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来的顾客

上午十一点,胡同口卖煎饼果子的还没收摊,夏天的时候,九点去都不一定能买着。摊煎饼的大婶,大约在十点的时候整理整理零钱,收拾收拾摊位,再等等,用完桶底最后的面浆,如果再来人,她会问你,能等一会吗?现和一点面,面、水现成,搅一搅,不过两分钟的时间。我怕她麻烦,一个煎饼也不值当,如果正巧又来个人,那就请她再和点吧。

冬天,人们起得晚,煎饼摊也跟着后延了上午的经营时间,夏天,五点钟天已大亮,早起到公园遛弯的人,习惯买个煎饼带回去,现在六点半,天还不亮,街上又没几个人,早晨几点出摊?她说:五点,前面工地盖楼的,那天他们四点半就在这等着。

小区附近彻夜不息的工地,一度引起居民的抗议,那里在盖一座高档的宾馆。工人连夜干,干到四五点,一定又冷又饿。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肯德基,他们大概不会去光顾。有一家本地人经营的清真饭馆,只经营早点,老板对顾客有些不冷不热,来吃早点的,也以附近的老主顾为多。来这里吃早饭,我从没遇见附近建筑工地的民工。夏天的时候,这家清真饭馆分出去两间房,他们也用不了这么多间,租给了新来的山西面馆,这家面馆的生意,以附近工地的顾客为主,生意也不错,我下班路过,常看到坐满一屋子。他们习惯几个人结伴出来,无论吃饭,还是买烟买酒,去市场买小百货。来买煎饼,一次要买一二十个,摊煎饼的老板也不想错过这个大单。

我起床去上班时,排队买煎饼的人,是附近的居民和买个煎饼路上吃的上班族。只能凭想象来认识,跟我同样喜欢来这里买煎饼的这一些顾客。

冬天的黎明,路灯还没熄灭,街边煎饼摊的主人,这位来自湖北,50岁左右的大婶,一个人踩着三轮车,拉着桌子、炉子、和面的桶、水桶、炸好的一摞薄脆、一筐鸡蛋、收钱的盒子,所需的香菜、葱花、榨菜沫、辣椒酱、甜面酱等瓶瓶罐罐,来到西塔胡同的路口。路灯下,三五个加了一夜班的外来建筑工人,已远远看见她,可能会提醒旁边抽闷烟的人,来了来了。她跟这几个顾客打招呼,或许顾客先跟她打招呼,今天来晚了十分钟啊,不相互问候早上好之类的话,可能还会搭把手,帮她卸下车,赶紧摊出来几个煎饼。

这时候天还没亮。卖煎饼的,买煎饼的,从不同省市来北京挣钱的,外来小商户,民工,我这样的一些人,围着摊煎饼的炉子,捧着热的煎饼果子,才亲切的感到“北京煎饼果子欢迎你”。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冷水鱼:

    正应了一句老话,早起的人儿有大煎饼吃~

  2. 鼠曲草:

    我喜欢夹果子的,可惜现在都是薄脆。

  3. bayker:

    额,想起了。下班路上卖 粉蒸肉的老妈子。每天下班路过都在那,好像已经很多年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