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行纪之四(正定)

太原到石家庄北的动车D192是提前一个星期就预订好了,这趟终点在沈阳北站、全程八个小时的动车自开通之后,我就放弃了乘坐十五个小时的长途大巴,有一年坐大巴回来,因为大雾和大雪在山海关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堵了五个小时,还有一年太旧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大巴车翻了,看新闻时自己还有些后怕。实际上那几年不得已买汽车票,是因为过完年正月十五十六出门,火车卧铺票、硬座都买不着。2011年8月10号六点,起床吃饭,和爹妈打过招呼,背包骑车出门。阴天,十五分钟骑到汽车站,买好七点一刻太谷到太原的汽车票,检票进站,先把背包和小折塞进中巴的行李箱,再等一会,到点发车,因为空座较多,中巴停在山西农大附近的学院网路上拉客。就这会儿,电话响了,母亲说我把一条运动裤落家里了,我回答说已经开车了,裤子就放家里吧。虽然后来时间证明如果父亲骑电动车来汽车站送过来也来得及,但我搞不定骑车甚时候开车,也不想折腾父亲。七点半中巴总算满员了,一路直达太原建南汽车站。背包推车出站,顺着建设南路直奔太原火车站。在售票厅排半天队买好了13号石家庄到北京的D4562,买不着15或者14号的K27,决定等到石家庄或者北京再考虑到沈阳的动车。

九点半D192发车,十点五十到达石家庄北站,用时一小时二十分钟,另外太原和石家庄、太原和北京之间的动车发车频率挺高。石家庄北站的候车大厅是简易的彩钢大盒子,不过客流量并不小,进东侧的售票厅站了两分钟,不打算在这里耗时间,在站前广场边上的书报亭买了一份石家庄市区地图和一瓶绿茶,对着地图又研究了半天线路,决定从市区骑车去正定县城。

沿着石家庄北站对面的市庄路向东,红军大街向南,来到主干道和平西路,一路向东。经过几个主要的十字路口,跨过京广铁路,这边是和平东路,在体育北大街转身一路向北,这条主干道的终点就是正定县城南门。和平东路和体育北大街十字路口的东北方向是华北制药集团康欣公司,再向北矗立着电厂冷却塔的粗大烟囱。石家庄的街道在我看来非常乏味,和平西路、和平东路、体育北大街沿线到处是七八十年代风格的厂房和住宅,还有无数的三轮电动车穿梭其间,车斗后侧背着“石家庄”三个字呼啸而过,像载着一座座城市。在丰收路路口稍作休息,目送几辆公交车,继续向北。穿过北二环东路,视野逐渐开阔起来,路线也偏转东北方向。从东西方向宽广的石太高速公路上穿过,又越过古城东路和北高营汽修市场,前方是还在整修的横跨在湍急的滹沱河上的子龙大桥。在桥上向东向西望了半天,已经可以看到指示前方是临济寺、大佛寺和荣国府的红色路牌了。过了桥头北端的河堤路,道路更名为燕赵南大街。穿过南关村,终于抵达当日骑行终点正定县城南城门长乐门,差不多是下午一点了。这里也是石家庄市区到正定县城177路公交车的终点。

南门前靠着原来城墙的位置立着巨大的“正定旅游景区分布示意图”,勾勒出古城的轮廓,“四塔一寺”等主要景点标注清楚。毕竟曾经是正定府所在地,城门、城墙虽然残破不全,但气势明显超过平遥县城,从改造为广场的月城(瓮城)的规模可以看出。东侧颓圮的夯土城墙上几株大树枝叶茂盛,盘根错节的树根深深地扎进夯土中。大概是某年正月,这个重修的城楼被烟花焚毁,当天我看到的应该是再次重修的城楼,因此显得特新。月城东侧墙体包砖尚存,但门洞被堵死了,月城西侧仅存夯土墙体,出城的道路便修在土墙之下,骑车顺着这条道路拐进城内,发现城墙下是一排当地历史文化名人的黑色半身塑像,有赵云,还有赵普。

