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1

2011最后一个梦

今天凌晨3点就醒了,醒之前做了一个似真似梦的梦,吃包子,真真切切,吃的是布依同学在杭州拍的包子照片里的包子。2011年我写了不少通州的市井见闻,小饭馆、烧饼铺之类,2011这最后一个梦,今天31号0点之前我肯定不会睡着再做个梦,竟然是一家包子铺。这家包子铺,在北京美术馆三联书店附近,大概在黄河水的位置。也大概在景山、地安门拐弯的街边,请听我道来。 Read more ...

【电台】作曲人张宁(上):谈箜篌

民歌笔记第四十二期

0:00 太阳心 月亮情@
2:00 七声解语 (第一、二部分)# 吴琳演奏
14:07  清明上河图* Read More »

哥儿(四)

【蹭电视看】

我们家买电视之前,我和哥哥都在邻居家蹭电视看,大部分晚上的黄金时段都是在邻居家的竹椅上度过的。
80年代末,我们还住在老屋。那时,村里没有几户人家有电视,我们邻居家都没有。要看电视,则要走一段路。遇上有比较好看的电视剧,例如《再向虎山行》、《上海滩》等,村里很多人每晚都准时赶到有电视的人家里,抢一个好位置。他们自带板凳,甚至装一口袋瓜子花生。有电视的那家人屋子宽敞,电视放在大大的厅子里,不过厅子再大,仍然装不下所有的人。特别是演到大结局,来了很多观众,用古人的话叫万人空巷。很多人都站到了走廊外面,视力真好。小孩则由大人驮着看。场面和看露天电影差不多,只不过大家看的是只有14英寸的黑白屏幕。 Read More »

姑妈的悲喜人生

作者:若艾

我有三个姑姑,大姑自小有先天性心脏病,很早就去世了,大姑是心地特别特别好的人,至今家人提起都无比感怀,这里按下不表,要说的是另两位姑姑。

二姑

二姑年轻时长得好,又心灵手巧,品性温柔,据说结婚前媒婆都踏破了门槛,有英俊潇洒身强力壮的,有家境殷实许诺给青砖瓦房独门独院的,甚至还有许诺结了婚可以提拔入党的。奶奶说,别看平常木木的不说话,每次有人来提亲,问二姑的意见,二姑都会立刻坚决地摇头,不知拒绝了多少个,到了给我二姑父说媒,这次再问,二姑低着头半天不言语,媒人等急了必须要结果,二姑才红着脸说:我哪知道啊!说完就飞快地跑出了门。这门亲事就这么成了。 Read More »

母猪之爱

前两年,我们家养猪。 Read more ...

葱葱又嫁了

上回说到葱葱被前夫赶回娘家之后,就继续在娘家过着和从前一样优哉游哉的日子。我以为她可能就一辈子这么生活下去了。但是前几天家人告诉我,葱葱又嫁啦。 Read More »

哥儿(三)

在外婆家

外婆家所在的村子叫太坞,和它附近别的村子一样,或以自然景观,或以姓氏命名:莲花塘、峨眉畈、桃树坪、刘家、王家、丁家岭。它们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有名字,没有记载,靠祖辈口耳相传,无不带有神话色彩,或者自然天成。那些我们小时候耳熟能详的地名,几乎是我们的整个世界。 Read More »

寻味杭州


对于我来说,每到一个地方旅行,最重要不是风景,而是当地食物。风景你可以用相机拍下了带走,食物的味道却带不走。那种旅游纪念品类的食物大多失去了那种在当地现场吃到的感觉,少了一种化学反应。食物是和人关系最密切的事物,食物是在自然的帮助下生长的,由人的双手制作,再贴着你的嘴唇进入你的身体,最后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有时候会觉得精美的食物带有灵魂,带着当地人的性格和生活气质。像贵州这片山地各种文化和烹饪方式的交融,孕育出来的是酸辣厚重的黔味,江南清丽的山水和白墙灰瓦也就使得这里的食物有种淡然的雅致。有人说到了杭州一定要吃到东坡肉、西湖醋鱼,这些大鱼大肉我确实没吃到。吃得更多的是杭州街头最普遍的食物。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