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饭庄的俩老板

给俩老板的咸诗:

你站在火槽前看街景,看街景的人在座位上看你。羊腿装饰了你的火槽子,你装饰了别人的口水。

魁饭庄的生意一直不错,老板好心情。每年的夏天在店门口增设露天大排档,烤羊腿很是诱人,腌好的整个羊腿架在烤架上,任谁路过,都要咽一口口水,不买也要到跟前问问,68一只,不算便宜,一个人吃不完,两个人要打包(如果还点了其他菜),三人以上正合适,羊腿是腌好的,点了现烤,师傅拿到炭火上翻烤。路过,看见这场面,闻到这香味,腿都软了。我跟老板说过两次,烤好了别给我切,整只端上来,无奈老板太顽固,坚持认为这样没法吃,每次都切好了端上来,等羊腿的这中间,我到前面的海烧饼铺排队,等刚出炉的麻酱烧饼去了。也是,不切开,夹烧饼也不好夹。

夏天,生意做到了路边,一边做生意一边看过往行人,说的是女老板,她可能是老板之一,在柜台收钱,大大咧咧,说话有点大舌头,不是笑话她,北京土话说得顺溜也很有趣味,加上一点大舌头音,更增加了特殊的韵味。这人还爱开玩笑。有一天,我坐在那吃,我挺喜欢她的,所以看她,正所谓:你站在火槽前看街景,看街景的人在座位上看你。羊腿装饰了你的火槽子,你装饰了别人的口水。

从北边走过来一个顶包袱的,这位大嫂我在西海子公园也遇见过(最近我发现不少电视剧在这公园取的景,影视基地),别人买菜拎着回去,她包在包袱里,顶在头上顶回去,包袱里是不是菜,我不能确定,可能她是某个少数民族,延续了在家乡的习惯,别人觉得新鲜也就看两眼,这位大嫂经过烤羊腿摊子,说话不是太清楚的女老板还爱说话,她夸上了“嗨,功夫不错啊”人家没搭理她,目不斜视,淡定路过。

有一天很晚了,旁边一桌的一个小伙子,酒量大,喝了一瓶二锅头,桌子底下还扔着几个啤酒瓶,还要酒,看他酒量确实不错,说话还清楚,老板不给了,结账走人,这位又说上了“小酒喝着,美女陪着,挺美” 跟小伙子一块吃饭的是两位女性,她不怕别人尴尬。

男掌柜像甩手掌柜,游手好闲。夏天吃大排档,羊肉串吃着,凉风吹着,如果坐在桌前拘着,才叫一个无聊,闲来无事散散眼,别说我无聊。我也算跟老板和烤羊腿烤羊肉串的师傅熟悉了,那天去,那边忙着烤羊腿,我要羊肉串,师傅顾不上,把串拿过来,我自己烤。胡同口有人嚷嚷“两块钱!现在哪有两块钱的车!”一个蹬三轮的师傅调头蹬车走了,男掌柜晃晃悠悠走了过来,我说“你好意思吗,大老板给人家两块钱”他连忙否认“不是我,有人叫车,我说两块钱得了”他闲得搭腔,跟他有什么关系,让人呲两句就舒服了。

在夏天的大排档,跟这些爱开玩笑的老板,千万别拿自己当客,他们有点烦那些动不动“老板,来张餐巾纸”“老板,拿双筷子”的食客,有时我带习惯了在餐馆饭来张口的朋友过来,我差不多就成了半个服务员,义务的,吃完走人,一分不少。

还有两条消息,以前提到过的两家店。海烧饼铺的烧饼又涨钱了,一块五一个。从八毛、一块、一块二、一块五,有通货膨胀的因素,反正不愁卖,你膨胀我就涨,去晚了还是买不到。

王师拉面馆,从年初过完年回来换了班子,那姑娘说,她姑回家生孩子去了,她接手打理,到年尾了,她姑还没回来,这店生意眼看着不如从前,拉面师傅换了一个又一个,幸好他们掌握了老的煮牛骨汤的方法,还能保持汤味,连米线都卖上了,我都替这店担心,惋惜,有一回终于忍不住反馈作为老顾客的意见。

看这几家南街的店,京东肉饼铺,烧饼铺,魁饭庄,安徽板面馆,以前早市门口的王师拉面馆,还在的油饼早点摊,西塔胡同口的豆腐脑煎饼摊,现在只留下煎饼摊,还有早市里的山东馒头铺,我们小区路边的湖北烙饼铺,最近又增加了一家特好吃的武汉鸭脖店,很快在附近小区打响,都是夫妻店。一次聊天,我说人过了三十岁,就缺少了浪漫精神,没力气为了兴趣付出极大精力,鼠曲草同学不这么认为,他说可以干既挣钱又浪漫的事,我想了半天,我觉得开一个夫妻饭馆,必须好吃,让顾客常常念想,才能既高兴又挣来钱,还不错。你挑水来我浇园肯定是不行了。就是一个人,开一个深夜食堂也不错呀。

主题相关文章:

13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从现在开始练厨艺吧。

  2. 鼠曲草:

    我每次都要的小羊腿,十八一根,味道也不错!他家醋溜木须酸咸恰好,很适合下饭。后厨开放,看得出很干净。那个女老板土里土气,大舌头,但不招人烦。店里还有只老猫,缓缓地走来走去,像是个退休的老掌柜。

  3. dadishang:

    小羊腿是煮的,大羊腿是烤的。
    说是老板,也算半个伙计,那男的职责,冬天基本上就是切涮羊肉的羊肉片

  4. 鼠曲草:

    他家涮肉好吃吗?

  5. dadishang:

    不错

  6. 妞妞兰花指呢:

    说的我很想去吃吃看。在哪里啊,有人一起去吃烤羊腿吗?

  7. 鼠曲草:

    通州南大街魁特

  8. xiaohe:

    南大街,一个让人神往的地方…
    楼主可以去开个深夜食堂.

  9. dadishang:

    不行,夏天除外,九点以后黑灯瞎火

  10. 紫书:

    组团吃羊腿算逑。

  11. dadishang:

    过去太远了,大冬天的

  12. 白色马头:

    我住梨园杨家洼,经常跟朋友走到南街去吃~一次一哥们一次要了20个烧饼,后面排队的人心都冷了

  13. dadishang:

    回头跟老板建议限购,限制一次购买个数。。
    烧饼夹肉已经吃过了,谢谢 :)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