城门正北的燕赵南大街,道路不宽,路旁种着柳树,两侧是仿古建筑。骑了不远已经看见造型华丽的“古塔”,广惠寺华塔。先不急着进去,广惠寺西侧围墙对面有一家南门招待所,老板是我年龄相仿的年轻夫妇,老板带我上楼看房间,老板娘在前台看着孩子。标间七十,有空调还干净,老板挺热心,后来给调了隔壁一个相同的标间。下楼在前台办好入住手续,把大背包和小折安顿好,挎了另外一个小包出门去广惠寺了。

广惠寺不大,现存主体建筑就是位于寺院中间的华塔,据说始建于唐代,看民国时期的照片已然坍塌将倾。华塔最大的看头是用砖石仿建出木质斗拱的形制,虽然是重修或者重建的,但仍显得精细严整。华塔上部是造型华美、体量高大的白色塔身,其外围是一个环形平台,顺着陡立的楼梯爬上去,视野一下子清晰开阔了,向南望见长乐门城楼,向东二百米处是清真寺,向北望见开元寺和临济寺,东北应该就是隆兴寺了,向西是一片平房,正定城区的街巷看得清楚。另外,以长乐门为中心点向东向西延伸出去一条绿色的长龙,是夯土城墙的存在,城墙两侧是农田和民居,感觉很有趣。从华塔下来,北侧残存有大殿基础,以及几通石碑。和后面参观的几座寺院不同,我在广惠寺的时候没有其他人,幽静非常。

从广惠寺出来,回南门招待所取了车,骑车向北。在临济路转身向东,这条小路车辆很少,向南的一条小巷可以隐约望见广惠寺华塔的塔刹。山门西侧不远有一家挂着“佛像基地”的招牌,一尊胖乎乎的金身佛像安坐在树荫之下,憨态可掬,应该是为了防潮,佛像罩着塑料布。顾名思义,此路因寺得名。临济寺的临济宗的发源地,除了澄灵塔,其它建筑大多是重建的。澄灵塔是密檐砖塔,也是用砖石仿造出木斗拱的形制,挺耐看,临济寺前院以塔为中心,布局方正。塔前种着几丛木槿花。山门倒座挂着赵朴初题写的匾额“不二”。布告栏用大红纸书写着法讯和布施公告:“今有寺定于七月初八至七月十四日拜梁皇宝忏,七月十五日诵盂兰盆经,七月十六日传五戒菩萨戒。客堂白 七月初一”,“尹静英布施毛巾五十条”,“本寺护法王永志布施面一袋”,等等。寺院东侧是一长排新建的二层阁楼,僧人修行栖息之所。澄灵塔北侧依次是大雄宝殿和藏经阁圆通殿,殿外挂着“拜梁皇宝忏**(这两个字特意被遮住了)报恩法会”的大红横幅。还有工人在殿前台阶上刻功德碑,一个个捐献功德的人名被刻刀镌入碑石。我去的时候正赶上僧人居士的晚课,站在殿外听了一会儿念经。藏经阁圆通殿西侧的大坑应该是准备新建筑的地基。靠着栏杆立有一块木板,工整的楷体墨笔书写着“监香八种香板:轻昏点头、冲困打呼、东倒西歪、静中讲话、弹指抓痒、交头接耳、前倒后仰、嬉笑放逸”,看来是对烧香念经人士的约束准则,香板,是不是就是戒板呢?修行不到,当头棒喝。临济宗是海内大宗之一,在寺内还见到有韩国临济宗来访的图片介绍。临济寺山门和影壁之间的道路上,不知是谁家晾晒着玉米,两个老大爷坐在门前闲谈。

从临济路回到燕赵南大街,仍然向北,镌刻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几个大字的仿古牌楼立在街中心。对照资料翻看地图,发现牌楼所在地为阳和西路,而元代建筑“阳和楼”曾立于此地,但四十年代末被拆掉了。再向北的石坊东路、石坊西路表明此地原有建筑地标。骑车经过了开元路和中山西路之间的开元寺,考虑到其建筑的重要性,临时决定第二天上午再来。开元寺前是热闹的花鸟市场。

