笼子之后,她不仅不让它们吃东西,还没理由的啄它们。看到它们吃东西就狠狠的啄,吃饱了没事干,也时不时上去啄几下,两只新“进宫”的母鸡,常常吓得不敢吃东西,还被啄得血头血脸。后来妈妈把它们分开到旁边的笼子,吃食儿喝水的时候她依然会探着头等着啄它们,弄得两只小母鸡被这个“皇后娘娘”吓得哆哆嗦嗦。

开学回校后,我也忘了它们之间的爱恨情仇。再回家,发现笼子里少了那只白母鸡。妈妈用“谈起往事”般的语气平静地跟我说,那只母鸡是得了忧郁症死了。

那两只小母鸡长大后,把它们放进了新买的大笼子里,公鸡不再宠着她,两只长大的母鸡也不害怕她了,一起对付她。而公鸡对后宫的事情视而不见,白母鸡不敢吃不敢喝,弄得很憔悴,后来就死掉了。妈妈轻描淡写讲了事情原委,我还笑话妈妈如小孩儿一样的分析,我的确也有些惊讶。我从来没想过鸡也会得忧郁症,更没有想到它们也会勾心斗角和复仇。我想,白皇后当时欺负两只小母鸡的时候,肯定不会想到她自己的后来会是什么样。

白皇后在我家大概呆了五六年的光景,她被送过来的时候,据说已经是只老母鸡。具体多老,我也不知道。她到了我们家,常常唆使大公鸡带她“出宫”,弄得院子里鸡飞狗跳,让我们看到那场景就恨不得把她抓了送回去,但她机灵漂亮,肯下蛋,还很有勇气,综合起来,我们还是把她当成家里的一个小成员。妈妈说把她从笼子里拎出来的时候,很轻很轻,毛也脏乱乱的,好像很久都没吃东西了。

家里电脑被格式化,之前的照片统统丢失,只在过去博客找到一张。是她悄悄孵出小鸡的那年夏天。当时家里搬家,翻盖房子,我们用铁丝网把它们圈住,不让她带着孩子四处乱跑。可惜这张没照到她,只照到她的一点点尾巴。听说把她埋在了她常常刨食的枣树下。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西风独步:

    忧郁症。。。呃,这只鸡太善感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