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哩克氏杏芬小姐家传校读

按:这是一位英年早逝的八旗文艺女青年巴小姐的生平传记,就是她生前编著了《京师地名对》。根据大地上的要求,现将书中第115至120页附录的传记原文逐字抄录标点如次。
========================================

光绪丁酉仲夏,鲍吏部润漪从都中醵刻蓝氏女学书成,邮眎余,内载德容言工罔不备。余谓近难得其人。未几,子澂水部寄其长女节略乞言,竟与蓝氏书吻合。按略女名杏芬,巴哩克氏,镶白旗蒙古人,同治十三年甲戌二月十九日亥时生于京口,即所谓观音诞辰也。子澂有女三,其季芸芬先杏芬早殂,子澂悼以诗三十首,使人鼻酸,而况婉嫕静待至二十余岁,一旦夭折,有不愈加齎咨涕夷也哉。

杏芬秉性聪慧,甫近十龄,母夫人默赫特勒氏善持家,巳得其襄助,稍长,即家事自任,凡箴黹烹饪之属,姐(女甘)媪一经其指,纵咸得宜。逐岁制裳衣,老幼尺寸修短皆咨之,布帛丝絮一无所耗。其父公私之服为其经理,届更季,即先期检诸笥,相时酌宜,鲜失意者。掌管钥亦惟谨,家之喜庆及戚鄙贺吊诸仪节类,预为措置,丰俭适中,然且以整以暇,裕如也。

长安居不易,官辇下者,凡物贷诸肆,每节偿其值。帖至,杏芬必榷算汇存,逋之多寡,临时,子澄据清单一一给之,忘其劳。子澂广交游,月得四方数十函,酬答亦称是。凡其出纳,杏芬随时登册,无纤微之舛误。年节父之长官老师与夫寅好之居址,随其刺背之字录之。子澂车所至,依次答拜,东西不少移,久之习为常。家以女记室呼之。其综理之勤,用心之细密如是,语言伉爽达事理。

甲午冬日,中日搆釁,都门戒严,舅氏延参戎凯官山右,遣弁迎其母等至新平署以避敌锋。母意移,杏芬持不可,曰:吾不忍一日离吾父侧也。事遂中止。傔从女仆辈皆敬畏其人。女姻串或至,酬应周旋,情文殷且挚,人乐与之娓娓谈。貌丰腴端正,唯不苟言笑。幼偕兄彭年侍武清杨竹士茂才读班诫闺范,授之辄心通其意,嗣喜阅尺一,循字义能讲解,诸妗妹聆之,亦发蒙焉。

京师街巷纷歧,杏芬闻地名诸新奇,勤加蒐讨,证以名刺之所载。至如“烂面衚衕”作懒眠,一作蓝面。尝于过庭时引申其义“绿窗画静戏”为“比俪粉碓脂”。盝间零星碎牋往往有之。余客宣南时,子澂举其事谂余,余诧曰:此足补竹垞翁《日下旧闻》及梁茞邻《巧对录》。它年,佐谭柄公,勿禁,今闻成帙矣。子澂尝辑《蝶史》及《八旗进士题名表》,以至纂订诸诗集。杏芬侍左右,颇能按韵类编分乃翁之劳。子澂尝掀髯曰:惜汝非男子,将以不栉书生终矣。

日者推其八字,多冲克,虑非寿征。今岁春突病疾,五易衙推,竟医治加剧。先是岁除、正旦两日无故忽倾跌,自知非佳谶,凡身后衣饰所需,遂私为料理,不令父母知。弥留前一日申未之交,犹复忍死,自为梳洗,揽镜匀脂粉,并簪髻上花,从容穿着。是时,家人来诀别,泣相向,兄彭年扶子澂二老,已哭不可仰视。而杏芬若笑容,与亲戚邻姥语曰:我心中踏实,一无所苦。子澂叩所愿,复曰:儿不克终事父母,儿之諐,奚赎伯氏闱期近,亟努力科名,无徒悲伤,儿歾后,停灵九日,唪经五日,唯至近亲朋以噩耗告知,足矣。又曰:儿愿时时见于梦中,然非儿能自主。语毕,仍始终不坠一泪,并止人啼。其坚忍镇定,一丝不少乱,视年高老衲之修持有加焉。口中喃喃诵”观音菩萨甚灵验”七字,旋逝,得年仅二十有四,实光绪二十三年丁酉六月二十七日申时。是日,即其妹芸芬亡日,先后相符,亦奇。

子澂深以择壻苛,引以自咎,最后崇孝廉藻业相攸,仍惑于子平家言,忽中辍然。闻杏芬自幼与女兄弟言即思入空门,恐为人评泊隐,蓄于中。又云,纵使字人,恐非长寿。此真了然去来,所谓昙花一现者耶。当绵惙时,有仙蝶三飞舞庭中,盘旋直上,肖塔形者,久之,倩女离魂。是耶?非耶?子澂将刊其所著《京师地名对》,永其名,以慰死者之心,且弥己之憾。余以杏芬虽处子,德容言工,有成人之风焉。爰不辞而为之传。

父执冬心老人论曰,昔陈思王首女金瓠生十九而夭,犹撰辞哀之。子澂长于情者,乌能遣人,又安能写子澂之悲情也。杏姐逝未逾三月,索传之函踵相接,余欲传杏芬,仍以子澂之言传之。子澂书中屡曰,亡女之死,盖由于心太细,志太高,见理之明,过于成人,观其垂死之镇定,岂寻常小女子所能?迄今推原,其忍心之由,殆欲借此释余夫妇忧也,痛哉!此可谓孝且淑矣。余因书其言,以塞子澂之悲。

