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2

黑斗篷之神

如朝露般降临
如朝露般逝去

1

我没有见过大姑父,他也未曾见过我,在我出生的前几年他就去世了。是70年代末还是80年代初,父亲已经记不太起来。
那时父亲还没有结婚,比现在的我年轻一点。父亲说他那时候在公社开拖拉机,请了几天假,陪大姑妈带姑父去上海看病。坐火车去,车票就几块钱。姑妈在上海有个亲戚,晚上投靠他们,姑妈亲戚家很窄,一家几口挤在一间房里,有时候转个身都难。
姑父在一家大医院检查,拍了片子,诊断结果很快就出来。医生说姑父得的是骨髓癌,而且是晚期的晚期,最多只能活3个月,让家人准备后事,他想吃什么就给他吃。
重病让姑父骨瘦如柴,小腿上只剩一根骨头,他的脾气也变得不好。回去后,过了大概3个月,时值冬天,姑父扔下了姑妈和他的3个儿子,独自走了。 Read More »

童年的动物世界 第一——三集

作者:小谷

序言

读过影星林青霞的一篇文章,其中写到她小的时候,邻家的孩子隔着篱笆墙和隔壁的孩子吵架,他们的妈妈就分别教训自己的孩子。

这让我回想起了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很多时候都是在东北的姥姥家度过的。那时的姥姥家住在低矮的土坯房里——整整一条街的土坯房都是连着的。 Read More »

大连地理系列:大阪每日新闻社大连支局

普通一家:长门和四叔家的败落

长门的败落

长门第一个大娘因一句话想不开自尽后,又娶了第二个大娘。她是遂平县一家大户的姑娘,过门后生了两个儿子。大的比我母亲还大着一岁,因此大哥结婚是和我母亲同一天的好日子。大嫂的娘家姓罗,也是大家的闺女,人生得很美丽,又很聪明,心灵手巧的,大娘很喜欢她。但她和大哥却和不来,有了个女儿后,大哥经常在外胡混,嫖娼、捧戏子、去戏园当票友,平时提笼架鸟,什么都干。从此大嫂不和他同房,他又娶回两个妾。儿大不由爷,大伯已经管不住他了。 Read More »

各地二月二风俗

正月不剃头,留到二月二(南北多地)

早起,起床前念“二月二,龙抬头,龙不抬头我抬头”(华北)

用灶灰画粮仓,引田龙,引钱龙(华北) Read More »

那些年我们吃的萝卜

作者:豆子开花
Read More »

吃货要会搭

看一本书《山东运河民俗》,书是年前在通州图书馆借阅的,齐鲁民俗丛书的一本,通州图书馆只有这一本,新入库,想是因为运河的原故。作者高建军先生是济宁人,书中对济宁民俗介绍较详。济宁是运河山东境内的一个大码头,南来北往的客商多,济宁人见识多,会吃会玩。书中回民饮食一节,有一段介绍怎么搭配更好吃,如热馍馍配热炒花生仁,糁汤配凉馒头,吃过的自然心有灵犀,没吃过也可以启发吃货智慧,抄上来与大家分享。 Read more ...

雨水因缘

人间每因雨水而结缘。今日雨水,想起几个因雨水而起的故事。最经典的要数许仙和白素贞的故事了,一场突来的雨,把许仙和白素贞牵到一把伞下,到岸问了地址,有第一有了第二,姻缘遂成。不过要是发生在今天,可能有因无缘,一下雨,卖伞的及时出来了,10元一把,还好意思因为一把伞来回折腾吗,要不说当今社会缺少浪漫,把可能产生浪漫的机会,及时转成商机,地铁口那些卖伞的,不知破坏了多少白蛇传的故事。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