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刚到我家时,才满月。

那天我放学回家,看到屋里地上有个黑色的肉团在喀嘣喀嘣的啃东西吃,我仔细一看,它吃的是我早上临走时放在炉洞里的烤馒头!!我冲上去把黄黄的烤馒头夺过来,怒气冲冲地看着它,它吃的正美呢,被我忽然打扰,也非常生气,瞪着一双傻呼呼的小眼,甩着脑袋冲我“嗷”的叫了一声,声音特别的稚嫩,我忍不住把馒头还给了它,然后还抱了抱它。

我问爸爸:“是你给我弄的狗吗?”我爸说:“不是,我给自己弄的,我来养,我是它主人,你玩玩就可以了。”我说:“那你以后不要随便给它吃我的东西,我那馒头烤了一天了,好不容易烤干了,你怎么能给狗吃。”爸爸说:“你让着点它嘛,它是你弟弟。”

小黑每天就吃馒头,喝凉水,伙食虽然单调但不影响它的快乐,噌噌的长个儿,还一身的肉,黑色的毛泛着亮光,小小的眼睛在黑毛中间闪烁。爸爸没事就举着它,盯着它的眼睛笑着说:“看这小眼,看这小单眼皮,还有那坏样儿,和你一模一样!”我明知故问:“你说像谁呀?我吗?”爸爸笑着说:“还有谁啊,咱家就你我是单眼皮,难道我会说自己?”小黑越来越受到爸爸的宠爱,它的伙食开始改善了,每天吃馒头时,爸爸会给它点剩菜剩饭,它开始还吃的挺香,但慢慢的却没以前那么能吃了。后来我们大家吃麻花,也会顺手给它掰一段,它吧几吧几的吃得很香。妈妈说,你倒美,和人一样,什么都不少你一口。

小黑长的很快,转眼就差不多有我的一般高了,毛色黑亮,四肢粗壮,小眼闪着机灵的光彩,只是脸上那傻呼呼的样子,还未褪尽。我经常周末带着它出去显摆,那时候在学校,班里总有几个男生欺负我,要么上课拽我辫子,要么拿小粉笔头藏在看不见的地方砸我,要么在下自习时,从黑黑的胡同里忽然钻出来吓我,我特讨厌他们,但却没办法。

于是我带着威风的小黑周末故意在他们出没的地方来回的遛。他们看见小黑后,果然都很兴奋,都聚了过来问:“你养的狗?”我说:“是啊,可厉害了。”他们说:“是吗,它听你话吗?”我说:“废话!”然后我用命令的口气喊了声:“小黑!过来!”声音刚落,小黑就很配合地呼的一下扑过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把我扑倒在地,然后,不停的舔我。周围的他们,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我带着小黑回了家,把它揍了一顿,它不服气,把我的裤子都咬了个口子。

小黑越来越不正经吃饭,以前爱吃的干馒头一口都不吃了,饭菜也不吃了,每天就吃麻花,饼干,糖块,花生……反正我爱吃什么它也跟着就爱吃,有次我把爱吃的猫屎(就是现在的江米条吧)藏在抽屉里,看它不在时,我偷偷拿出来吃,刚打开袋子,忽然看见它就站在我边上,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手里的袋子,我只好很不情愿的给了它一根。

我有晚上睡觉前边看书边吃东西的习惯,那天晚上我照例拿了一本书放到枕头上,并剥了一堆花生仁放在枕头边上,然后去厕所了,等我回来时,看见小黑小心翼翼的正趴卧在我枕头边上,快速的吃着我的花生豆,看来它也是心神不安,边吃边用眼角的余光东盼西顾的,我爸爸站在床边帮它把风,还不停的催:“快吃啊,马上就回来了!”我看他们那样子,就愤怒了,瘪着嘴带着哭腔喊:“谁让你偷吃我的花生啊——!”小黑吓了一跳,赶紧跳下床跑了,爸爸心虚,赶紧又抓来一堆带壳的花生给我,说,再剥呗。

