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二憨

村里上小学的时候,据同学分析,我家的地理位置属于地雷区,因为全村仅有的两个著名憨汉就住在我家附近,一个右,一个后。从小我就在阿公阿嫲身边长大,在城市工作的父母每逢过节的时候就给我带回来一些积木和飞机模型等农村鲜少见的玩具,伙伴们十分羡慕也很乐意接受我的邀请来家里玩。但久而久之,伙伴们的家长就责令孩子不许再去我家了,原因是害怕邻居两个憨汉发起疯来要拿锄头打人。

憨庆
住在右边小土屋的是憨庆,他家人很早便和他隔绝了往来。对于造成他精神失常的原因,有一个说法是当时他考高考,本来已经考上了,并且还成了全村榜样。但他有一个女朋友没考上,他只好陪她再复习一年,结果女朋友跟人跑了后他就疯了,从此便一个人住在小土屋里。对于这个说法,父亲说女朋友这一段不大清楚,但是他以前的确把书读得很好。反正自我懂事起,他留在我脑子里的就是一个非常普通、行为正常的寡汉形象,并没有村民对孩子所描述的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偶尔路上遇见还会冲着我笑。

憨庆非常喜欢他屋后的两棵大树,一棵是夏天里布满了知了和虫子的凤凰木,另一棵是高大挺拔的野生松树。在我5岁左右时候,这棵松树在台风季里被刮了下来,砸进了我家院子,憨庆花了两天时间才把这棵他一直坚持认为属于他的松树给切割好,扛回去家里当柴烧。

夏天是最美好的季节,小孩子们绞尽脑汁来发明一些工具抓知了,我是女孩子,爬不上树也不知道哪儿可以弄到男孩子抓知了的那些糨糊,只好等知了扑进院子时候再抓。但是每天清晨,憨庆屋后的那棵凤凰木便会传来铺天盖地的的高强度闹铃声。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走出屋外去瞧瞧,看到憨庆正站在凤凰木旁边,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抓树上的知了,我试探性地迈出步伐,试图得到他的允许,也抓几只。他回过头,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我听不懂但还是走了过去,他竟然伸出手赶我走。我后退几步后,他走了过来,从袋子拿出一只递给我。我吓得接住后立马往家里就跑。没过几天,由于好奇心驱使,也想自己亲手抓几只,但是又怕憨庆逮着,因为他一直申明树是属于他的。这天一大早我就走去凤凰木那里,不过眼前这一幕吓得我要死,估计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像这样的情形:凤凰木树身上布满了知了和一条一条虫子,虫子还是那种身长并且前后都有粘脚的毛虫子,知了就在虫子与虫子之间空隙起飞和降落。

在我大概刚读完五年级的时候,新年回老家,阿公说憨庆发疯了,抓起砖头砸烂了我家房屋顶的几片瓦,还时常站在老远处叫骂,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恰好憨庆又站在我家门口叫骂,父亲按捺不住之下跟他去讲理,憨庆嘴里不停喃喃着什么,最后往父亲扔来一个砖头,当场父亲右额擦破了一些皮,围观的村民打骂,说憨庆再惹是非就抓他去疯人村,憨庆看状立马就跑开了,从此再也没有来捣乱。传说我们村再过几个坡头就有一个村叫疯人村,上面住着的都是精神失常的人,但是从来没有人去过。

憨夫
住在我家屋后的男主人我已经忘记他的名字了,就叫他憨夫吧,村里的人都是在他名字前面加一个憨字。他有一个老婆和七个孩子,前六个是女儿,第七个是儿子。村民说他家生孩子跟养猪似的,老婆也不管事,后来孩子生得实在太多了,只好把一个女儿送人。我的隔壁邻居也生了四个女儿,幺女送人后没多久来个儿子。(为了求子,许多家庭都把愿望寄托在求神拜佛上。我的大姑妈就给第二个女儿取名为带娣,有着带来弟弟的寓意。并且我小学初中都有很多女同学名字是:来娣,望娣,招娣和盼娣。)大家都说憨夫的憨是被迟迟不肯到来的儿子给逼出来的,他一直想生一个儿子,结果连续来了六个女儿,家庭的经济负担太重,各种压力和求子心切使他发疯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在村里小学上二年级的时候,那天清晰记得事情经过主要因为第一次吃饺子。冬日早晨六点,周围一片灰黑,天空上还有一轮清晰可见的明月,正和伙伴们步行去学堂的时候在路上买了几个饺子,还没付好钱,忽然前进的学生人群正快速地向回跑。我付好钱后赶紧也跟着跑了起来,以为有山猫山狗和水里爬起来的水鬼出来闹事。顿时人群议论纷纷,非常恐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等待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在前方带回来消息。经过一段时间才知道,憨夫抓着菜刀在学校门口逮住了一个学生,说要杀了他。我们非常恐惧,但是距离学堂还有100米的路,迟到了还得受罚。同时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想一探究竟,就这样随着前面的人群前移一阵,又后退几步,磨磨蹭蹭去了一个多小时。天亮了,人群慢慢地向着前方移动,学校终于恢复了平静。

后来听说憨夫还有一间屋子在学校隔壁,那天早晨忽然发疯,抓着菜刀就去学校门口守候,然后抓着一个小孩威胁着不让开校门,后来校长逼不得已报了警,等镇上警察来制服了他,送去了精神病院治疗。

没过多久,听说实在没有办法,又给放了回来。

那天下午,我们班上正在上课,憨夫拿了一个口琴,坐在教室门前的榕树上就给吹了起来,对着我们班主任傻笑。村里的人说憨夫以前追求我们的班主任,结果女方不肯接受,后来班主任和主任结婚,一连生了三个儿子。憨夫气得不打一处来,从此就缠着不放。

这天我们胆战心惊地坐在教室里读书,不断提醒班主任憨夫正抱着大包裹吹口琴,搞不好包裹里就是菜刀子。班主任也吓得不得了,赶紧叫班上的男生跑去办公室找主任和校长,才把憨夫赶走。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都是爱情惹的祸:

    在我的家乡也有一个这样的人,只是他不会凶,只是神经出了问题。冬天穿夏天的衣服,夏天穿冬天的衣服。小时候我们总追着他要他唱歌给我们听。听大人们讲,他当年高考落榜,初恋女友便不跟他了,所以他就疯了。唉,可悲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