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于回忆-元宵节忆灯

小时候在东北乡下,过年挂红灯笼的人家一个也没有。大约是根本没处买也买不起吧。但每到正月十五家家户户自制的冰灯却点亮了每一年温暖的回忆。

多在正月十四姥爷会把两个铁皮水桶打满井水,姥姥会用红纸剪些好看的窗花,喜鹊登梅、莲年有余什么的,贴在水桶内壁上,中间再放一截粗麻绳。然后放在院了里冻上一宿,第二天早上就冻得结结实实的,这时候要把水桶拎到屋里,室温会让冰柱渐渐消融,与水桶脱离,但也不能化得太厉害了,那样冰灯就做不成了,所以要时不时地试着转动已经冻在冰柱内的麻绳,当冰柱可以在桶里自如转动一圈时,就可以拎出来脱模啦。之后要马上拎到外面院子里去,火红的窗花被镶嵌在晶莹的冰柱里格外喜气。姥爷会用凿子挖出麻绳,在冰柱中央掏个深深的灯座,放进一支或几支红蜡烛,这样冰灯就做好了。一般会摆在家门口旁或放在玉米仓边的高高的木架子上。夜幕降临时,伴随爆竹的噼哩叭啦,姥姥燃起蜡烛,冰柱内的蜡光映着红红的窗花,洋溢着暖暖的年味和对来年的美丽憧憬。还有人家把金黄的谷穗、稻穗冻进冰灯里做装饰,满满地都是对丰年秋景的希望。

有时候,小孩子也会跟着大人凑热闹,用小盆小罐小碟小水瓢做冰模子盛水,在里面放自个剪的小雪花,秋天时拾的黄灿灿的杨树叶子或者盛夏时押在书里的月季花枝,一根棉线系上一截柳树枝,冻好后一提,就拎着自制的小冰灯三三俩俩地招摇过市……

后来,跟父母回城。开始了每年正月十五看灯会的日子。记得一开始是去商铺云集的太原街,那时候每家商店都 在自家门前挂上一溜儿花灯,一街的花灯便连成了一湾灯河,都是宫灯、西瓜灯、金鱼灯、走马灯等传统的手工灯笼。入夜观灯的人们顺着街市一路逛下来,一边看灯一边猜灯下系着的灯谜。一会儿这家的爆竹响彻天幕,一会那家的二踢脚吓得人作鸟兽散,片刻又都嬉笑着聚在一处。灯有多好看已没什么印象,我只看到满地的瓜子壳、花生皮和满眼的黑色和枣红色的北京棉,我只记得手里的糖葫芦很甜。

长大了,我和小妹坐着爸妈的“二等”去南湖公园看灯展,那些标着“沈阳****厂”字样的大型机械彩灯们着五彩六色的光影和动人的歌声炫动,也有很多动物灯也很吸引人,什么孔雀开屏、鲤鱼跳龙门……常会引得人们一阵阵的惊呼喝彩。再后来,大型的冰灯、雪雕多了起来,缤纷的礼花也让元宵节的夜空变得更加炫丽,从闪光雷到魔术弹,从钻天猴到火树银花的焰火,看灯的人们更是举家出动,一家人停停走走一边赏灯一边看礼花点亮夜空,到真有了“东风夜放花千树,宝马雕车香满路”的盛景。嵌着小灯的发夹成了年轻女孩的最爱,闪着心型小笑脸的徽章别在了情侣的胸前,孩子们提着各种造型的小灯笼转在卖糖葫芦、卖棉花糖、卖烤地瓜、羊肉串的摊子前。当年那个举着小冰灯、舔着糖葫芦的小丫头,如今经不起一个小男生的企盼眼神,给他买了一串糖葫芦一支羊肉串一团棉花榶。

(题图来自网络)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学会做冰灯了!
    我搜了一下“二等”“坐自行车一般是车的后架(也有前杠),后架比车座低,这样坐自行车的就比骑自行车的矮一头,所以称作坐“二等”。
    “二等”是这个意思吗

  2. 紫书:

    我想了很久,掏空冰灯那个很麻烦吧,而且会不会蜡烛点了就熔化了冰灯?

  3. 康素爱萝:

    @紫书,其实掏空还可以接电灯的,不然就在冰柱中央掏个一寸见方的灯座来当烛台就可以。凿冰是个力气活儿,但也很有意思。正月里东北夜里的气温至少在零下十五度以上。蜡烛熔化不了冰。倒是白天正午时的阳光会让它一点点消融。

    @大地上 这解释太精确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