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表姐

  大表姐
  悍客罗

  0、

  我第一次开始了解大表姐,是在偷看她的日记之后。

  当然,我不是故意偷看她的日记,虽然我平生好奇心惊人,但也总不好意思偷窥别人的隐私。可是在那个空虚无聊的夏天,我却鬼使神差地看完了大表姐的日记。

  1、

  我所知道的大表姐,是个听话漂亮的女孩,安静的时候分外甜美可爱。现在回想起来,就像小时候在世界史课本上看过的希腊女神。不过她自己更乐于承认的是,洗完头发长发飘飘的样子有点像贴在墙上海报里的周慧敏。

  那时候我还小,还不怎么好意思暗恋一个人,要是搁现在,我肯定会默默的以为自己曾经喜欢过她——还好,她是大表姐,不是邻居家姐姐。

  我和她见过的次数并不多,因为我小的时候,她整天在上学,即使偶尔走亲戚去他们家,也只是中午吃饭时候说笑几句,而且她又不怎么爱说话。后来我长大开始上学时,她又去了外地上学,联系就更少了。

  直到有一年,初三暑假百无聊赖的时候,我才在奶奶家的床底下,发现了大表姐藏在箱子里的一些笔记本——其中,就有关于她心底秘密的日记。

  2、

  日记是从一场暗恋开始的。

  故事中的女孩腼腆不善言辞,暗自倾慕一个隔壁班的男生,却一直羞于表白;因为性格怯懦,跟同宿舍的女生,也有很多鸡毛蒜皮的小摩擦;远离故乡到外地来读书,起先也是因为跟父母的争执。总之,一切都向着《简爱》的路子上走去。

  看到十几页的时候,我以为这是大表姐写的少女小说:虚构一个梦想中的男主角,一个受尽欺辱的女主角,以及一系列跌宕起伏的狗血剧情,最后当然要如愿以偿似的以大团圆结局。

  可惜,读着读着,我发现这不是虚构的小说,一些毋庸置疑的细节,纷纷指向了大表姐真实的生活。我再回过头去看她一开始捏造的那些内心独白似的信笺,才意识到:表面看起来温顺柔弱的大表姐,居然是一个为了跟父母对抗几乎自杀的人。

  3、

  多年之后,当我跟同样落魄的同事一起,到北京郊区的农家院自己烤鱼吃的时候,听远方电话里的母亲对我说,大表姐在银川要跟当地的回民结婚了。我的错愕很快就被烧烤带来的浓烟湮没,在北京孤独奋斗的两年里,我早忘了大表姐的存在,更想不起她是什么时候去了外地,而且什么时候已经恋爱甚至到了结婚成家的地步。

  在我记忆中的她,依然是初三暑假里,我偷看日记里的那个单纯少女,为生活的琐事烦恼,为暗恋伤心,无人倾诉,只得写到日记里——为了怕别人偷看,甚至在自己的日记里,也不用本名,而是用了小说写法,一笔一划的虚构着自己生活中实实在在发生的事。

  4、

  1995年,大表姐五年级毕业,成绩优秀,考入当地最好的初中。那一年,姑妈家开始出外打工。因为父母常年不在家,身为老大的表姐以姐姐的身份,兼任了半个家长。但这老大的身份,带给她的却只是隐忍与谦让。

  1998年,大表姐初中毕业,因为数学考试失误,与重点高中失之交臂。虽然与录取线只差几分,但如果想补录却需要另交几千块钱借读费;而当时弟弟妹妹也都在上学,姑父家的加工厂又刚刚起步,正是缺钱的时候。最后,在几乎没怎么商量的情况下,大表姐被迫妥协的结局是:去省城一家电脑培训学校进修计算机专业——这样既不会失学,也不至于在很差的高中混上几年;而且从投资回报的角度看,还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收益——对,当时看来,电脑学校出来的学生,比一般学校的学生容易找到工作。

  2001年,退学两次的大表姐,终于还是从电脑学校毕业了,她在上海找了一份文员的工作。工作很简单,基本的打字处理文件之类,日子很清闲,也很窘迫,毕竟在上海的生活成本,远远大于无依无靠刚毕业的一个文员的收入。接受父母断断续续一年的接济之后,倔强的大表姐忍无可忍回了老家。在家里吃饭睡觉百无聊赖呆了半年之后,被实在看不下去的父母接去了远在西北的银川——因为姑父家开在郊区的加工厂,已经初具规模了。

  这以后的事,我基本上就不怎么知道了。

  5、

  直到去年过年,我从北京赶回家,匆匆过了几天年假的时候,碰巧遇到大表姐跟着姑妈到奶奶家探亲。

  有天下午,抱着孩子的大表姐,闲逛似的到了我们家。跟母亲寒暄了几句家常,就跟我上了二楼的那间破书房,我知道她曾经是个爱看书的人——别忘了,大表姐可还写过少女小说呢。

  安然坐下之后,我开始了好奇心驱使的盘问;她也毫无芥蒂的有问必答,根本不把我当外人。

  问:“最近都在做什么呢,大表姐?”

