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苏统谋:泡在南音中的人生(中)

民歌笔记第四十五期

0:00 -心肝跋悴#
6:13 – 嫺劝夫人*
12:16 – 誇夫婿~
19:09 – 一封书信*
22:24 – Le vent dans les plaines (Fong lo wou-t’ong)^
29:25 – 小将军*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带*曲目选自《弦管过支古曲选集》(苏统谋私人档案),带#曲目选自《泉州南音指谱大全-指(一)》,带~曲目选自《南音金曲集锦》,带^曲目选自《南管散曲第一卷 (Nan-Kouan vol.1)》

南音的建制化
和中国其他的音乐类似,泉州-晋江的南音也有着明显的建制化的历史。比如在1949年之后,当地成立了名目繁多的协会,南音的发展以社团的名义得到了政府财政支持。现在,各种南音协会、南音艺术团,光是晋江地区就有60多个。 在90年代,南音开始进入了中小学,这些学校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南音训练班、兴趣班等等。泉州市每年还举办少年南音比赛。

这种建制化既是对南音的社班传统的延续,也是对新年代语境的一种反应。泉州的历史上,水平最高的南音表演者往往离不开社班,基本上不存在 “独门走穴” 这样的情况;南音这种传统古典音乐,本身就相当讲究群体的认同、圈子内部的口碑等等;同时,这种建制化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也显得符合适宜;尤其,南音是一种跨越了国境的音乐现象。正如苏统谋谈到的那样:“我们对外联络,需要有社团”。1981年开始的 “南音大会唱” 就是这种建制化的一个典型历史事件。

(泉州的南音社团的表演手记,魏小石摄)

往往,建制化带给人们的一个疑问是:搞出了这些名目繁多的团体协会,此时的音乐是否还代表 “民众”? 的确,我们见过太多的 “有名无实” 的社团和政府行为,这些务虚的形式让音乐脱离了传统。而泉州的南音则不同,这里的建制化是和传统的社交文化相结合的。最起码:一次又一次不间断的官办活动,自发又不缺组织性的聚会、研讨,以及当地南音界所流传的 “口碑”、“人物”、“传奇” 等等,都让我们看到了建制化和传统的并行。

政府、钱、南音
1961年,王今生出任了当时的泉州市长,他被后人认为是出身于弦管世家的政治人物的典范。这样的对南音热衷的官员在泉州为数不少,在苏统谋看来,这些人都算是 “文化人”。

有了经济作为民间音乐的基础,苏统谋基本上不用为经费发愁。在搞社团的时候,好些生意人、企业请求合作;后来当苏统谋提出要整理南音曲谱的时候,晋江文化馆又主动提出承接项目。晋江市委还将苏统谋的整理曲谱的事情列为 “文化基础工程”,拨款150万,还声称 “不封顶”。

“你给我钱,我不要。你把我上下班骑摩托车加油的钱给我(就好),三五百块。” --苏统谋与晋江文化馆商议曲谱整理的事情

苏统谋说起这些 “成绩” 时,他同时还能让我看到他完成的一本本厚重、实在的曲谱编译集成、一张张货真价实的音响资料。如苏统谋所言,“让政府重视,你要做出事情。现在,我要写书,钱不是问题。” 这些故事,是否能启发我们去思维民间音乐与经济、政府行为之间的关系呢?也许,这种关系并不像我们惯性思维地那样矛盾。

曲谱的整理
泉州市曾经在60年代汇编过 《指谱大全》。但是,当时人们只是将词曲作了摘要,而没有附上复杂的谱记符号。苏统谋做的事情则是将曲、指、词一并整理出来。 在他曲谱整理生涯的最初,苏统谋和晋江的丁水清一起,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完成了《弦管指谱大全》的编译。《弦管古曲选集》是苏统谋的另一个宏大的工程,他计划将大量的散曲通过 “四个管门” 和 “七大支头” 的方式来汇编。这部最新的集成,光是前四卷(总共将有十卷)就收录了散曲732首。

在苏统谋看来,对南音曲谱的整理可以归纳为三种能力。首先,他需要得到南音界的认可。“你要认真搞,人家才认可你”,苏统谋如是说。 民间音乐资料的传承,绝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问题。晋江当地的 “行家” 一开始对苏统谋有着很多不信任。尤其是在散曲的方面,人们会疑问:“指谱可以很多人可以去整理,但是散曲,我们叫书山曲海,那么多,你怎么去整理啊?” 毕竟,历史地看来,曲谱的整理[尤其是散曲]是一件相对新鲜的事情。

(苏统谋在晋江文化馆,魏小石摄)

整理曲谱的第二个先决条件是要取得曲谱收藏人的信任。想要借到来自明清、民国时期的谱本,本身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很多拥有资料的收藏者,大都是自己藏着,不愿分享。苏统谋只好请熟人去做工作。对于收藏者来说,归还资料的 “信用” 是无比重要的。苏统谋非常注意信用,准时归还。随着信用的积累,苏统谋在后来也得到了更多的资料。另外,资料是否得到了正当的、有价值的使用,也是曲谱收藏人非常关心的事情。试想,如果将自家收藏的宝贝被一个不够认真的人拿去乱用,没有任何结果,收藏者自然会不快。同样作为一个收集资料的人,我对此深有体会。让提供资料的人们说出 “哎……你真的搞出东西来了”, 这也许也算是苏统谋对他们的一个交代。

最后,想要整理曲谱,还得有足够的知识。“你有资料,不懂,也没办法”,苏统谋这样说到。对于他整理曲谱的思路,苏统谋自称为 “故本还原”,也就是说,他不会去做改动,他的角色是将一代代人的不规范的记谱变得规范起来。因此,是否能读懂这些 “乱抄乱写” 的谱本成为了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从小就接触南音,手头那么多的资料…… 我接触戏曲,我搞过创作,了解西洋的音乐…… 还有一个是文学的原因 — 那故事讲的是什么?”--苏统谋谈到他整理南音曲谱的知识

由此可见,民间音乐谱子的整理,并非完全依靠着客观的财力和制度,这个过程中,存在着那么多的机缘、特殊的人、不懈的努力、以及多维度的知识。想表演民间音乐,也许不需要这些复杂的背景; 但是,想要整理音乐知识,却少不了这些复杂的语境。

参考书目和唱片(部分)
蔡小月 & 台湾南声社. 1993. 南管散曲第一卷 (Nan-Kouan vol.1). OCORA Radio France.
丁水清 & 晋江市陈埭县民族南音社. 2008. 泉州南音指谱大全-指(一). 福建音像出版社.
Hill, Juniper Lynn. 2005. From Ancient to Avant-Garde to Global: Creative Processes and Institutionalization in Finnish Contemporary Folk Music. Ph.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南音金曲集锦,1998, 福建省文艺音像出版社
苏统谋,2010,弦管古曲选集,文化艺术出版社
苏统谋,2010, 弦管过支古曲选集(15CD),海峡出版发行集团
王珊,2008,泉州南音,福建人民出版社
弦管过支套曲选集(四空管VCD),2005,福建省音像出版社
郑国权,2009,泉州弦管史话,中国戏剧出版社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温哥华房产:

    小时候很努力的学习音乐,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在学什么,而且不知道意义在哪里。 长大了,享受着自己小时候学习的成果的时候,才知道,这就是意义。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