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生活的代价

你会讨厌街边摆摊的小贩,因为是他们让这个城市本来就狭窄的人行道变得更加拥挤,你会厌烦路边大声吆喝卖水果的妇女,因为是她们让这本来就喧嚣的城市变得更加嘈杂,当你走过他们旁边的时候或许会轻蔑的看他们一眼,或许你在跟他们买水果的时候会怀疑她们短斤少两,或许你会觉得他们就是社会盲流,就是这个城市中被主流媒体描述成不稳定因素的那个群体。可是当你知道他们来自那里的时候,可能会因为他们的生活感到无奈。

下班后我在居住的地方附近买橘子,拉着板车的阿姨四十岁左右,但是头发花白,她在跟旁边的摊主聊着家长里短,就在我挑选的短短时间里,我听到了她的故事。她原本就是煤矿村后山的农民,家里原来有土地,种地卖菜的生活在她的描述中感觉她非常的怀念,只是后来城市扩大,要了她们的土地,房子也就拆迁掉了,本来没什么文化的她找不到做工的地方,只好卖水果为生了,现在住在棚户区的她觉得自己既不是农民,也不是居民。如果他们家不被拆迁,按照贵阳学校升学划片区的办法,他的孩子本可以读师大附中的,但是现在她们被拆迁了,也不能按照片区划分来让孩子读书了,所以孩子初中不能读师大附中。听完这里我已经称好橘子掏钱了,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回想一下,如果她还是农民,如果她的孩子还能按照原来的规划片区来读师大附中,那么他们的未来会又会是一种什么情形呢?

今天早晨我坐在公交车上,听到后排的几个阿姨在讨论最近在煤矿村发生的几个抢劫案件。大概是这样的,昨天深夜四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在半夜被一群十一二岁左右的小混混(请允许我用这个词,我实在不愿意再称他们为孩子)用镰刀抢劫,前天晚上也看到一个男生被抢劫,阿姨们说在自家店里眼睁睁的看着闪着寒光的镰刀逼到了几个女生的脖子上。阿姨们都说,这些混混抓进去几天就会放出来的,因为还是未成年。听她们绘声绘色的描述,感觉她们就是亲历现场的几个看客,也深谙国家法律的漏洞。在上个月看贵州二频道的《百姓关注》里也播出了一个女生在同样的地点被抢劫,因为稍微的反抗被砍掉了手臂,背上的肉也砍开了一大块,电视里采访中的几位阿姨都说在自己店里听到喊救命,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没有出来看。总之每次抢劫都在差不多的地方,可能也有固定的围观人群,或者亲耳聆听这个过程的一群人,如果这围观的这群人在继续围观,本来应该在读书的孩子们继续拿着锋利的镰刀在深夜蹲点抢劫路人,我们还有未来么?或许明天被抢的就是那群围观的阿姨,或许被砍伤得就是你我?

村民房子被拆迁,孩子没有合适的地方上学。本该在上学的孩子却手持凶器半夜劫道。这两件事情说不清楚到底有没有联系。我也拿不出什么事实直接证明拆迁促使更多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出现,但是把这些事情从头到尾连贯的拼接起来,凡事都有原因。城市的迅速发展会带来或许更美丽的生活,我们也会因为一夜繁华付出代价。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在一篇报道看到,问农民工学校就读的孩子,一二年级的时候,有的孩子理想当科学家当医生,到了五年级,再问孩子,理想变成收啤酒瓶,开小卖部。不是收啤酒瓶,开小卖部,不可以作为理想,不能歧视这样的理想,只要本人觉得快乐。但是这也反映孩子们认识到现实,调整了更现实的理想。
    有的孩子拿镰刀抢劫,也有一种在不公平的环境展示野蛮力量的心理,祈愿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能扭转自己犯罪的心理。

  2. 海里的泡沫:

    遇到抢劫,如果没把握还是不要反抗吧,钱财乃身外之物,给他给他!!!

  3. 晏木:

    啊?!贵阳有这么乱?那我真要庆幸上次去的时候没有遇上这些。。。不过,城市边缘人群的下一代,的确是迫切需要关注的群体。他们的未来,与留守儿童的问题一样严峻。

  4. 布依崽儿:

    不论在哪里不论是哪个城市 边缘地带都会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