  答:“嗯,开了个手机店,卖些时兴的手机,也顺便卖点小饰品,生意还行。”

  问:“那你平时除了卖东西带孩子,还做些什么呢?”

  答:“嗯,也就是闲下来的时候看看电视,上上网,上网其实也是看电视,看看娱乐节目,或者晚上有些电视剧会一直跟着看,电视里面演的别人的故事,有时想想跟曾经的自己有点像——或者如果当初做了什么决定,也会跟剧情里的结局差不多。”

  问:“那你以前给自己设想的是做什么呢?原来有准备做一辈子的职业吗?”

  答:“嗯,那时候幼稚吧,原来上学的时候想当老师;后来被父母逼着去学了电脑,又想着赶紧自由,赶紧独立出去,做个作家,或者开个书店之类的。”

  问:“哈哈,我看过你写的小说,还挺不错的。”

  答:“啊?你在哪看过?我自己都找不到了。”

  问:“呃,跟你说了你别介意哈,我小时候偷看过你的日记,不过那时候你都把它们和旧书扔一起了,我还以为是不要的破本子,就翻出来看了。”

  答:“呵呵,没事的,我自己早就忘了还有那些本子,更别说里面都写了什么——对了,里面都写了什么东西,没有见不得人的段子吧?”

  问:“那倒不至于,哈哈,就是一些少女小说吧,还有一些假装是女主角的内心独白,当时我就看出来了,都是你自己的大段独白。我原来一直没想到你有这么多隐藏的想法。”

  答:“嗯,我也都忘了。既然是隐藏的,就一直埋起来好了。现在也不想再想起来了。”

  问:“嗯,忘了好。现在的生活满意就行。”

  答:“什么满意不满意的,过着过着也就习惯了。小时候以为自己一定会特幸福,过一种别人都羡慕的生活,现在才发现,永远是自己在羡慕别人。因为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不如意的地方,而去看别人时却往往只看到令人羡慕的那些侧面。”

  问:“嗯,听起来有点小哲理啊,大表姐,你现在变得有点深沉了。”

  答:“唉,这算什么呀,我是后悔自己老得太快,心态比样子老,样子比年龄老。如果以前能坚持一下,自己多做些决定,不管最后怎么样,至少不会有什么遗憾。现在回头看看,我以前每次大的改变,都是别人安排的。上学是父母的意愿,找工作是学校的安排,失业是父母不忍心看着受苦,开店是依赖家人的帮忙。甚至连恋爱结婚也是间接被家人安排促成的——不过还好,我在结婚这件事上自己做主了,不过这唯一一次做主却是跟爸妈对着干。他们刚开始不满意这个女婿,但我就非得结婚,你看现在我们不也挺好的吗。”

  问:“嗯,反正你开心就好。”

  后来,看到书架上散放着的几个旧笔记本,大表姐走过去翻起来,其中有个抄满歌词的本子,跟她以前的日记本很像。她拿在手里翻了几页,就随手丢在书架上。傍晚的阳光斜照进书房的角落,大表姐的眼神中闪烁着几点微亮的光圈,她随即耷下头发,遮住了被阳光直视的眼神。

  我拿起一本初中暑假里反复读过的书,在扉页书名下有一段题辞,不知是谁什么时候抄写在上面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写的是下面这几句话:

  当你老了

  头发花白

  睡意沉沉

  倦坐在炉边

  取下这本书来

  慢慢读着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海沫:

    当你老了
    头发花白
    睡意沉沉
    倦坐在炉边
    取下这本书来
    慢慢读着

  2. nokia2100:

    那不是叶慈的诗意吗?

  3. 紫书:

    看到这里,很有些感叹,95年,我已经在大学里晃了好一阵子了。
    文章拉回了青春少艾的时候

  4. dadishang:

    你是我们大家的大表姐!
    我的大表姐,给我织过毛衣~

  5. 悍客罗:

    主要是跟大表姐已经越来越陌生了。。

  6. 康素爱萝:

    我记忆里的是老姨。没想,有一天我也快成人家记忆里的大表姐了。。。。

  7. xiaohe:

    我大表姐的儿子比我小两岁,还是小P孩的时候,我就是他的舅舅。
    现在大表姐已经做了外婆。于是,我就成了老人。

  8. 紫书:

    我是父亲家族这边的最大的孩子,应该是很多人的表姐:)
    不过我刚才想了下,我要在我那些表弟表妹眼中,估计很空白啊啊。
    织毛衣?不会
    带他们玩?似乎也没有,更多的时候是他们被约束了说不要去打扰姐姐学习。
    给他们讲故事?全家族人都知道,我对孩子没有什么耐心。更多时候是找本书对他们说,你乖乖看啊,看不懂再说。
    我的表妹甚至在成年后24岁那年才跟我亲近了一些,因为我带她坐车到了广州,然后她转乘飞机的缘故。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