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作曲人张宁(下):歌词和文化

民歌笔记第四十四期

0: 00 淮南
2: 45 送别*
9: 32 太阳心,月亮情(姚贝娜live)
12: 26 太阳心,月亮情
17: 03 岁月恋歌
21: 29 岁月恋歌(王豫西live)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所有曲目均为张宁创作(除带*外)并录制。

作曲人和歌词
关于两首歌曲——《太阳心,月亮情》和《岁月恋歌》,张宁都谈到了根据歌词来创作音乐的过程。歌词不仅是她与词作者交流的基础;她对歌词的再阐释,也直接决定了歌曲的结构。

“我当时拿到这首歌词[太阳心,月亮情]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如果有方向的话,我希望是从上面、从高处,飘过来的一个东西”。——张宁

所有文化的根基都是语言。很多作曲人也都是在语言的世界里去赋予了声音艺术一种结构。从序幕到渐进到高潮再到尾声,所遵循的其实都是作曲人的语言习惯。张宁亦是如此。例如,她提到,她认为在《岁月恋歌》的歌词 “放声歌唱” 后,应该有一段 “啦啦啦” 的哼唱段落,以符合歌词中出现的 “歌唱” 的逻辑。

自己的文化?
和每一个我采访过的音乐人一样,张宁会不经意地流露出对 “自己的文化” 的思考。作为一个接受过系统训练的作曲人,张宁潜意识里存在着一个 “西方的技术” 和 “民族的内涵” 的区分。这种区分带给张宁的,有时是一种困惑。她这样说到:“我们往往会在写完了之后不知道取什么题目,我可能表达音乐很自然地就说了,可是,我总得有个什么题目吧?这个时候我就会犯难了。或者,当我先有一个题目,再去写的时候,我又觉得很空洞。这个时候,我就需要有个东西来支撑我。这个东西,就是我们自己的文化。”

关于何谓 “自己的文化”,张宁提到了周杰伦,“这是一个把民族的东西运用得很巧妙的音乐人。”在周杰伦的音乐中,所使用的二胡、古筝、五声音阶,“很不经意地就融入了进去”。的确,在张宁的讲解中,民族的内涵是散落在很多元素和符号之中的——比如她所提到的二胡、古筝、和五声音阶。

中国近现代历史中的每种音乐思潮,都逃脱不了对音乐形式上的分类、切割、讨论。从梁启超、曾志忞的一代人开始,关于文明的外壳与文化的内涵的关系,就从来没有停顿过。至今,仍然有相当多的人会认为:文明是国际性的,是一种手段;而文化是民族性的,是一种目的。

“输入文明,而不制造文明,此文明仍非我家物。”—— 曾志忞(1904)

回顾我所认识的音乐人们,所谓 “自己的东西”,对于HAYA和人子来说,是某种心灵中的形而上;对于朱中庆来说,是川剧唱词的韵味;对于伊立奇来说,是草原的 “味道”;对于木梭来说,是宗教和信仰;而对于张宁来说,或许可以归结为能够被她的技术所吸纳的、散碎的民族元素。

对 “自己的东西” 的探索,对于每个音乐人来说,都是一段漫长的历程。

参考书目和站点
陈建华. 2005. 民国音乐史年谱 (1912-1949). 上海音乐出版社.
Feld, Steven. 1974. Linguistic Models in Ethnomusicology. Ethnomusicology 18(2): 197-217.
张静蔚. 2004. 中国近代音乐史料汇编 (1840-1919). 人民音乐出版社.
张宁小站:http://site.douban.com/zhangning/
张宁微博:http://weibo.com/ok99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布依崽儿:

    太阳心,月亮情 歌词有没有?···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