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林


这个季节是甘蔗上市的时间了,也想写写我家乡的甘蔗,在80后孩子的童年占着重要地位的甘蔗。

之所以强调80后,是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甘蔗取消了统购,统购即国家统一收购,是给糖厂榨糖的,价格十分低廉,一吨可能就一两百,记忆中每家一大卡车只能卖三五百块,可是不种却要罚钱。甘蔗的种植非常辛苦,所得又微薄,所以一旦取消统购,就很少人再种了,现在家乡已很难见到成片的甘蔗。

但小时候并不知道这些,关于甘蔗的记忆整整贯穿了整个童年。

因为是用来榨糖,家乡种植的甘蔗俗称红蔗,是比较硬而甜度较高的,同平常买来的软软的甘蔗不同,牙齿不好的是咬不动的。从秋天开始,甘蔗就可以吃了。我家门口一大片地就总是用来种甘蔗,放学后回家,把书包一丢,就操起菜刀,挑最粗壮的一棵砍下,把尾巴给猪吃,根部去掉,砍成几段,打一桶井水洗洗,就和弟弟坐门槛上分而食之,等妈妈回来做晚饭。这样可以一直吃到过年。

甘蔗的收成一般是在过年前后,收甘蔗是件大事,没有哪家能自个完成,都是村里每个小组抽签,谁家几号收定好了,提前就去各家叫人,别人家收的时候,自己当然也要去帮忙。等那天到来,乡亲们吃过早饭就到地里,门口的甘蔗一棵棵被砍倒,捆成一捆,再抗到村里小学的操场上。我们小孩就被叫到场上去看蔗,或者也到地里帮忙把甘蔗捡成一堆堆,大人再捆扎起来。

更多时候是去看蔗,场子里已经有很多家甘蔗堆着,和其他看蔗的小孩一起玩皮筋,各种游戏,甘蔗堆成各种形状,我们会挑其中的一个洞钻进去。有时也玩捉迷藏,平常很少这么多小孩一起,堆蔗场子就像小孩的游乐场,或者大庙会,充满了各种欢乐的气氛。但是要小心,白天吃了太多甘蔗,又玩得太疯,夜里就容易尿床。

因为要请很多人来帮忙,中午照例要煮平常不易能吃到的沧肉,瘦肉裹上淀粉,下到滚水里,加上青菜、豆腐,配干饭,这是收甘蔗那天的标准午饭配置。

糖厂的大卡车来收甘蔗一般都是在深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迷迷糊糊中感觉大人在一片忙碌和嘈杂中,那时无限神往糖厂是怎么样,想象中这么多的甘蔗,一车车运过去,轰隆隆倒进庞大的机器中,接着那边就变出白绵绵的糖来,小孩的脑袋觉得这一切都奇妙又不可思议,很想有机会跟着卡车去糖厂玩,可是从没实现过,直到现在也不知道糖厂里到底是怎样壮观的一种景象。

甘蔗收走时都会留下几捆自家吃,这些甘蔗会伴随着整个春节,吃完各种油腻荤食,再来一段甘蔗,清甜怡人。

收甘蔗的时候把甘蔗的尾巴砍下来堆着,等开春时剥开叶子,小心地不要伤到节眼,砍成一小节一小节,再浸到沟里,洒上石灰,可能是为了杀死各种虫子吧,浸上几天后,就把它们埋进土里,等着发芽,新的一季的甘蔗又开始长起了。

种甘蔗最辛苦的是夏天,要把外层干掉的叶子剔去。甘蔗的叶子是有着锯状的边沿,小学的课文里有鲁班发明锯子的故事,甘蔗的叶子也是这样锯齿状的,容易把身体刮得一道道的。福建的夏天35度以上的高温,甘蔗林里一丝风也没有,斗大的汗水流下,经过被甘蔗刮得一道道的伤口,那种滋味你可以想象。

剃下的甘蔗叶子束成一束束,拿回去就是上好的烧火的材料,比稻草好烧多了。稻草太容易着,火总是一下子蓬起来,却一下就烧尽,需要不断地往里添,草灰也很容易堆起。而甘蔗叶子,我们称之为蔗禾,却是不温不火地平静燃着,灰也少,不易堆积在灶里,于做饭烧火是最相宜的。

福建没有高粱地,没有玉米地,甘蔗是唯一高过人头,可以勉强称之为林的庄稼,满足着小孩的想象。关于甘蔗林,还有一个小小的不幸的故事。一次傍晚关鸭子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只,怎么找也找不着,可能是白天跑到隔壁家的甘蔗地里,我们只好一排一排地找,笨笨的鸭子吓坏了,看到了要去追,就又跑远了,终于没赶回去。第二天再去找,只有半只鸭身了,大约在夜晚被黄鼠狼或者其他不知什么动物咬死吃掉半个。可怜的鸭子。

如今乡人早已不种甘蔗了,过年时会有外乡人运整车挨村叫卖,有时也买1-2捆回去放着吃,可是都很不甜,和自家种的相去甚远。
童年缺少零食水果的时代,甘蔗给小孩们的记忆增添了多少甘甜的滋味,还有乡邻们互帮互助的回忆。可惜收甘蔗的盛况在家乡再也见不到了。

(图片作者未知)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Annie:

    我们家那里除了猫说的这样的甘蔗,也有本地产的细甘蔗,皮发青,比指头略粗一些,吃的时候可以自己把皮啃下来的。我们家就属我牙最好,啃皮的任务就交给我了,结果甘蔗吃多了,嘴角就烂了。现在上海大街上卖的都是福建产的这种,不过甘蔗地还真是头一次见呢,真壮观!

  2. dadishang:

    我们不种甘蔗,每年冬天卡车运来甘蔗在大道边卖,我家也干过一次这个生意,冻得不行,还赔钱了。有年挨着我家地邻村的一块地,种了ANNIE说的青皮甘蔗,从长成个儿我就盯着去偷两根,等到(好像暑末)甜了,地里有了看守人,我没有吃到。不知道南方的甘蔗到了鲁西味道怎么样,第二年他们也不种了,大概不好。

  3. Shirla:

    看到甘蔗,觉得超级亲切哎~看到最后,底下的标签,果然是一个地方来的~
    童年时的每个夏天都是伴着甜甜的甘蔗和满地的甘蔗渣度过的~

  4. 猫:

    图片来自百度,和家里种的不完全一样。家里的甘蔗每节之间比较长,没这么短圆。
    收甘蔗之前,是一定要把甘蔗的叶子都去光,像第一张图那样,没有第二张图满是叶子现场剔除并收的。
    昨天又买了甘蔗来吃,还是很不甜,大概再也吃不到家里那种专为榨糖而种的那么甜的甘蔗了。

  5. 沈书枝:

    我们那里以前有人种甘蔗,都是青皮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