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头痛脖子紧的时候,会打个电话过去,做按摩。

走20多分钟,到一个盲人按摩所在。敲敲门,除了收银员是个明眼人之外,按摩师傅们大都是视力出了问题的。比如给我经常按摩的D师傅,他就是青年时期突然得了青光眼,在农村,看不见了是件大事情。家里一合计,去学门手艺吧,于是就去上学了,出来也就被招聘到给这个老板打工,一做就是经年。

第一次去,是个小姑娘给我按摩,我一看她的纤细的手,说,那不行,换人吧,你手劲太小了。姑娘应该是弱视,双目无神,似乎有些受伤,倒也没有做声,我也很抱歉。D师傅一上手搭上斜方肌那块,就楞了,同我说还真是硬梆梆地。我说是的,以前经常做按摩,所以脖子那块不硬,最近持续工作时间太长了,也就成了筋索结节了。

他的手法其实并不合适我,靠的是一股蛮劲。但是当时需要松解开筋节来,给我做按摩的时候,分明感觉到大拇指已经变形了。后来我同他说,你用的力度不对,以后长期下去,对你不好的。他有些无奈,说不用力,透不进去,客人不满意的。我想了下,也的确没有办法,谁会告诉他如何控制力度呢?只是后来我让他力度更缓和些,并且教了他一些指法,尽量适合我的需求。有时我很晚才过去做按摩,他一上手,能明显感觉到指力轻浮,自然是一天疲劳过度。

他们几乎是没有休息,一天做足10个小时,去掉吃饭时间。有一次,我提前到达,正好是中午。我推门进去,一屋子团团坐着吃饭,看到我来,忙着道歉,我说你们吃罢,是我提前到了。这才知道,收银员同时兼烧饭的工作。有一次我外出,遇到那个弱视的小姑娘也上公交车,她看到我很惊喜,一聊才知道,是去换证件了,她们也同样要考核。

跟D师傅熟多了后,他说起来过他的眼睛只是青光眼高压引起来,我说你为何不去医院看看,也许有复明的可能性。他手顿了一下,然后又缓缓地说,后来有点钱去检查了,说时间太长,恢复不了了。我听的心下恻然。有一天晚上我眼疲劳的厉害,一边滴了眼药水,一边做个眼膜缓解疲劳,突然电话响了,摸索着去取电话,平时睁眼可见的东西随手触及,这个时候却异常艰难遥远。而他那时候也才十几岁吧,突然就一片漆黑了,坐在屋子里沉默地听大人们商议将家里的牛卖了,凑了钱让他去学盲人按摩,心里啥滋味呢?没有啥,刚开始接受不了,后来也就想通了,这是命啊。

我们啊,工作也不高的,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另外适当有些提成,很少了。但是至少能养活自己了。

那么年纪大了以后怎么办呢?不可能在北京老呆着啊。

恩,我们家乡也有不少按摩师,现在在北京能多挣点,在家里置点家产,老了就回去开个小的按摩馆,也能糊口了。不然还能怎么的?说这话的时候,他缓缓梳理着我的头部穴位,因为我不爱扳脖子的缘故,每次做头部按摩他都只能叩叩头理理筋拉倒。

有一次有一对男女去做按摩,我正好也做足疗,在他们旁边。小伙子身形高大,做按摩的小师傅一捏脚,笑着说,您这身板得有两百斤吧,旁边的女友大惊失色,你不是说180吗?怎么长胖了那么多。我躺在一边暗笑。小伙子小小声的嘟囔着,没有呢。小师傅不乐意,不会,您这身材肯定得200,我们天天做,不会错。小伙子继续嘟囔,198嘛,没有两百。听得旁人都乐了。D师傅却正声教训小师傅,你瞎说什么啊,别给人添乱。又对小伙子说,您别往心里去,他就是嘴碎。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