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果子

上上个周末,我和朋友去了河北承德兴隆县的六道河子镇朱家沟村玩,七点半出门,八点坐上火车,从通州西站到六道河子,三个小时,车票八块钱。这趟车从通州始发,终点承德,在顺义、怀柔、密云停站,这都是大站,在好几个乡镇也停站,到顺义很近了吧,中间在张辛村停一站,过了顺义,还要在生产二锅头的牛栏山停一站。车厢很空,有多空?卖票都懒得印座号,随便坐。

六道河子站,在山沟里,下了车也没有出站口,我们从一个豁口出站,沿溪水走到了朱家沟村。离北京这么近,能看到还像河的河,河边有农妇捶洗,河里有鸭子鹅,真不容易。再往上十公里,可以找到京东第一大河潮河的源头。潮河的上游,在这里溪水潺潺,活泼如少年,再往下走,越走越老,越走越不堪,到了顺义,已是白沙茫茫,白骨露于野。它走到一半,水存入了密云水库。

打算来看红叶,这里却没有什么红叶可看,决定当天回去。在朱家沟村口,寻找吃饭的农家院,遇见一对老夫妻,他们在村口闲站着,老太太,约六十岁,身板结实,主动问我是不是要找农家院,搭上话,他俩也从通州过来玩的,与农家院的主人相熟,领我们到他们住的这家。午饭我们坐在了一桌,我们四个人开一桌。等吃饭的空儿,在院子里站着,看窗台下放了两大包山楂,我因为在路上向果农讨要了四颗山楂,一眨眼我自己独吃了,被女朋友批判了一路,弥补过失(她说讨要山楂不对,讨要了山楂不给她吃更不对,哪里说理去)的机会来了,我问也没问,以为这家主人的山楂,在村口认识的老太太看我拿了两颗,又拎过来靠里放的一袋小山楂,我觉得冒失了,表达歉意,她说没事儿,吃吧,都是我们捡的,又说明是果农摘过不要,自己又捡的,告诉我第一次拿的大个儿的叫红果,小个儿,像小樱桃大小的,这是山楂,野山楂尤其酸,我吃了两颗。

吃饭的时候,我们四个坐一桌,老头一直没怎么说话,他拿过来两个大升的饮料瓶,说尝尝我们在这酿的酒,成功了,我赶紧起身,不能让长者给倒酒啊,我并没有客气,自己拧开瓶子倒了两杯,先尝了猕猴桃酒,又尝了山葡萄酒。这酒是老太太上次来,带了酒曲,摘了鲜果,在这家现场制作,存放在这里,这次来就成了。吃过饭,临走,老太太给这家主人留了一大瓶葡萄酒,主人推让了一番,我在一边白眼馋。他们因为常来,跟这家人成了朋友。叫了出租车,带我们去车站,两包山楂装进拉箱,还扛了一袋子核桃回去,可捡不了这么多核桃,核桃贵,不像山楂,一袋子五十斤,由农家院的主人在村里代购,老太太说这是用钢丝球擦洗干净的,不用化学剂泡洗去皮,到了车站,我帮忙抬上车,老头打开袋子,抓了一把核桃给我。

走到怀柔,到另一节车厢坐,碰巧遇见以前租房楼上的邻居大妈,我说怎么这么巧啊,她们几个大妈坐在一块儿,说我们来捡果子,每人身边放了一包山楂。看来坐这趟车,来山里捡果子的真不少。

西大街路口西,有几棵银杏树,银杏叶已黄,落得差不多了,昨晚下车,路灯下有人在绑长竿,摘银杏果,如果有一场风,或再晚几天,银杏果落地,往年看见总有人在树下的草坪捡果子。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说到山楂,耳根一阵发麻……那个酸太刺激了,吃不了。

  2. xiaohe:

    看站长写河最有味道。
    没看过鲜山楂,挂在树上应该很好看。

  3. dadishang:

    只提到一句而已,写不好

  4. 布依崽儿:

    自然的馈赠是我的最爱,最喜欢上山采蕨菜啊,摘树莓啊!总之就是一种不劳而获的快乐!小时候赶场还有乡民专门买野山楂,实用线穿成佛珠那样卖,我们就买了挂在脖子上边走边吃

  5. dadishang:

    可能在享受捡的快乐吧,当野人的时候大家不都是捡果子吃吗

  6. 猫:

    十一我也去怀柔爬野长城捡果子去了,捡了一小袋栗子。
    京郊其实就是另一个天堂,只是我们太少出城了,成天把自己困在这里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