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街机的记忆

街机是我们初中生活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正是它风靡的年代。

初中在镇上,离我们村有10里路。距离不远,但小时候很少去。在我没上初中之前,觉得那是一个遥远、繁华的地方。比我早两年去镇上读书的人,包括我哥、小毛,他们初次去镇上,回来后跟我们渲染那里的好,那里的热闹,甚至可以在街上捡到钱。带着这个诱惑,有一次,我随一伙人搭拖拉机去镇上。一路上都在默默提醒自己:一会到了,要低着头走路。结果没有忘记提醒,留意着每一片纸屑,每一块石头,走遍了街道,而了无所获。不过认识了街机,以及街机厅里的热闹。开了眼界。

时间也把我和我的小伴带到了镇上,带到了初中:一座建在山腰上,有果园,也有很多坟地的学校。同学绝大部分是农民的子女,刚开始都老实巴交,很听话。然而很快,对街机的迷恋像传染病一样传遍了几乎每一个男孩。于是,有空没空就顺着进出学校的山坡下去,溜到坡口附近的两家游戏厅。正如我的同学小吴,他当时是个超级街机迷,他闭上眼睛都能找到那两个快活林。
三三两两的同学通过街机建立了友谊。
但我们基本上都差零花钱,一个星期只有两三块,最多不超过五块的零花钱。游戏币一块钱四个,在刚开始练技术的阶段,几个币三两下就被搞死,所谓的交学费。因而把平时买菜的钱都花在上面。乃至把计划吃一周的米卖掉一些,统统用来打街机。我哥每个礼拜天都从家里背沉甸甸的一袋米去学校,至于米去了哪里,过来人都懂。

我打街机少,更多时候是站在旁边看,有时候能一连看几个钟头。所以对街机的记忆,更多的是停留在观赏的层面,技术层面的都一概略过。那时,最流行的几种街机有“街头霸王2”、“三国志”或者叫“吞食天地2”、“恐龙快打”,以及打麻将的和类似老虎机的赌博机。

“街头霸王2”是日本CAPCOM公司在1991年推出的一款格斗游戏。游戏中8个盖世高手来自不同的国度,其中日本人“隆”(RYU)是街头霸王系列的第一男主角。隆是孤儿,从小被刚拳收养,并自小让他习武,传授他波动流空手道。刚拳发现隆是练武的天才,把毕生的武艺传给隆。拥有极高习武天赋的隆一直被“杀意波动”能量困扰,他始终都在与强烈的杀意能量抗争,因而铸就了他孤独的性格。隆一生追求武艺的最高境界,以近乎残酷的方式不断突破自我,为此有人说隆是“孤高的求道者”。
一头金发的美国人KEN也是里面的主角,他和隆都是刚拳的得意弟子。两人是一生的至交。KEN的习武天赋也极高,甚至高出隆一筹。并且在创新意识上比隆更强。KEN在日本习得一身绝技,然后回到美国,参加各种格斗大会,并很快登上全美格斗冠军的宝座。其后接拍电影,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动作巨星。在事业巅峰的KEN继而急流勇退,娶妻生子,过上平常人的生活。但对格斗的热爱却丝毫未减。
隆和KEN的招数大同小异,例如放镖,这种双掌掌心相向,发音“阿毒给”,然后自双掌发出一团蓄积了内功,像蓝色火焰的东西,上下波动着向对手飞去。这一招,隆比KEN出招更快,更密。有时候见人选隆,连续放镖,5,6个镖在隆和对手之间飞,形成一道很难逾越的屏障,然后致对手于死地。不过那样没什么意思。隆和KEN的绝招是“HOW YOU给!”和连环腿。KEN的“HOW YOU给”比隆更出色,最多可以让对手去掉四分之一条的血。发此招比较难控制,很多同学废寝忘食钻研这一招,然后就一招鲜吃遍天。连环腿是双腿成直角,在空中旋转,以脚部踢打对方。如果被整套动作击中,对手将损耗半条左右的血,但是击中的概率比较低。总体来讲,KEN的杀伤力比隆更强,所以更多人喜欢选KEN。那时侯KEN和隆是很多街霸爱好者的偶像,模仿他们的衣着和发型。怎样打得更好,怎样发绝招等等心得体会,是他们谈不腻的话题。甚至将游戏中的招数用到现实世界,我就曾见过两个男孩打架,其中一个使用KEN和隆的绝招:HOW YOU给,且边打边叫。看得人目瞪口呆。