燕赵大街和中山路交接的十字路口应该是原来的城中心,现在立着仙女的塑像,不知道以前有没有鼓楼之类的地标性建筑。就此向东,中山东路通向东城门,天宁寺即在中山东路北侧,西侧毗邻镇州南街。天宁寺凌霄塔是多层叠檐木塔,个人以为其比同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临济寺澄灵塔好看,骑车绕了一圈没打算进去。山门上挂着赵朴初题写的“天宁禅寺”四个蓝底金字,山门前是新建的小广场,其西侧是个小公园,靠近中山东路一侧建有仿古牌楼。不清楚天宁寺的山门为什么相对于中山东路是下沉的。镇州南街上有一个三角形的黄色警示路牌“慢”,提醒司机和行人附近是正定幼儿园。

在天宁寺牌楼对面一家小卖店买了瓶水,继续向东,途径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行人车辆明显见多,隆兴寺,我终于找到你了。计划是第二天一个上午的参观时间,于是过山门而不入,顺着东侧的旺泉南路转身向北,查国图馆藏正定府志得知正定县有旺泉镇。后来看地图,中山东路的终点是东城垣,当时不知道,准备工作也不到位,以致错过了。蜿蜒的旺泉南路东侧是新建高档小区隆兴家园,其北侧是金星假日大酒店,后者隔着兴荣路,对面是一个大运动场,运动场东侧隔着一大片荒地便是赵云庙。未近山门,桃园三结义的歌声就灌进耳朵。赵云庙不大,山门前是赵云立马横枪的塑像,塑像前是一通石碑,“三国名将 常胜将军 顺平侯 赵云故里 正定县人民政府敬立 一九九七年四月”。赵云庙东侧是一个似乎很大的军事CS娱乐场,广告表明游乐项目有骑马射箭打枪什么的。山门外东侧的一个展板介绍各级领导及未来领导来此视察的事迹。

兴荣路掉头向西,隆兴寺后门北侧,从东到西依次是正定科技馆和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再向西是荣国府。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的主楼是八十年代风格的二层小楼。除了楼顶的那几个大字,门口挂着十三块白底黑字木牌,木牌上部是红底白字的“精英乒乓球俱乐部”的招生广告。那十三块牌子从东到西分别是:石家庄市人民防空教育基地、石家庄市未成年教育基地、石家庄市在校学生科技活动基地、石家庄市科普教育基地、河北电视台科技教育拍摄基地、河北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基地、河北省科普教育基地、全国科普教育基地、中科院国家天文台正定观测站、北京天文台正定观测站、河北省天文爱好者协会、中国无线电集体业余电台、河北省散文学会科普创作基地。我之所以把这十三块牌子对着照片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是因为觉得这些牌子加上位于它们头上的精英乒乓球俱乐部的广告,特别反映中国特色。

“敕造荣国府”是八十年代为了拍摄电视剧《红楼梦》而搭建的,大门、石狮、影壁、牌楼,以及牌楼西侧仿明清风格的街市“宁荣街”一应俱全,因为是假古建,没想着进去,只绕着那条不长的街市骑车转悠着。说实在的,那条宁荣街比燕赵南大街上的仿古建筑看上去强多了,场景有些生活气息的真实感。不过我到那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除了大门口的喷泉附近有居民在活动,宁荣街上空无一人,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剪纸铺还是关门了。荣国府对面是“行宫”,紧挨着隆兴寺,因为隆兴寺本就是皇家寺院。

从荣国府和行宫之间的兴荣街向西,镇州北街向南,途径一座天主教堂,到达常山东路,右转向西,途径西游记宫和正定县文物局,穿过燕赵南大街十字路口,常山西路继续向西,发现了正定县政府和对面的子龙广场,广场上又是一座立马横枪的赵子龙。县政府大楼所在地应该是过去正定府邸,楼前是大树和草坪组合的外方内圆的一个公园,环境绿化不错。县政府西侧的府西路两侧是一些大型商业和公务场所。(文昌街和和府西街隔着一个住宅小区,向北应该通向正定府文庙,但是后来我只找到正定县文庙,正定府文庙说什么也没找到,回来翻地图才得以发现。)