邑人李恩绶讷盦甫撰

========================================
杏芬大妹挽辞附

业师武清杨竹士茂才希贤联云:

地下竟寻三妹去,堂前谁解二亲忧。

家君联云:

廿四年膝下瞻依能博亲欢忍死尚留言慰藉,千万事胸中料理致成儿病追思难禁涕纵横。

京口同秋田进士裕联云:

蕙若惊秋同是悲酸师弟泪,荷花生日还他清白女儿身。

完颜爱子修笔政联云:

求艾缺三年惜矣神仙医乏术,乘莲逢六月怪哉姊妹死同期。

余亦有联云:

因果悟三生想语言伉爽禀赋聪明十数年家政操劳可怜心血销磨惨伤吾妹,昙花悲一现叹容色光华精神镇定百余日医方罔效直欲肝肠断绝恸煞而兄。

丁酉冬月兄彭年识
========================================

又,因原文涉及文言知识甚多,故翻检汉典ZDIC逐一注释之。疏漏之处,烦请指正。

【醵】jù,集资。
【眎】同视。
【德容言工】即德言容功,指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封建礼教要求妇女具备的四种德行。语本《礼记·昏义》:“是以古者妇人先嫁三月……教以妇德、妇言、妇容、妇功。”郑玄注:“妇德,贞顺也;妇言,辞令也;妇容,婉娩也;妇功,丝麻也。”
【澂】同澄。
【节略】概要、摘要、纲要。
【季】伯仲叔季,辈分排行,季指最小的。
【婉嫕】yì,柔顺和美。
【齎咨】jī,同赍咨,叹息。《易·萃》:“齎咨涕洟,无咎。” 王弼注:“齎咨,嗟叹之辞也。”
【箴黹】zhēnzhǐ,箴同“针”,缝纫,刺绣。
【笥】sì,盛饭或衣物的方形竹器。
【鄙】《说文》“五酂为鄙。”《周礼·遂人》“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四里为酂,五酂为鄙,五鄙为县,五县为遂。”此处指邻里。
【以整以暇】同好整以暇,《左传·成公十六年》:“日臣之使於楚也,子重问晋国之勇。臣对曰:‘好以众整’。曰:‘又何如?’臣对曰:‘好以暇。’”后以之形容既严整有序而又从容不迫。
【逋】bū,拖欠,拖延。
【临时】到时候。
【出纳】此处指书信诗词往来应和。
【寅好】旧称有交情的同僚。
【刺】名刺,名片。
【少】同稍。东西不少移,此处指有顺序地拜访友人,一个不落。
【记室】本指出官名,东汉置,掌章表书记文檄。此处为秘书的代称,女记室,即女秘书。
【搆釁】同构衅,此处指甲午中日战争。
【山右】特指山西,与后文“新平署”相印证。
【弁】biàn,书信。
【傔】qiàn,侍从。
【茂才】即秀才,东汉时避光武帝刘秀讳。
【班诫闺范】指妇女应遵守的道德规范。班,当指班固的妹妹班昭(班婕妤、班大姑),为后世女子典范。
【嗣】嗣后,随后。
【尺一】亦称“尺一牍”、“尺一板”,此处指书信。
【发蒙】启蒙。
【蒐】同搜。
【衚衕】即胡同。
【过庭】语出《论语·季氏》:“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 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 鲤退而学《礼》。”后因以过庭指承受父训或径指父训。
【碓】duì,舂。此处两诗句为对仗。
【盝】同簏,竹箱或小匣。
【牋】同笺。
【谂】shěn,告诉。
【竹垞】朱竹垞,清代著名诗人。
【帙】zhì ,此处指文稿装订刻印成册。
【劳】著作。
【不栉】“不栉进士”的省称,不绾髻插簪的进士,旧指有文采的女人。
【衙推】五代 、宋时以称操医卜星相之业的人。此处指医生。
【岁除、正旦】除夕和大年初一。
【谶】chèn,预言、预兆。
【忍死】临终不肯绝气,有所期待,在死前勉力从事。
【克终】善终。
【諐】qiān,同愆,罪过,过失。
【闱期】科举考试。
【歾】同殁。
【唪经】诵经,超度亡灵。
【壻】同婿。
【辍然】突然停止。
【泊隐】淡薄(澹泊)归隐。
【字】女子出嫁。
【绵惙】病势危急。
【刊】刊布,刊刻,出版。
【永】铭记。
【爰】于是。
【父执】父辈,父亲的朋友。
【冬心老人】金冬心,金农,清代著名书法家。
【陈思王】曹植。
【索传之函】古人去世后,亲友知交为其撰写传记,亦有人以之博取名誉。
【殆】dài,大概,几乎。
【邑人】同乡。
【挽辞】挽联。
【家君】父亲,这幅挽联是父亲写给去世的女儿的,而挽联是杏芬的兄长彭年整理的。
【荷花生日】杏芬生于观音诞辰日,而荷花(莲花)与观音有关。下一联可得印证。
【笔政】“笔政师爷”,旧时衙门里的师爷或掌管文书的吏员等。
【求艾】求生、求医。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感谢N兄。推荐给大家这本书,京师地名对,书极有趣,读到传记,又为作者的才华、贤惠、早逝、知命所感动,所以烦请N将作者小传标点出来,为巴小姐传名。书中还有介绍,这书编写目的是为了娱悦双亲,逝后父兄将书刻版赠送亲友之间,获书者无不感叹,今日下载读到电子版,也为杏芬小姐惋惜。

  2. nokia2100:

    多谢大地桑慷慨予我与巴小姐约会之缘,上面这一小段概括甚精省。

  3. 端燕:

    虽未全文读懂,但已感动不已,如此大气的女子可惜之极,感谢上苍今生有缘上我读到这篇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