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一家:长门和四叔家的败落

长门的败落

长门第一个大娘因一句话想不开自尽后,又娶了第二个大娘。她是遂平县一家大户的姑娘,过门后生了两个儿子。大的比我母亲还大着一岁,因此大哥结婚是和我母亲同一天的好日子。大嫂的娘家姓罗,也是大家的闺女,人生得很美丽,又很聪明,心灵手巧的,大娘很喜欢她。但她和大哥却和不来,有了个女儿后,大哥经常在外胡混,嫖娼、捧戏子、去戏园当票友,平时提笼架鸟,什么都干。从此大嫂不和他同房,他又娶回两个妾。儿大不由爷,大伯已经管不住他了。

当时是民国初年,正是军阀混战之际。他把原来大家未分的钱财偷拿到信阳去买官,装在轿车里的银元把车轴都压断了。买了个营长还带了两个护兵,回来后神气活现的不得了。可没过几天,有天夜里突然闯进了几十个兵,还打了枪,不容分说连打带推把大哥五花大绑带走了。押在大牢里,说他买官是犯法的,一天几次过堂,吊打、灌辣椒水等无所不用,叫家里再拿出五千大洋才放人,不然就等着给他收尸。实际上卖官的和抓他的是同一伙人,做好的局骗他上套。长门因此乱作一团,走投无路之时才想到了我父亲。背着我的母亲叫四叔火速去河北找我父亲回来,怕母亲记恨他们不叫我父亲管。没过几天,父亲突然回家,母亲还不知何故。不大一会儿,大嫂带了孩子来给父母磕头,声泪俱下,求父亲看在爷爷面上救大哥一命。

父亲答应并安慰了大嫂,立刻到县政府去问事情由来,托了朋友又送了礼,这才把大哥搭救出来。人已被折磨的不像样子,家底也在这次变故中花干花净。大伯因此气上添病而亡,办丧事只有卖房卖地。家业至此逐渐败落下去,大嫂同大哥分居,他只好带着二房到乡下种地谋生了。

二哥是个不管家事的逍闲派,从不和人交往。他分家分得了大客厅的一个独门院落,每日里他正事不干,只好些养花弄草、养鸟喂鱼的营生,侍弄得满院子都是花,四季不断。他院里有两棵大桂树,到了八月花开时,一条街上都能闻到桂花的清香。生活上只指望着几十亩地坐吃租子,家务事全靠二嫂一人操持。但二嫂后来瘫痪了,治病要花钱,家事更无人管。一个儿子也不上进,女儿年小,只好卖房典地维持生活,到解放时已败落到所剩无几了。

四叔家的败落

我记事时,四叔已经是很穷的人了,全家迁到乡下住,靠几亩地为生。每到冬春青黄不接他都到我家住闲,四叔很和气,每到过年正月十五前就给我们小孩子扎灯,扎的灯花样多,可好看了,有小兔灯,西瓜灯,绣球灯,还有大门外挂的走马灯。他还给我们讲故事,我们小孩子都很喜欢他。可父母亲都对他不很亲热。我当时很不理解,后来问了母亲才知道四叔的事。

四叔不到四岁爷爷就去世了,他是最小的孩子,奶奶很是宠他。他也上过几年学。后来他的一母所生的兄长即我的父亲离开了家,先是在外地上学,后又长年在外面做事,没有人管教他。加上他年龄和长门的大哥差不多,就经常一在起玩,慢慢学坏了。奶奶管不了他,我父亲回来后看到这个情况,即以长兄之名分代父教育他,甚至体罚他,用铁链子锁住不让出门。却是为时已晚,恶习难改。兄长一离开,就旧病复发。第一个四婶很会过日子,只生了一个女儿。女儿出了天花,排行叫八姐。她生第二个孩子时因难产死了。四叔又娶了一个婶子,是不太会过日子的人,不会管家,也管不住四叔。分家后他俩一个在外胡乱花钱,一个于内不理事管不好家,很快就把分的房、地都卖掉了。无奈之下他偷偷送三个孩子到国际儿童教养院收养,减轻了家庭的负担。即便是这样,四叔家也常是入不敷出,只是靠亲友接济才不致挨饿受冻,勉强度日罢了。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