常山西路没有继续向西,大概是在育才街向南,裕华路向东,经过子龙广场南侧,府前街向南(也可能是回到燕赵南大街),回到中山西路,这才继续向西,其间经过恒州南街十字路口,已经可以看见西城门了。西城门内侧,一家做挂面的小作坊把切好的面条挂在院墙外地钩子上,前面立着绿底黄字的方形招牌:“批发零售 面条杂面饸铬 挂面面条红面条 加工面条挂面”。挑挂面条的那些细小木杆儿在我看来分来亲切,因为叔叔的磨坊里也有。西城门没有城楼,城墙上孤零零地长着一棵树,穿过厚重的门洞来到城门外,正对着大马路,路南是热闹的农贸市场,路北是河北恒山建设集团。西城门南侧的城垣也是仅存夯土墙,挨着土墙围着一个不小的院落,好像是个小型仓库或者工厂。离西城门不远在中山西路的南侧发现了一座“王氏双节祠”,匾额石刻,是徐世昌题写的,两角各有一个铁鱼,石券山门已经被堵死,从一侧小巷破败的小门进入院内,古树参天,当中是一座青石建造的贞节牌坊,造型简朴方正厚重,和在祁县东观镇白圭村所见的花岗岩贞节牌坊不大一样,从牌坊上的文字判断,后者比此处似乎更高级。小四合院的南北正房采用了和大门相似的拱形石券,条石墁院,几截断碑躺在地上,院内还有人居住。那会儿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昏黑的小院特别适合拍《倩女幽魂》之类的电影。

不敢逗留太久,掉头向东,在育才街十字路口向小卖铺的老大爷打听了一下县文庙的位置,钻进附近一条小巷,小巷当中一株大树,泥沙满地,尽头是正定县六中,学校前面就是正定县文庙了。不过院墙高大,大门紧闭,大门口还用红砖砌了一堵一米高的矮墙,摆明了不想让人进去,只看见硕大的斗拱和屋顶。做贼心虚的我刚跳进那堵矮墙,看门的狗听到动静立刻叫了起来,赶紧又跳了出来,往后墙那边绕,寻找可以俯瞰的制高点,找了半天,文庙北侧学校南侧是一个小区,门口还有保安值守。我有些不甘心。院墙东侧大成殿这儿还有一个小门,趴着门缝儿往里边瞅,轻轻一推,门没锁,大着胆子推开,正定县文庙大成殿的斗拱就在眼前。突然背后一声低喝:干什么的?转身看是一位穿着背心短裤的中年大叔,于是回答说是专门来看这个大殿的,“好像是唐代的吧?”“不是,是五代的。”这样的话和平遥镇国寺那个也是建于五代的万佛殿相似了。一问一答,大叔的态度缓和了不少,我就势要求在门口拍两张大成殿斗拱的照片,大叔站在门口,等我拍完,就把这个小门锁上了。

天也黑得差不多了,看完县文庙大成殿,不知怎么绕的又回到了子龙广场,感觉乏累了,决定沿燕赵南大街向南直接回南门招待所休息吃饭,半路在中山路十字路口那家门面宽大的马家烧鸡店买了一只整鸡,二十八。回到招待所,进屋先冲个凉,然后打开空调、电视,给手机、相机电池充电,开始啃那只烧鸡,啃了一个小时再也啃不动了,喝口水又躺了一会儿,体力恢复了一些,出门骑车去看正定城的夜景。正定县城的夜生活与一般小县城没有什么区别,不过确实感觉挺悠闲的。燕赵大街被恒山路路口为中心分为南北两段。骑啊骑,一直骑到了正在建设中的高层住宅区,附近是个大土堆,也没找到北城门和北城墙,然后掉头往回骑。已经过了九点,商店陆续关门了,只有歌厅和常山影剧院的霓虹灯闪耀着。十点回到南门招待所,小折放在前台,上楼回屋又冲了个凉,看了会儿电视,沉沉睡去,明天就去隆兴寺了。十点半的时候突然停电了,过了几分钟来电后才踏实得睡着了。