后来小黑越来越挑食。居然像我一样不爱吃甜的就吃咸的,江米条也只吃带芝麻的,诸如此类举不胜举,更别说饭菜了,闻都不闻。妈妈说爸爸:“都是你惯的,这么下去哪行,不好好吃饭,怎么长个儿。”于是全家下定决心都不给它零食,让它饿着。但做起来很难,要么受不了它那可怜的眼神,要么受不了它没完没了的纠缠,不给它吃它就一直把前爪搭在人的腿上,就那么看着你吃,还会忽然的偶尔大叫一声……所以,计划失败了。

终于有一天,我们全家要去运城玩了,爸爸把他的四轮拖拉机擦的很新,在后面车箱里铺上软软的被子,行李。临走时,给小黑准备了一大碗菜泡馒头,然后把小黑拴起来,把那碗食放在它跟前,说,饿了就吃这个了,没别的了。我和妈妈几个坐在被铺的软软的车箱里,爸爸在前面开。车子一路颠簸,听着拖拉机熟悉的嗒嗒声,看着头顶蓝天白云,我们兴奋的在车箱里滚来滚去翻跟头,也把小黑给忘了。

玩了整整一天,还没回到家天就黑了,我是躺在车箱里看着满天星星睡着的,被妈妈摇醒时,已经回到家了,听见小黑熟悉的叫声,才忽然想起小黑,我们赶紧围过去一看,看见那碗食物全被小黑消灭了,空空的碗在灯光下油光锃亮,可见小黑已经努力的舔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妈妈得意的冷笑着说,哼,你不是不吃吗?哼哼!

小黑平时没事就自己跑出去玩,到饭点自己回来,但后来越来越没规律,老不回来,要么回来灰头土脸的,后来才知道老出去和别的狗打架,那次我出去找它,看见它正和一条小瘦狗打,它个儿大,壮,一下扑上去把那狗压在身子底下,然后不知道怎么办了,就那么压着,傻呼呼的看着边上围观的人,那狗被压在它身下,还不停的用嘴咬小黑,用爪子刨,咬得小黑嗷嗷的叫,但就是不动,我就喊了句:“小黑快跑啊!”它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起来跑回了家。

它偶尔在外面咬人,追人,或者偷东西,回来爸爸就教训它,拿一根棍追着打,它吓得躲进院子中间的花坛里,呆半天都不出来,直到都把它忘记后,它才探着脑袋东张西望的,贼一样的遛出来。那一年,我穿的裤子基本都是流苏状的,在裤口那里,条绒的布料一条条的,随风飘扬,同学们都笑我,象要饭的。都这样了,小黑还不放过我,我每天一放学回家,它照例第一个扑上来,然后咬着我的裤子甩脑袋,我一躲,就听见哧的一声,又被撕了一条口子。我就踢它,我一抬腿,它就又一口咬着我裤子,我一挣扎,又一块被撕了。我对妈妈说:“给我做条新裤子吧!”我妈说:“做了新的还不得咬破了?凑和穿吧。”

家里一来生人,或者说邻居,小黑就很嚣张的大声叫唤,边叫边往屋里跑。如果是自己人回来呢,它就出来接,然后跟着屁颠儿屁颠儿的回去。唯独对我例外,每次都是静悄悄的扯着我裤腿儿在院子里闹半天才放行。有一次,为了捉弄它,我在门口装别人的声音,它立马嚣张的叫起来,然后出来一看是我,冲上来照例扯。

那年冬天,小黑得了一场大病,瘦得皮包骨头,天天晚上躺在屋里桌子下面难过的哼哼,有气无力的。我们都感觉它要死了,我一夜一夜的睡不着,在它的喘息声里流泪,不停的起来,摸它,它都没力气理我,只是看看我,然后继续哼哼。爸爸请了医生来,给它打了几针,那天晚上它还是躺在那里哼哼,声音越来越小,我想,它今晚是不是就要死了啊,这么一想,就又想哭,后来它就没动静了。第二天,我起床一看,它竟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找东西吃。几天后,它又象以前一样能吃能玩了。

小黑全身都是黑的,只有肚皮是白的,有一只脚上有六个脚指,有一个脚指长在脚腕上,它似乎很不喜欢那只脚指,没事就恶狠狠的咬它,最后咬得都快掉了,爸爸看的心疼,就决定去镇上医院把那脚指做手术割掉。那天临去医院时,我摸了摸它头,说:“小黑你割完快点回来啊。然后爸爸拿一根粗的链子把它拴起来,牵着出门了。”

