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一家:家事

作者:又石

家事

母亲晚年执意独居,得空我经常回家看望,和她老人家聊天谈心。她把王家经她眼见、耳听和亲身经历的故事讲给我听。不然我这个年龄在老四门中最小的女儿是不会知道家族中所发生的故事的。

我们王家在汝南城是个有名的大家族。从王府门到东门里、王家巷、淮府北街,大都是王家的宅院和门面房。上几辈儿不提了,就从爷爷这辈讲起吧。

爷爷叫王耀,小时候上过私塾。他很迷信,而且乐善好施。对于地方上的公益事业很是热心。象修桥补路、建庙塑像,以及过年过节的民间活动——舞龙玩狮、办走歌等等,他都出钱。汝南北关大石桥、开圆寺,爷爷都出过很多钱。但由于他过分迷信,常被那些打着神灵旗号的人骗了钱财。比如有个叫王瞎子的和尚,来我家时见大奶奶正和干娘(女佣)在套一床缎子被,转脸他就对爷爷说:“天冷了,神仙托梦给我叫给他添床被子。”爷爷听了二话不说立刻让佣人把缎子被送到庙里去了。

家里人多开销太大,常常是入不敷出。但爷爷不改性情,就是卖房卖地也要办他认为该办的事。大奶奶多次劝说他也不听,原先家里有一千多亩地,经他手就卖掉了五百多亩。

爷爷和奶奶不是太和顺,他后来在女佣中收了个丫头,就是我的亲奶奶。她是河北逃荒来的,卖给我家做了丫头。她人很聪明、能干,长得也很漂亮。脚很小,很可能原来是大家儿的姑娘,所以很得爷爷的喜爱,将她收了房。大奶奶和爷爷吵了几回,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承认。我奶奶因出身微贱,虽得宠但仍然小心谨慎,对家事并不敢多管多问,在大奶奶跟前从来都是恭恭敬敬,礼让三分。

大奶奶娘家很富有,过门后又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姑娘,对王家算是有功之臣。爷爷对她也是尊敬有加。她一直住在上房,爷爷和我奶奶住在东跨院内。

奶奶生了三个孩子,父亲是老大,在家里大排行第三,另外还有二姑和四叔。

父亲从小聪明好学,五岁即读了私塾,爷爷很是疼爱他。可是好景不长,在父亲刚满八岁时,爷爷即病逝在东厢房院,享年才47岁。爷爷一死,大奶奶不但不哭丧,而且立即指挥她的两个儿子和伙计强行搬走奶奶屋里所有的贵重之物,像抄家一样,连奶奶好一点的衣服也未能幸免。爷爷的去世对于奶奶来说真像天塌了一样,奶奶只得带着几个不懂事的孩子过着奴仆一样的生活。

爷爷去世后由大伯当家。他是个读过书的人,中过秀才,比大奶奶顾大体。他知道父亲聪明好学,是个读书的好材料,就继续供养父亲上学。后来,父亲考取了京师大学堂(北大前身),毕业后从政,我家这一门才在家里抬起头来,我的亲奶奶也才有了应有的尊严。

父亲结过两次婚,第一个妻子娘家是上蔡县的大财主,家里没有儿子,只有这一个女儿,所以嫁到王家时妆奁很丰富。木器家具样样俱全,光衣服就有一千多件,使父亲的家境又殷实起来。大娘生了四个孩子:一个儿子,三个女儿。在大哥八岁时,大娘因病去世了。父亲无奈,为了四个孩子,才娶了继室,就是我的母亲。那时,她才19岁(在当时算大闺女了),跟父亲结婚即做了四个孩子的继母。

母亲出身于小家,姥姥很会过日子,什么活都使唤母亲做。所以她七岁上就学会了做饭、女红、各种家事。在她九岁时,才有了舅舅,姥姥更是离不开她,所以才住到19岁出嫁。这样的家庭培养了母亲刚强的性格,独立持家的本领。过门后,虽说19岁就当了四个孩子的继母,还能把家管理的井井有条,不叫奶奶操心。

母亲生性刚强,虽出身寒门,却并不畏惧大家的陈规。在结婚的第三天,便和大伯吵了一架。只因她的陪房丫头到厨房给母亲打水洗脸,不知规矩打了供饮用的沙河水(汝南是老城,地下水咸,饮用水要靠到城外挑或买),下面的人告诉了大伯。大伯做为当家人应当对佣人讲清就可以了,可他出口伤人,女佣不服和他顶嘴。他伤了面子又高声骂人,母亲在娘家从未受过谁的气,不能容忍,不顾新娘子的身份出来和大伯吵了起来,从此落了“厉害”的名声。别人都很怕大伯,饭点过了不敢到厨房用饭,母亲却不怕他,此后他再也不敢锁厨房的门不让人用饭了。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汝水:

    正想推荐给青马呢,作者是我姑奶,爷爷的小妹妹。

  2. dadishang:

    啊,你在豆瓣ID汝水之南?可不是汝南吗!看到你推荐她老人家写的失落的古城,找到她的博客,并获允转载。请转达敬意,姑奶好身手

  3. 汝水:

    对,多谢,回去一定传达给她老人家!

  4. 紫书:

    :)希望能够继续

  5. dadishang:

    连载的这些,在作者的个人博客是已经写过的,为了慢慢呈现,一篇一篇的看,所以没有一下子全搬过来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