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最后一个梦

今天凌晨3点就醒了,醒之前做了一个似真似梦的梦,吃包子,真真切切,吃的是布依同学在杭州拍的包子照片里的包子。2011年我写了不少通州的市井见闻,小饭馆、烧饼铺之类,2011这最后一个梦,今天31号0点之前我肯定不会睡着再做个梦,竟然是一家包子铺。这家包子铺,在北京美术馆三联书店附近,大概在黄河水的位置。也大概在景山、地安门拐弯的街边,请听我道来。

露天的,食客吃饭的桌子露天摆在街边,饭馆隔着马路在对面。去之前听说这个店的包子很有名,不知道哪里听说的,专程去的。

一块陪着吃的有:N禾(Nokia2100和小禾的合体,一会儿变身N,一会儿变身禾同学),郑曲草(鼠曲草和我初中的郑同学合体,他俩有共同点,身材差不多,重叠在一块儿,不会多出边儿,不然还得铰一剪子),我的高中刘同学,家乡的好朋友和我在北京认识的朋友们通过合体的方式坐到了一块儿。老板还不知道,今儿来的这一桌客人,都是变形金刚。

除了我,我不是机器人,我一人在埋头吃包子,还有刘同学,好像也不是机器人,他吃了两口,跟我说得回家等京东的快递,他说快递特别凶,晚回去一会儿挨骂,我说那你赶紧回去吧,见过怕老婆的,没见过怕送快递的。剩下两个,N禾,郑曲草,没见他们动筷子,肯定是机器人了,他们只能喝汽油。这两个机器人,好像还是文艺机器人,看我吃个没完,桌子上除了包子还点了:家常豆腐,青椒炒鸡蛋(份量大,一盘子没装完,吃得差不多又给加了一次,果然是个实在的店),然后就是一盘包子,我觉得青椒炒鸡蛋很好吃,跟我自己炒的一个味道,不住的点头,家常豆腐也好,两个盘子都被我自己吃的见光,我还提醒自己,留点底,别让人笑话。

N禾和郑曲草,坐不住了,本来他们就是变形金刚,看人类大吃觉得无聊,不过碍于朋友面子,才陪我坐了一会儿,实在坐不住了,因为我一边夹菜,一边还用筷子指着盘子,招呼都来尝尝:嗯,嗯,这个不错,你们尝尝。他们实在不能忍受人类这种世俗生活气氛了,俩人牵着手跑到三联书店看书去了,看了一会儿书,我看见他们走在路上还讨论着,又去美术馆看了敦煌大展。两个文艺的青年变形金刚。等他们转了一圈回来,我还没吃完,你说老板这菜给的多实在,还有一块豆腐,我忧郁了半天,要不要也吃了呢。

中间我闲坐了一会儿,看到在对面的饭馆老板娘和服务员俩人神神秘秘紧张兮兮的交流一个订单,服务员说接到了住在附近的某中央领导人的电话,我心里感慨,这店手艺确实不一般,这店做包子用的肉,肯定靠谱,不能像蒸功夫,中央领导也时常吃他家的包子,不敢啊。咱们的领导不便显身街头,不能像美国副总统那样不像话,坐在炒肝店里吃包子,所以领导打电话让给送家去。服务员跟老板还说,领导还要吃香椿鱼,老板纠正了这个外地来的服务员对香椿鱼的叫法,轻声说:以后不能叫香椿鱼,要叫香椿鱼儿,才显得咱们馆子地道北京味。

切广告,王刚:牛栏山二锅头,地道北京味。据说2012年电视剧不让演半截插广告了。

如果2012年是世界末日,我在2011年最后做的梦,也是世界末日前做的最后一个梦,竟然是去吃包子、家常豆腐,我将被后来的高级生物打上标签,一个普通的吃货。


这篇的小饭馆因为是虚拟的,好像没法归类,暂存在通州。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布依崽儿: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2. dadishang:

    这顿包子,记在你帐上了

  3. N禾之禾:

    好的,我们会来救你。
    另外,祝愿你的书在新年能出,建议你把封面改改,郑曲草可以操刀。
    (江西话)新年快乐!

  4. dadishang:

    如果有合适的出版方式,可能出版一本大家的合辑做友谊纪念

    新年快乐(山东话)

  5. 鼠曲草:

    新年好!(大连话)

  6. 愛拾樂:

    我近日做了两个梦,大约相隔一个礼拜,都是水灾的,一次是淹到我小时住的屋门的台阶,马上要漫上来了。还有一次,是带学生或同学郊游,像五台山,但山顶的古迹是教堂大门,类似澳门大三巴那种,然後水从山下漫上来,转眼就过山头,我们转身跑啊跑。
    我这是让2012吓的么。

  7. 康素爱萝:

    好梦。圆蛋快乐。
    期待大地上的书。

  8. dadishang:

    @愛拾樂 大概是有影响的,那真是自己吓自己了。
    大家元旦快乐。
    说到我的书,那是小禾自己设想的

  9. xiaohe:

    不,站长的书是我梦到的,不知道谁托的梦?
    希望梦想成真。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