没小黑在家,家里很安静,好容易盼到下午,听见门响和爸爸说话声,我知道小黑回来了,赶紧蹿出去,却看见爸爸拿着一条链子,我边往他身后看边问:“小黑呢?割掉了那指头了吗?爸爸挤出一点笑,似乎很潇洒的说:“你再也见不到小黑啦!”我说:“到底哪里去了嘛,别骗我了。”爸爸说,死了。然后看见他表情很严肃,眼里似乎有泪花,我才相信我真的见不到小黑了。

爸爸告诉我,那天,手术做的很顺利,做完手术,爸爸出门看到表哥,和表哥说了几句话,忽然不见小黑了,就赶紧四处找,看到小黑在不远处一垃圾堆上吃着什么,过去一看,是只死老鼠,爸爸就揍它,让它吐出来,但揍的时候,老鼠已经吃了一半了。再后来,小黑就开始狂叫,到处乱跑,看到不远处有口井,小黑扑过去要往里跳,被爸爸拉住了。爸爸知道小黑吃那死老鼠中毒了,就赶紧和表哥抱着他往医院赶,到医院小黑就死了。我问:“那小黑呢?怎么没拿回来?”爸爸说:“被你表哥吃了。”我哭着喊:“那就什么都没有了?!”爸爸说:“过几天,会把皮送回来。”

几天后,小黑的皮毛被送回来了,表哥把它送回来的,皮很完整,为了防虫咬,里面塞了麦杆,鼓鼓的,躺在那里,猛一看,以为是条狗在睡觉。小黑病那会儿,我曾经想过假如它死了,我会用什么方式处理它,比如,挖个坑,用大箱子把它装起来埋葬,然后弄个坟墓,过节去烧烧纸等。却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小黑的皮被挂在楼顶向阳的那面,可以天天晒太阳。我每天都可以看到它挂在那里,黑洞洞的眼睛总好象在看着我,似乎想要扑过来扯我的裤腿儿。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小猪凯:

    唉,我家也有只黑色的小狗(或者说是我老家,爸妈那儿)
    别人家往楼上搬时,不能养狗,送给我们的.很听话,很喜欢跟人闹.只要你一招手,马上跑过来靠两条后腿直立起来,向你讨好.这只小狗不进屋,到了屋门口马上就会停下.

    前几天我妈在早上带它出去散步时,它被车撞了.当时还没睡醒,就听我妈很慌地说”今天早上出去把小狗害了,小狗被车轧死了”.当时心里咯噔一声,浮现出它被车轧得筋断骨折的情形.

    还好,只是被撞了一下,当时可能是被撞懵了,都像没气似的.慢慢又好了起来,离开家时,它已经能站起来,也能吃能拉了,因为有两天没吃饭,它一口气吃了好几个牛肉水饺(跟我爸妈的品味相似).

    相信会慢慢好起来的.希望它长点记性,不要在路上追着车跑,更不要跑到车前面去了

  2. 小猪凯:

    是说口味相似.话说,这儿的留言不能再次编辑.

    那么再加一句,希望它再也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3. 海里的泡沫:

    每次看到独自过马路的小狗都很提心吊胆,虽然它们也像模像样的左看右看的。
    因为有一次在苹果园等车,亲眼看到一只小狗自己过马路被一辆车从腿上压了过去,它一阵凄惨的乱叫之后,被一好心的捡垃圾老太太抱到路边了。汽车早已扬长而去。

  4. 东门草:

    哎……小黑!话说我又回想起,我们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小黑因大家都不理他而急的嗷呜嗷呜地叫~

  5. echo:

    我想起我家的哈克。它陪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时光。也是后来误吃了有毒的死老鼠死掉的。至今想起来还鼻子酸酸的。它死了快二十年了,可是只要一说起狗,我脑海中就浮现哈克的样子,清晰无比。它打喷嚏的样子,吃糖块的样子,还有夏天钻在我花裙子里闹的样子。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