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车路口卖糖葫芦的

去年秋天,新山楂上市,下车的路口来了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车,一辆三轮车,后斗改装成玻璃箱,摆着多种糖葫芦。晚上下班回来,一身疲惫,下了车买个糖葫芦吃,酸酸甜甜,冰嘎脆,也能解乏。白天我没见到过,这个冰糖葫芦车只在夜色中出摊,晚十点多,我还见到过一次。冬天这个时候还在街上站着,也是很不容易的。大风天他们不出来。

有时是位大哥,有时是位大嫂,轮班,早几年,他们这个年龄,我应该以大叔大婶这样的称呼来介绍,但是现在也有人以大叔来指称我了,所以把他们称作大哥大嫂。河南人,糖葫芦是京津地区的有名,这位河南老板做的也很不错,凭糖稀不粘牙这一条,就比多数糖葫芦好。

我的这条标准是怎么来的,看书看来的。翟鸿起老先生在《老北京的街头巷尾》记录以前王府井东安市场,有一家卖糖葫芦,拿鸡毛掸子掸糖葫芦,都知道糖葫芦粘,他不怕鸡毛粘在上面吗?对,他拿鸡毛掸子的目的,就是给大家看,他家的糖葫芦不粘牙,就连鸡毛也不能粘在上面。传闻他家的糖葫芦扔在地上,也不会粘土!

这个小车里装的糖葫芦不多,有常见的山楂葫芦、煮熟排扁的山楂、山楂夹豆沙、山楂夹橘子瓣、橘子瓣、山药洒白糖,还有一样山药豆葫芦。我小时候很喜欢吃山药豆煮粥,霜降后,藤上的山药豆成熟,收获一筐,早晨,母亲煮山药豆小米粥。北京用山药豆做的小食,清真的有一种山药豆粘白糖,其他未曾见过,所以我对这家卖糖葫芦的就心生了好感。两元三元不等。各样加起来,总共不过三四十串。

买的人不多,但也不缺生意,老板插着手等人,时间久了也跟一旁等着拉活儿的三轮车师傅都熟悉了,他们聊天。来买的,也以老顾客为主,在这个位置,这个时间,要么是住在附近下班回来的,要么是吃过晚饭出来遛弯的。我也算跟他们混了个脸熟。有周五晚上回来,买一串糖葫芦,就站在边上吃,一边欣赏晚归的路人,也能放松一周的心情。

昨天情人节,我们本打算去吃她想吃的日料,打电话一问,198一位的自助餐,情人节涨价,298一位,我们一想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回通州去魁特吃烤羊腿。下了车,因为时间还早,不饿,我说买两串糖葫芦吃,开胃,大嫂递给我糖葫芦,笑着说刚才有人十块钱一支买三朵花,三十块钱,拿在手里冷,一会就扔了,买它干啥,还不如买糖葫芦,吃到肚子里。我说对,不如糖葫芦。

她的穿着,红色的羽绒服,鼓起来一道一道,头上还有一顶红色毛线帽。像一串糖葫芦,站在路口。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猫:

    连在青马也终于见到征地二字了,这世间已无桃花源。清静避世莫若直面现实。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