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伊立奇的讲解(中):草原和舞台

民歌笔记第四十一期

伊立奇在内蒙

0:00 我的陶布舒尔*
1:55 Avaz-E Dashti^
6:33 托尔金山#
12:34 秋天*
14:47 Enn Mendiin Bayar~
19:07 花儿`
21:25 Hairan, Hairan#
24:21 Five Heroes`
29:29 兄弟#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带#曲目选自《远走的人》,带*曲目选自《杭盖》,带^曲目选自《Silk Road Journeys- When Strangers Meet》,带~曲目选自《Mongolian Music, Dance, Oral Narrative》,带`曲目选自《Introducing Hanggai》。

民歌是课本
伊立奇成长于内蒙古的锡林浩特。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一个脚站在草原上,一个脚站在城市里”。“边界” 上的生活环境,往往是造就音乐家性格的特质。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音乐家,懂得在生活中反思音乐、消化音乐。正因如此,音乐对伊立奇的意义远远不仅是在舞台之上;生活中与父亲探讨 “草的味道” 的诗性语言也印刻在了他的音乐表达之中。这种音乐的 “边界” 体验,也使得伊立奇到了北京之后,开始认识到蒙古音乐对他的重要性。

“民歌里面讲的,是一个民族对世界的认识、对自然的认识、对人与人的关系的理解… … 它是帮助我们生存的一个课本。”— 伊立奇

如果民歌曲目对于伊立奇来说是一个课本,那么父亲则是这门学问的老师。喜好文学、诗歌的父亲对伊立奇影响很大。关于蒙古民歌的歌唱,父亲曾经这样对伊立奇说:“你唱的歌的旋律没有问题,但是没有蒙古人的味道”。为此,伊立奇也没少和父亲争论到底什么是 “蒙古人的味道”。伊立奇回忆到:“他经常给我唱,我偶尔给他唱”。这个过程很漫长且痛苦,但其间的磨合却是值得的。

至于伊立奇追求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 “味道”,只能在音乐中、在伊立奇的讲解中去体会。伊立奇用一种形而上的方式(和父亲之间的 “只能意会” 的交流)习得了这种 “味道”,我们大概也只有用同样形而上的方式去解读。或许,这种“味道” 根本就不存在于任何的形式化的音乐语言之中。

西化、消费化的舞台
在国外参加世界音乐节的经历,让伊立奇体会到了西方消费文化的问题。伊立奇认为为舞蹈性而再造的非洲音乐,逝去了某种 “原真性”,这让他看不到非洲音乐 “原来的样子”。伊立奇这样来看待西方文化的外壳:“我们应该脱离西方的体系。我不认为西方体系的影响是好的。蒙古音乐有很多内在深邃的东西,只是挖掘的程度、我们的表现力、对音乐的处理,是没有达到的。”

例如,关于节奏,“西方音乐将节奏固化了”;而在传统的蒙古音乐中,人们对节奏的感知(或许我们该用另外一个概念来替代“节奏”这个概念)其实是由唱词过程中的韵来确定的。

杭盖的方式
我们很难通过简单的语言来解释杭盖乐队所呈现的 “蒙古+世界” 音乐的方式。似乎,这不是一种简单的 “谁和谁融合” 的问题,而是一个调和 “内在元素” 与外在听众的问题。乍一听,杭盖的音乐是被西方流行音乐形式所包围的。但是,杭盖所提倡的音乐审美却是建立在蒙语音乐的内在韵味之上的,”明显是和西方方式有区别的”。这种区别甚至是高于形式的。

“(我们的音乐中)好像存在一种(外在)节奏,但是很明显那是一种(内在的)气势”— 伊立奇谈如何理解杭盖乐队的音乐。


(杭盖乐队)

谈到杭盖乐队的实践,伊立奇这样说:“首先,大家需要一个进入这种音乐(世界音乐)的阶梯,一个桥梁。然后这里面才有很多分类”。的确,在搭建了这个桥梁之后,听者们才会对音乐的 “内在精神” 有所理解。但这一切需要在音乐的桥梁之后,且这座桥梁不去破坏音乐的内涵。关于音乐的内涵,伊立奇也承认,“这也是个人选择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着眼点。比如,有的人会注意到音乐的诗性,有的人会注意到乐器的原声性,有的人会注意到气势(如伊立奇所着重的)。

“有更多的蒙古乐队的产生,这就是杭盖的意义”— 伊立奇

这就是伊立奇所提倡的一种审美框架;他期待的不再是蒙古音乐形式上的议题,而是一个多样性的语境— 在彼此可以理解的阶梯之下,不同地展示 “内在的东西”。伊立奇如是说:“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但不要像过去那样追风似的,我们需要多样性”。伊立奇的追求,和西方消费化的世界音乐话语(大杂烩),以及和中国的基于音乐形式的音乐话语(一刀切),皆有所不同。对于听众来说,如果我们可以抛弃形式上的 “谁融合谁” 的思维模式,而是在一个 “谁的音乐” vs. “谁的框架下” 的模式下去理解,我们就能感知伊立奇到底在追求着什么样。

“我们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对传统文化感兴趣。(如果)ta感兴趣了,ta的生活方式也会改变,对世界、对人的观念,也会改变”。— 伊立奇

参考书目和唱片(部分)
Clayton, Martin. 2008. Music, Words and Voice: a Reader.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哈扎布,2009,从老马到老雁,内蒙古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
杭盖乐队,2007,杭盖,北京东方影音公司
杭盖乐队,2008,Introducing Hanggai, World Music Network
杭盖乐队,2010,远走的人,World Connection
田联韬,2001,中国少数民族传统音乐,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Levin, Theodore. 2010. Where Rivers and Mountains Sing: Sound, Music, and Nomadism in Tuva and Beyond.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Ma, Yo-yo, and the Silk Road Ensemble. 2002. Silk Road Journeys- When Strangers Meet. Sony.
莫尔吉胡,2007,追寻胡笳的足迹-蒙古音乐考察纪实文集,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Pegg, Carole. 2001. Mongolian Music, Dance, & Oral Narrative: Performing Diverse Identities.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参考站点
杭盖乐队Myspace主页: www.myspace.com/hanggaiband
杭盖乐队豆瓣音乐人主页:http://site.douban.com/hanggai/
新浪微博 – 杭盖伊立奇:http://weibo.com/u/1808619077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zhang:

    花儿之后是一首什么歌 太好听了

  2. dadishang:

    21:25 Hairan, Hairan
    小石的节目让我喜欢上了杭盖,之前以为他们是摇滚结合民族,听了节目,音乐有浓浓的抒情色彩,听得时候竟然不能做背景音乐一边看书,乐曲每个段落似乎都有内容吸引去分辨,杭盖名不虚传。作为音乐电台节目,小石主持风格也变化了,提高了音乐欣赏性。

  3. 小石:

    民间音乐这东西,很多时候是音乐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太多客观的标准去感知。但问题是,他们得说出来,就像伊立奇这样。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