里面8位高手,个个身怀绝技,且都极具个性。
来自亚马逊丛林的兽人布兰卡,我们管它叫雄狮。它一身油光的绿皮,健壮的手和脚长着锋利的爪子,猛兽一样的目光让对手畏惧三分。它的暗器是放电,如果不小心被它电到,整个人会定格在空中几秒,然后头上出现一圈星星,昏了。它的绝招是身体架在对手脖子上,抱住对手的头,用那长着尖锐獠牙的血盆大口狂咬…于是对手将损耗近半条血。布兰卡属于野兽格斗术流派。它曾经是一个正常的巴西小男孩,叫做吉米。一天,吉米坐飞机去看望他的妈妈,飞机飞过热带雨林时遇到暴风骤雨。突然,飞机被一道闪电击中,立刻失去控制,疾速撞进丛林。飞机经过猛烈的撞击,所有乘客几乎全部遇难,吉米是唯一的幸存者。但吉米失去了全部记忆。从此,吉米开始了孤独的丛林生活,从不同的野兽身上学到了各种格斗术,而他也因为要适应丛林的生存法则,逐渐变异成了野兽……以前我们的英语老师脾气火爆,喜欢体罚学生,手段之狠,令人叹为观止。于是我们给她取外号雄狮,就是兽人布兰卡。
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中国侠女春丽,这位貌美的女子习得各种中国拳法和凌厉的腿功,自创出一支流派。和春丽交战的场所在具有中国古风的街道,观战的是穿着布衣的中国百姓,他们希望春丽能为国争光。在游戏中,春丽用得更多的是那双穿着绣花鞋的小脚,她轻盈的步法,雨燕般的轻功,让对手难以招架。她的绝招是头朝下,剪刀腿快速旋转,并发出“滴答滴”的叫声。对手若被击中,损失惨重。
里面戴面具的西班牙斗士巴洛克也个性突出。他是游戏中的反派角色,是反派组织的四大天王之一。巴洛克的个性在于他每一次格斗都要戴钢制面具,防止脸部受伤导致破相。因为巴洛克是一个极为爱美的男子,他认为伟大的战士除了有超高的技艺,还要有美丽的外表。可以说巴洛克是格斗界的潘安,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英俊的格斗家。这位面具侠的格斗方式也比较另类,格斗时他攀爬到周围的铁网上,撂下对手在场地内击打空气。巴洛克见时机成熟,便一个鱼跃向对手扑过去,这是一招。另一招更为神秘莫测:铁网上的巴洛克将投射到场内的自己的影子对准对手的影子,如果两个影子完全重合,对手便会被巴洛克逮个正着,然后被巴洛克重重摔在地上。
同样会使用吸影大法的还有雄壮的俄罗斯摔跤手桑吉尔夫。桑吉尔夫的方式是螺旋打桩,像螺旋桨一样往天上飞,又从地下钻出来,如是来回的旋转。当对手的影子被他的影子捕获,对手的噩梦降临了,只见对手被吸走。紧接着桑吉尔夫像千斤锤一样带着被夹在胯下的对手重重地砸在地上。只需被桑吉尔夫的大屁股坐三次对手就毙命了。
游戏最后一关是和美国军人古烈对战。无疑,古烈是游戏中的独孤求败,游戏将他的武艺设置得没有道理的厉害。很多技术不错的玩家都不过了这关。
里面还有长手长脚的印度瑜伽格斗大师达尔锡,日本相扑手本田,以及留扫把头的鬼佬,他们个个都身手不凡。在此不一一介绍。

另一款团队作战的游戏“恐龙快打”,当时也很流行。游戏的背景发生在恐龙与人类共存的26世纪。这款游戏在各地的叫法不一,重庆叫“工成”,苏州叫“石落飞”,河北叫“戴帽”,辽宁叫“快三”,还有地方叫“四人帮”,我们那儿叫“打队长”。游戏中的四个人物,每个人的特点都不同。穿白衣蓝裤的杰克特里克是一号角色,他在各地的名称也不一样:白旦、白人、老大、矿工,我们叫白沙。杰克在跑动中可以用脚踢敌人的小腿,跳跃以脚攻击敌人。绝招是回旋拳。总体能力平衡。二号角色是戴黄色帽子的穆斯塔法,我们把他称作队长,他是玩家最喜欢选的人物,因其攻击力和灵活性都很好。尤其跑动中双脚飞踢和绝招翻身腿是他的必杀技。另外两个角色分别是留着波浪卷发的女人汉娜,和肌肉超级发达的麦斯。此二人被选的概率比较小。

