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早市

西海子的冰终于冻实了,树也终于光秃秃了,燃灯塔显现在枯枝间。冻豆腐可以冻成了。

早市门口的地摊,走了“杀一个死一窝,世界知名品牌”蟑螂药的吆喝,“来自内蒙大草原”的纯羊毛鞋垫,送到早市门前。

三元一双,十元四双,摊位上摆着一只用打火机烧过、以示纯羊毛的样品。有大爷大妈围上来,既然十元四双,那就五块钱拿两双,我也买了两双。

一辆摩托三轮车,车厢里摞着成袋包装的山东大煎饼、发面饼,煎饼五块钱一包,一包六张。看煎饼色泽还不错,不少人买,也买了一包。

回来吃过,跟临沂人同事从家乡带过来的煎饼比,还不够硬实,同事带的煎饼,得用牙撕咬,嚼一分钟才能咽下,据说放一冬天也不会坏掉,同事介绍,嫌硬的话可以泡粥,这煎饼还不行,一泡就碎。

卖成捆的冬储大葱,这两周他都在路边卖,生意稀落,多数家庭已在入冬前存下。市场里的大白菜也乏人问津。这两天继续降温,楼道内多了一堆用报纸包裹的白菜,不知谁家的。总在外面放着也不干净,曾看到一只哈巴狗在不知谁家的白菜堆前,翘起腿洒了一泡尿,蹬蹬腿跑了,太坏了。我早就把白菜搬到了阳台上。今年红薯粉贵,早市四块五一斤,超市7块一斤,连卖粉条的都说贵,没什么人买,大家煮白菜都不舍得用粉条了吗?

早市入口地上立着一块牌子:今日限价,茄子××一斤,土豆××一斤。控制物价的命令贯彻到早市,可谓执行力度大,你限一限汽油、柴油价格行不行?运费贵,还不让人涨价,市民要吃菜,菜农菜贩也得吃饭。

现在水果经营区,冰糖橘、橙正流行。有个摊位卖橙子,摆了一样打了蜡的,一样本色的,那打了蜡的,确实光鲜照人,卖家倒不欺骗买家,明确告知差别。

炸“咯吱合”是通州的特色小食,老通县习惯在春节期间,各家炸咯吱,自家吃,也互相赠送。豆面、米面、小麦面都能做,以绿豆面的最受欢迎,卷成一小卷状,入油炸,吃起来咯吱咯吱响,异常酥脆,像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可惜油有点大。一年四季有卖,入冬直到春节元宵节,生意最火。现在通州人过年节,还习惯送糖火烧(大顺斋靠糖火烧支持经营)、炸咯吱,像火烧这种食品,其他地方的火烧,难有包装成礼盒的待遇。市场内有一家“张三咯吱合”老板就叫张三吧,绿豆面的,二十一斤,很多人从西海子周边搬走,还要到这买他的咯吱合,冬天一到,每天门口排队。

早市有一家卖比较正宗的沙窝青萝卜,和卫青不一样,精确到天津卫的沙窝镇,水分足,脆甜,一块五一斤,别家的买八毛一块,上次我显摆糖拌萝卜,在超市买的,才4毛一斤。自从买过这家的萝卜,我也不糖拌了,削皮直接生吃。有人在萝卜前犹豫不决,摊主说来买的都是老顾客,我附和作证,但那人不知道青萝卜怎么吃才好,他要红烧的萝卜。今年上市的白萝卜,普遍个头超大,与西瓜一样,萝卜也可以用膨大剂?

有个卖蘑菇的老爷子,整个市场的吆喝,数他最响亮、最有腔调。我用手机自带的录音机,偶尔录一些“通州市声”早就想录他一段吆喝,每次买菜,没走到他的摊位,远远听见他吆喝,等走到跟前掏出手机,打开录音机,又在他摊位附近徘徊装作买菜,半天又等不来。

卖豆腐的王兄,在结尾这儿等着。买菜回来捎带三块豆腐(7毛一块,两元三块),上周他摆了几块冻豆腐,我问了问,他说天还不行,没冻上。他可能带过来演示,像对面的电影院,发布预告,冻豆腐快上映了。

这周他带来半筐子。冻得时候,两块连在一起,他的豆腐都是预先切块,论块买,不称斤两。要三块,需要将冻在一起的两块分开,他拿起来照着筐底使劲一拍,冻豆腐颜色深浅不一,他说拿颜色深的,扭头去给别人装豆腐,让我自己拿。卖豆腐的王兄仍然保持着满面春风,虽然现在鼻子都冻红了,他头戴护耳的毛线帽子,过膝的棉大衣,穿着黄绿翻毛大头靴。摆豆腐的水泥台子,豆腐筐旁边还有一个小收音机,正在播放FM974的节目。

(上上周的早市)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小狗们真是无处不撒尿啊。。。。。。

  2. Lisa:

    生动的景象

  3. 鼠曲草:

    在通县吃过咯吱馅儿的饺子

  4. 猫:

    喜欢文章的开头,第一句就入味。像一锅好汤,先舀起喝第一口,立即带入。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