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冬天储藏野酸梨和地穿儿

作者:西贝小芸

回家,我去山上摘野果,一颗颗小小的,像额头上的美人痣,疯长在一层层的山路上,我从舅舅家拿了口袋,剪刀,带了相机,从山里的羊肠小道上去。首先经过一大片乱坟滩,乱坟滩里有很多高大的野酸梨树,比鹌鹑蛋大一些,没成熟的时候是粉红的,红得特别自然,我经常想,如果我会调色,一定要染一大块一大块那样颜色的布来,送给朋友们,让南方的朋友知道北方的秋冬,果子有那样迷人的粉红色。

我回去的时候,野酸梨成熟的季节已过,只留下如火烧过一样力挺的树枝,树底下、周围还是一座座坟。小时候最喜欢在秋天野酸梨成熟的季节,爬上高高的树枝,把上衣塞进裤子里,用绳子系紧了,摘到果子直接装进去,等装得鼓鼓的时候滑下树去,把衣服抽出来,果子散落一地,再捡到篮里,一会就摘一大篮子。累了就在树枝上坐着。不怎么吃果子,是因为那个时节果子硬,涩涩的味道,吃进去要把嘴酸涩成一团麻。我们把果子摘回去,窝在(放在)铺满麦草的大竹筐,麦草是今年刚收获的小麦碾出来的新麦草,抓在手里绵绵的,也要小心,看似绵绵的麦草也会划破手掌。

等到冬天,大雪纷纷落下。吃完排骨,粉条,白菜,萝卜,洋芋炖,爸爸就会喊我们去拿几个酸梨,那时酸梨已成熟为黑色,打来了一大盆水,放进去几分钟,果子周围就结出厚厚一层冰,磕掉了冰,原本在没有炉子的柴房冻得硬硬的果子变软了,可以塞进嘴里吃,也可以咬开一点点皮,连水带肉一起吸进嘴里,渗进心里和肠子里的凉。冬天在炕上和炉子旁吃野果子,心里是如此通透的舒服。

我们在秋天会储藏很多食物,在冬天养活一大家子人。大人们忙着收白菜,洋芋,做粉条,掰玉米,剥豆子,挖药材,覆盖菠菜,给胡萝卜去头去尾,收拾干净,储藏的胡萝卜红艳艳的,还有晾晒干的辣椒,茄子,萝卜干,tianlian(一种北方蔬菜,不知道学名是什么),洋姜(地下长大,做腌菜很好吃),大葱等。

那时候我们总是在早晨看到,昨晚霜降后掉下来的各种果子,问大人,怎么还不摘果子,大人爱理不理的跟你说一句,你看我有时间吗?你们不会爬上去摘吗?我们不一会就站到了树枝上,拿个袋子,拿个包,拿个篮子,衣服裤兜里全是,直到剩下树尖尖上的。

我们一定要让大人来看,确实够不到了,他们看了,总会说算了,那些给小鸟啄啄,掉下来的给老鼠吃吃(腮特别大的一种鼠),不要把他们都饿死了。

那时候我特别喜欢一个人去坟滩地的树上摘野酸梨,我还喜欢爬得高高的,看下面村子里的房子,那是一院一院围起用土基子和椽子盖的小房。有时候坐在树上很久,直到舅舅拿着棍子来找我,那些树特别高大,那时节北方雨水少,一切都是干燥的,舅舅怕我踩不稳掉下来,远远的看见舅舅过来,我赶紧连爬带溜下来,双手托着篮子,舅舅就会帮我提,又开始骂,出点事情怎么办,女孩子爬那么高。回去的路上又教我怎么储藏果子。

在山里,还爱干一件事情,就是拣地(方言读qi)穿儿(方言读ri)(方言大概就是这个字的音),我们私下叫为北方野木耳。

秋冬有霜的时候,在长杂草的地方长出一种有点相似小木耳的野菜,黑色的,覆盖在地面的一层有时是深蓝色的,这种野菜一般都长在常年不用耕种,长杂草的地方,田埂或羊肠小道的两边。到了秋冬季节,下一点点雨或者早上有霜,山上很多地方都有。

地里不用帮忙时,我们和邻居的姐妹提着篮子去拣地穿儿,拣地穿儿是一件很消耗时间的事,一般情况,我们都要拿一个大篮子和一个袋子,大篮子要装挖回来喂猪的野菜(顺便说一下,我来到城市发现农村漫山遍野我们挖来喂猪的荠荠菜,竟然在超市卖一两五角。)等累的时候,就坐在杂草丛生的地里拣地穿儿。这个要慢慢拣,地皮上是杂草、落叶、各种农作物和野花野草的壳,拨开杂草、落叶,看到一片片黑色的,贴在地皮上的,就是地穿儿了。拣的时候也很麻烦,有时候它们和小枯枝、烂叶生长在一起,要大概剥一下,不然回到家太难收拾,将它们从地皮上剥起来,放到另一只手的手心,吹一吹泥土和杂草带回去。

等到差不多做晚饭的时候,我们就回去了。把挖回来的野菜叶剁碎给鸡吃,再把剩余的全部,剁得比较粗糙一些的给猪吃。这些猪吃我们挖回来洗干净的野菜以及麦麸、苞谷,用开水烫熟喂它们。现在每看到用饲料、油油的泔水喂养的猪,就无比怀念以前的猪肉。来到城市后,我发现人什么都吃,野生的,家养的,生吃熟吃,我们拣地穿儿都要挑秋冬有霜的天气,因为霜冻特别冷,一般虫子都给冻死了,不会有太多的细菌。连我们养的马和骡子都很挑,赶在霜冻之前,我们一定要把给牲畜的高粱杆收进柴房,不然,霜冻过之后,牲畜就不吃那高粱杆。

给鸡、猪准备吃的之前,可以先把拣的地穿儿泡进水里,等剁完菜,时间差不多正好,混在地穿儿中的泥、枯枝烂叶几乎都分离了出来,再细细摘两遍,用清水过四五遍,放在蒸篓上凉着。如果做包子,就放点菠菜,胡萝卜,豆腐,做包子馅,蒸出来,豆腐的豆香会稍微遮掉一些地穿儿的野味。如果是包饺子,放点肉,剁碎,也非常好。我包的地穿儿包子,我一口气能吃掉三四个。地穿儿可以晾干放着,到了冬天,吃的时候再用水泡开。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brazilwood:

    野酸梨的吃法很有意思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