8月11日早晨七点起床,七点半在燕赵南大街“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那个大牌楼下的王家包子铺吃了豆腐脑和烧麦。八点到十点,两个小时在隆兴寺,十点半到十一点,半个小时在开元寺。因为昨天下午已经踩好了点,轻车熟路地在八点之前到达隆兴寺。“敕建隆兴寺”,山门上这几个字标明其不同凡俗的皇家身份。隆兴寺(龙兴寺)始建于隋代,山门(天王殿)、摩尼殿、转轮藏阁、慈氏阁大多是宋代建筑,数十米高的观音菩萨(当地人管隆兴寺叫大佛寺)所在的大悲阁,后来重新时依据的也是宋代李诫《营造法式》,整个隆兴寺占地深广,南北中轴线长达六百多米。关于隆兴寺的资料非常丰富,我不想抄书,就谈点儿自己的见闻吧。

山门(即天王殿)阔五间,石券刻花门洞和假窗,殿内“彻上露明造”使得斗拱梁架的结构看得一清二楚,山门内左右两侧天王手托各种法器,大眼瞪小眼。山门前有石桥和像九龙壁一样的宽大影壁,还有苍翠的古树。山门两侧的影壁贴着的琉璃装饰也是龙纹,石狮的造型比较古朴。天王殿后、摩尼殿前是一座大殿的基础遗址,其东西两侧各有一座小建筑基础遗存,基础平台上面以及附近靠墙整齐堆放着砖瓦,瓦上写着“平安”二字及捐赠者的姓名,应该是信徒捐献的功德。这个大殿基础遗存非常有意思,柱础、烛台、佛像位置各就各位,中心近一米高的平台应该是原来佛像所在,因为其底部有精美的石刻花纹。青苔参差,小草从砖缝里探出头来,给古朴的遗址带来一丝生意。

摩尼殿方方正正,东西南北四面开门,且均有抱厦突出,平面布局成十字形状。2010年十一期间在大同上华严寺见到重建的普光明殿,即仿摩尼殿的布局和抱厦。斗拱用材巨大,出檐深远,气势非凡,这些形容词放在摩尼殿上没有半点儿夸张。殿内光线黑暗,勉强可以看见梁架,正面佛像,背面是倒座水月观音彩塑,还有大概是元代绘制、明清补绘的佛教壁画,虽然自己去过大同云冈石窟见过壁画,去过平遥双林寺见过明清彩塑,但对此殿内的观音彩塑和壁画仍然觉得非常精美,东门有阳光照在壁画上,光线美妙。由于殿内在进行修整,于是没能完整的绕行一周。

摩尼殿东北侧立着几通石碑,殿后是一个封闭的院落,前有小型门楼。院内南面是重建的方形攒尖顶建筑戒坛,东面是慈氏阁,西面是转轮藏阁,北面是大佛所在的大悲阁,布局严谨。东西两侧对称分布的阁楼应该是宋代建筑,慈氏阁内有可能是新塑的高大的观音像,还有楼梯通向二楼,不过楼梯口被锁上了。转轮藏是此行的重中之重,顾名思义,与大同下华严寺的薄伽梵藏相似,藏者,藏经阁,古代的佛教图书馆。转轮藏和薄伽梵藏可谓中国古代木建筑中小木作的极致精品。后者在殿内建造了二层阁楼样式的书柜,正中间飞架一座木桥。前者是一个直径超过三米的可以转动的书架,书架戴了一个天坛祈年殿那样的圆边帽子,书架底部是一个直径四米的浅坑。巧夺天工不过如此。殿内还有两三通石碑记述曾经的故事。说到石碑,大悲阁前东西各有一座碑亭,分别是爷爷康熙和孙子乾隆的视察题词,让我想起山东曲阜孔庙内那些记录他们视察题词的碑亭。实际上碑亭后侧那几通石碑更为久远,书法、文物价值更高,比如其中一个“至正十四年”的。

大悲阁内的铸铜观音菩萨和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的彩塑观音菩萨虽材料不同,但也极为宏伟,一米多高的底座四周镶嵌着乐舞形象。那会儿是九点半,来了一队二三十人的公务人员旅行团,有导游带队,于是蹭着听了几分钟的佛教音乐现场演奏。五开间的大悲阁两侧各重建了一座三开间的二层阁楼,两翼用虹桥相连,就是前文提到的大同下华严寺薄伽梵藏殿内那种飞虹木桥的放大版,据说是依据《营造法式》修建的,看上去倒还不错。大悲阁后侧及东北侧是花园模样的佛教文化园,石塔、佛像、经幢散立其间。因为隆兴寺是皇家寺院,看正定府志记载其也兼有行宫的功能,所以在大悲阁那个院落的东侧又一处带花园的院落,大概就是行宫,至少影壁装饰不一般。十点左右又跑回去看了一眼转轮藏和摩尼殿,从山门出来,骑车前往开元寺。

