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童趣


编辑:又石在文中回忆的“走小人亲戚”游戏,与达斡尔族小女孩玩的”哈尼卡“近似,暂且借来配图

我小时候商店很少有卖儿童玩具的,但这并不影响孩子们天真快乐的童心。我和小姐妹、同学都是自己动手制作玩具,种类繁多,还沿袭了很多民间游戏项目。如大家普遍知道游戏:跳绳、踢踺、跳坊子、捉迷藏、捉羊羔、推铁环、抓子、丢手绢等等。这里重点将我们姐妹常玩的玩意儿介绍一下。

我们女孩子最爱玩儿的是“走小人人”的游戏。它的制作是这样的:家里逢年过节或亲朋走动送的匣果都是木盒包装的,点心吃完后的空盒子是我们的宝贝。被我们拿来用花纸贴裱一新,用硬纸板隔成一厅两室。两边卧室拿硬纸烟盒做成小床,再用各色花布头做成小被子和小枕头。房里的小人是从报纸、画报上剪的人物头像,粘在硬纸背上,小心剪成下面留有长柄的人头像。然后用各种颜色的花纸,按人物身份剪成不同颜色的小衣服。如老人用深色,年轻人用鲜艳颜色,女人、小孩子则用花纸。剪好的小衣服在领口位置再剪一小孔,把小人头上留的长柄插入小衣服的孔中,一个“小人人”就立刻成型了。最后用高粱杆做出小人人的骨架,安在一起就是一个立体的小人了。我们把做好的小人分别配成有老俩口、小俩囗及小孩子的三代同堂之家。匣果盒中间的客厅则用火柴盒和其他材料做成桌椅板凳。这样这一个幸福小家庭就在我们手中延生了。

我们姐妹和小表姐景华,甥女艳峰、文丽一起玩儿互相“走小人亲戚”的游戏。给小人人设定出各种亲戚关系,相互探望走动。玩的非常入迷,比玩洋娃娃有趣儿的多。五姐做的小人人最好,她还给每个女小人做一对小脚,并用红纸做一对小鞋。我比较粗心做不好女红,做出的小人最差。有时不得不求家里做针工的干娘帮忙。我们每个人都有好几盒小人人,一到周日伙伴们都带着自己的小人人到我家,在我和五姐的卧房里玩上半天。

我们还时兴玩一种叫“散窑”的游戏,为此每人都收集了很多杏核。这个游戏是先在地上挖两排共十二个小坑窑,两端再各挖一个大窑。每个小窑里放同样多的杏核,两个大窑里不放杏核空着。玩时小伙伴先用“竟钢锤”(也就是“锤子剪子布”)定下谁先谁后。领先的小伙伴拿起一个窑里的所有杏核开始散发,从挨着的窑开始每窑里放一个杏核,直到手里的杏核散发完。如果下一个正好是个空窑时,和它挨肩窑里的杏核就可以全部得到手。如果不是空窑就什么也得不到,轮下一个伙伴“散窑”。最后看谁得的杏核多谁就是胜家。这个小游戏得懂得一点心算,因我的算术好差不多每次都能取胜。这个游戏还可以在地上用粉笔划上格子玩儿,我家院子里有一大块方方正正的锤布石,也是我们常玩“散窑”游戏的好去处。

那时三哥已在河大读书,暑假回家时也和我们小弟妹一起玩儿。他每次得的杏核更多。类似的小游戏不但好玩儿还开发了智力。三哥每次回家还给我们带各种硬纸模型拼图,也得用脑筋才能玩好。他让我们比赛,还设了奖品,我们都非常认真的做。这种益智玩具和童年的快乐时光我至今难忘。到我自己有孩子后,他们小时候尽管条件有限生活不易我也带孩子们做游戏、讲故事,尽量丰富他们的童年生活。到了孙子辈更是对他们疼爱有加,每次外出开会或旅游时都不忘给他们买智力玩具和插图、积木等,让孩子们在玩的同时得到智力的开发。

秋天大豆快成熟时又是我们的快乐时光。我们姐妹常去桂庄乡下摘毛豆,摘麻包(一种很小的状似甜瓜的野生植物,没成熟时是绿的,成熟后又黄又香)、捉蚰子。为我家种地的闫伯人可好了,他的大儿子法哥心灵手巧,用细术杆给我们编各种各样的蚰子笼,会编好几种小蚰葫芦。法哥说:把蚰葫芦放在暖处蚰子可以过冬,最好放到裤腰里。他的话让我联想起长门的大哥,他爱斗鹌鹑,冬天也是把盛鹌鹑的笼子挂在裤腰里。鹌鹑笼子是用竹篾子编成的,鸭蛋园形,约莫半尺左右长,三寸宽三寸高,像个小摇篮。还用土漆漆得又光又亮,上端连着兰布口袋,袋口用绒绳束着,鹌鹑在里面又保暖又透气。我们几个小姐妹每人一个蚰葫芦,内有一个公蚰子。捉到的母蚰子都用茅草串好,回家后放灶坑里烧着吃,可好吃啦。黄麻包蛋虽然也可以吃,味道甜酸,但我们并不吃它,都是拿在手里玩儿。直到在手里团磨的又软又透明,香气更加逸人。麻包蛋摘多了带回城送给要好的同学,很受大家欢迎。

再早的暮春之际有三种小零食最受孩子们喜爱:樱桃、豌豆角儿、茅延(有叫“茅芽)的)。先说这茅延,它是白毛草的草芽儿,还被草皮包着时就采下来剥开吃,味道清香适口,小孩子都喜欢采来吃,也有卖的。樱挑是买着吃,我家未种樱桃树。听母亲讲:俗话说“樱桃好吃树难裁,心中有事口难开”,其实并不是树不好生长,而是它的果实清甜诱人,容易引起各种鸟儿啄食,太难看管。后两种小吃食我们姐妹都是周日到乡下自己采,又好吃又好玩,领略了农村风光。这两种小零食季节性强,只能去摘一次两次就下去了,再吃就要等到来年。豌豆角儿的生长过程有个顺口溜:七天花、七天角、七天白背(即快老了)七天割。茅延是野生的,多在沟边田埂和小溪两边,也只有几天的时间好吃,过去就太老不能吃了。

这个时节各种春花开放,梨、杏、桃、李,花朵粉红雪白争奇斗艳。油菜花则是满地金黄,真是说不出的美丽。这时也是蜜蜂最忙的时节,大哥会养蜂,常到乡下收蜜,也带我们一帮小弟妹跟着去吃蜜和玩儿。大哥怕蜜蜂蜇着我们每次都带几个有纱布幔的草帽。每次去都能收下不少蜜,除了卖给收蜜的商人外还带回家一大桶自己留着吃。家中做甜点、吃炒面(炒熟的面内放碎花生仁、炒芝麻和蜂密用开水冲成稠糊])和打烧饼都用蜜来调制。我的童年虽在天灾(水灾和虫灾)和战乱中度过,但也有将近三年的太平年景。天真烂漫的童心里刻着过去的快乐时光将伴我终生,是我永远的怀念。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散窑的另一种玩法 http://yunfeng.sinaapp.com/?p=212

  2. consuelo:

    自然的游戏,自然的长大,自然馈赠的馋嘴美食……不同的地方,却有同样有趣的童年。

  3. 紫书:

    啊,都木有玩过的人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