游戏共设有8关。有海上城,北部森林,中部沙漠,火之村等。其中第五关是很多玩家的一道大坎。这关的BOSS有两个形态,第一形态的影身人很难对付,他会迷踪步。我常常在第二关北部森林就完蛋。北部森林的BOSS大胖子手持两把削铁如泥的大砍刀,以及用千斤锤一样的身体劈头盖脸地坐压冒犯者。被他肥硕的屁股坐上一两次,大半条命就没了。那种时候非常希望有补血的食物。如果被坏蛋逼得陷入困境,就只有发飙,或者叫保险。黄帽的保险类似KEN的绝招:旋风腿。不过发一次保险要耗费一小条血。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发的。
每个周末我返回学校,路过游戏厅时,听见恐龙快打的声音“嘿呀!嘿呀!”“GO!GO!”,都会让我心神不宁,是进去玩两把还是去学校?我很纠结。

当年最最流行的团队作战的街机非“三国志2”莫属。游戏改编自《三国志》,包含的历史元素是它被热捧的主要原因。当中的英雄豪杰赵云、关羽、黄忠、张飞等人都是我们年少时的心中偶像。我的同学小吴,最喜欢选赵云,因为他“跑得快,会冲天剑,很爽!”小吴和他的搭档“小个子”配合了三年,斩许褚,杀夏侯淳,大战吕布,他们屡战屡败,而屡败屡战,摸爬滚打中练出了无坚不摧的技术。“状态好的时候,一个游戏币可以通关。”他和小个子这对黄金搭档,将曹操的大军杀个片甲不留。最后或者过一把改写历史的瘾:活捉曹操,刘玄德复兴汉室,一统天下;或者遵循历史事实:让曹操逃跑了,蜀、魏、吴三国鼎立。
小吴在痛快玩的同时,还要分出个心提防他老妈和班主任来逮他。“运气好的时候,有人预先提醒我,然后撒腿从游戏厅后门溜掉。”小吴回忆道,“边跑边喊:苟全性命于乱世!”估计那时他的心还在游戏之中。我犹然记得小吴往后门的菜地跑,他妈妈边追边骂他:挨千刀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小吴和他的搭档也有被逮个正着的时候,接下来他们免不了在学校大会上被公开批判。然后小吴就成了校园名人。

有一年寒假结束,开学初我们手头都比较宽裕,于是盘算着夜里去街机厅痛快一场。不料,值夜班的老师猜到我们的打算,或者被人举报。当我们还沉浸在快乐之中,霎时间几个老师闯入游戏厅,冻结我们一秒钟之前的欢快。我们被揪出去,跪在游戏机室门口,彻骨的寒风向我们袭来。老师用手电照着我们,逐一盘问。跪在我旁边的同学,不想被知道真实姓名,想让一个老实的小个子做他的替死鬼,但他当时过于紧张,竟然忘了他的替死鬼的真名,只记得平时称呼的小名:老鼠。同学焦急的用手捅我,问我老鼠叫什么名字?当时他的声音太小,我没听清,所以没有帮到他,当然也没有害到叫老鼠的同学。过后,班主任知道了我们夜闯游戏厅的事,罚我们绕操场跑40-60圈,只准穿内衣。
那件事,往后我们每次提起来都乐得不行。那些提心吊胆的心理和被体罚的经历是街机记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好比记忆之书的插画。

过了那个年龄段,并随着电脑游戏的出现,我们对街机的兴趣迅速消逝了。但回忆栩栩如生。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一起打街机的伙伴:吴亮、郑武、游游、牛仔、文屎……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卖米玩游戏,我有个同学更痴狂,卖血换一堆牌打。
    这篇可以叫做那些年我们一起打的布兰卡

  2. xiaohe:

    卖血。。。
    那些年,我们一起xxx,这个句型最近被用烂了,所以没有凑热闹。

  3. Shirla:

    作为女生,木有玩儿过街机……
    但是印象中里头有人物喊的是“阿嘟给”,哈哈……
    哦,是不是小霸王红白机的格斗游戏和街机不是一个版本啊,还记得当时管里头的中国MM叫“中国小妞”~
    ^^

  4. 小旗袍:

    我小学六年级看男生打街机,他们打魂斗罗最喜欢一边打一边大叫:啊油更(HOW YOU给)!打奶奶(打胸部)!另外那条街到处都是录像厅,强悍S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