与熙熙攘攘的龙形式不同,开元寺虽然门前是个热闹的花鸟市场,但寺内像广惠寺一般清净,半个小时里除了我,只有一对情侣了。不知道为什么,相对于燕赵大街,开元寺的建筑好像处在一个大坑了,怀疑原来山门是开在南边的,而不是挨着燕赵大街的东边。院内东南角那个据称是国内最大的赑屃残碑基座果然惊人的大。查资料得知开元寺始建于东魏,唐代开元年间改为今名,整体布局“并非采用的对称布局,而是塔和钟楼并列而立,反映了佛教寺院建筑从早期以塔为中心向晚期以殿为中心的过渡情况。”寺庙南侧大殿仅存石质方形立柱,大概是三开间。经过一座小门,钟楼在东,须弥塔在西。开元寺钟楼据说是半个唐代建筑,和大同善化寺普贤阁挺像,但更古旧,唐代风格的斗拱、大屋顶和方形布局,从不同的角度看上去都赏心悦目,楼内一口铜钟据说也是唐代遗物。须弥塔和大雁塔、小雁塔的外形相似,好像又名雁塔。方形塔身建在一米五高地方形砖砌台基上。塔内似乎并无楼梯可登。有趣的是塔身基础四角两端各有一尊浮雕力士石像,八个大力士背负着近四十米高地高塔。钟楼和须弥塔中间北侧是一座大殿的基础遗址,不知名的花朵开放其上。

从开元寺出来回南门的路上,注意到阳和路口有座新建的阳和戏楼,戏楼上堆放着西瓜,摊主在不远处守着。十一点回南门招待所,先洗澡、充电,抓紧时间休息了一会儿,十二点下楼到前台退房。背包骑车出南城门,等正定南门直达石家庄南焦客运站的177路公交车。考虑到因为转车而路上没有时间补给,先在南关村边的饭馆吃了一碗拉面和几张烙饼。十二点半,上车,直奔南焦客运站。再次经过滹沱河上的子龙大桥,就此作别正定,前往赵县。

补白:
从夏天到冬天,过去三个月了。写这篇流水账前,翻阅了原载于1933年《中国营造学社汇刊》第四卷第二期上梁思成、林徽因的那篇《正定调查纪略》,也在国家图书馆网站查阅了正定府志,想对照着写一篇穿越版的行纪,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了,只是在心里留一个念想:当年他俩在正定的时候都见着什么人了,测绘了哪座古建筑,八十多年过去了,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后代在哪里了,那些古建筑经历了怎么样的修护,大部分还在,但有的已经不在了,比如阳和楼,还有颓倾的城墙和烧毁又重建的城楼。

另外,我还没有找到正定火车站。百年前英国人修建正太铁路,因为考虑到在水流湍急的滹沱河上建桥的难度和成本,改在正定城外西南方向滹沱河对岸的石家庄建设新火车站,从此正太铁路改称石太铁路,由此也诞生了一座新的城市,建设在铁路之上的工业城市。不过,后来8月13号我在石家庄转车去北京前,匆忙之间没去找位于石家庄解放纪念碑,以及大石桥和石太宾馆,时隔三月根据回忆和地图写行纪的时候,才发现它们就在石家庄火车站马路对面几百米处。

(未完待续)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xiaohe:

    随身携带折叠车,到一个计划中的地方就骑车寻访寺庙?
    这一趟,访遍了多少古刹、庙宇?且听下回分解。。。

  2. dadishang:

    我常常记住无关的小细节,“裤子落家里了”然后就是你一个接一个的倒车,从一个地点转到另一个地点

  3. nokia2100:

    本来就是流水账,路上的记忆很多都是在倒车时手机上网记录的,不过现在是对照着地图重新梳理回忆。

  4. 冷水鱼:

    忽然想起石家庄的鸡汁豆腐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