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惠地铁口的流浪汉

四惠地铁的东南口,春暖花开的季节来了一个流浪汉,上去第三个台阶,右侧墙根儿下,从此成了他的专座,他从春天坐到冬天,一直坐到了年根儿。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照着他傻乐的脸。他不伸手要钱,连一个讨钱罐儿也没摆,在进进出出的人流中,上下台阶的长腿姑娘也不能转移他的视线,他有时陷入回忆,眼睛浮现浅浅的笑,或扬起脸来呆笑,或看着前方很远的地方。

夏初已经很热,他穿着一条皮裤,大概是从垃圾桶捡来的过完冬天淘汰的衣服。太阳已经发威,他坐在太阳下晒着,有一天下着小雨,他却不进去,在外边墙下站着,像在地铁口约了人,雨水挂在眼睫毛上,也不知道擦一下,眯着眼笑,很有耐心的等。秋天的时候,他好像得了一堆衣服,经常换,并且比较时髦,有缀着闪亮钉子的皮夹克,小熊维尼绒衫,小翻领的短风衣。毛拖鞋,尖头皮鞋,脏兮兮的匡威帆布鞋。他的个子瘦小,尖下巴,尖脑壳,留着短寸头,不留长发,剪得自然不整齐,凹一块凸一块,由于很少洗头,头发立了起来。特别是他穿钉子皮夹克的时候,像猜火车电影中的伦敦街头青年。

我在微博上搜了一下“四惠地铁口的流浪汉”看到有人这样描述:
“四惠地铁口,那个流浪汉精神病男子在晒着太阳,难得安静的他,微微眯起眼睛,他长了一张那么英俊的脸。”

是这样一个流浪汉。

在早晨着急上班,进出地铁的人流中,他超然、悠闲。如果他属于一个乞丐组织,乞丐头子也拿他没辙,这个傻子从来不伸手要钱,像一个没什么事的人,在地铁口闲玩。

但是冬天到了,使他不得不关注眼前的寒冷。

或许在垃圾桶找不到可以御寒的棉服,前几天特别冷的时候,只穿了一件厚夹克,他的眼神不能再游于世外,盯着胸前的手,搓手,搓得很快。我走上台阶,又走了下来。这是第一次站在他面前,递过去三张一块钱,他眼神有些疑惑,似不明白何意,不接钱,我心里沉了一下,坏了,被他瞧不起了,解释没零钱了,给你买碗粥喝吧,他对面就有卖粥的摊位,接过去。第二次跟他说话,递给他装了羽绒服的袋子,这次似有拒绝的意思,一个冻得发抖的人,原想他会一把接过去,他不伸手,我又得解释,给你件旧羽绒服,穿上吧,我晃了晃袋子。那天他已经有了一件军大衣,可能也是别人给的,光身穿着,敞着胸口。

晚上下班路过,看到他换上了我的羽绒服,把早晨穿的军大衣脱下来盖在腿上,这下暖和了,我会意一笑。第二天,中午我才去公司,路过他跟前,罕见遇上他哈哈哈大笑。他又恢复了精神,似乎刚从一场战斗中取胜,似胜利者得意的大笑,不知他刚刚打败了什么。

我走上台阶,回头再看他,看我以前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什么效果,发现他把羽绒服上的帽子给撕了,可能不喜欢戴帽子的衣服。

我并不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很少几次对乞丐的赠予,皆出于一种由衷的钦佩。如果我装上一条假肢,我走不出像那位残疾人士意气风发的脚步。如果我缺吃少穿,去行乞,可能没有心情像那位老年乞丐,把打补丁的衣服穿得干干净净。如果我是个傻子,可能只是个傻子,做不到永远傻乐。四惠地铁口就是他的安乐窝,无边的世外任他逍遥游。

没几天就过年了,进出地铁的人一天比一天少,三三两两,不知他是否注意到,知不知道要过年了。到除夕、初一,地铁口的人会更少,他会不会照旧坐在第三个台阶,不在意人都去了哪里。我希望初一那天他能吃上好心人送的饺子,幻想的世界有诱惑,却比不上人间世界初一的饺子。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希望他能吃到。

  2. 海里的泡沫:

    把帽子撕了……和我一样喜欢改衣服啊。

  3. fm100:

    我也写过东直门一位homelesshttp://b4idie.org/blog/?p=644837

  4. dadishang:

    你记录的这位是军事爱好者

  5. Forsythia:

    好感动呀

  6. 远行:

    好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