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吗

双生姐妹的故事 作者:孟小岛

小学还是初中有一年,爸爸妈妈都很忙,我们骑自行车去新家的院子里摘苹果。装苹果的竹篓码放在西厢房,我踩了凳子去取。一只大花猫出乎意料地从旁边跳了出来,很快地跑了出去。刚定下心准备搬,身后的你让我快点下来。等我下来,你手指着我刚刚站的地方说,那里有条蛇。一惊一吓,现在的我只记得你当时淡定的神气,若是那时候你失声尖叫:“呀,有条蛇在你前边!”大概我会吓得“啊”一声后仰摔下罢。

你总是很容易满足,还总是一脸小甜蜜。搬来现在的家之前院子里种了很多东西,妈妈在东面边墙种的那些草莓还记得吗?开始只是一小畦,但它们逐渐发展壮大,整整一片都是草莓。春天到夏初,我们常常过去翻看摘了吃。你总是能找到又红又大的,然后举起来炫耀给我看。那天天气很热,我们都换了棉长袖,你笑嘻嘻地迎着下午的太阳拿给我看,眼睛被阳光刺得不敢睁太开。我在那片草莓地里丢过扣子、铅笔还有妈妈那块失而复得的手表,唯独没有丢下有你的那一片画面:你站在太阳底下很幸福的眯着眼睛吃大草莓,脸蛋红扑扑的,睫毛又密又长… …

有时候会疑惑,为什么有时候,感觉你好像不在我周围。我在奶奶家枣树下石桌上玩的时候,去姥姥家走来走去的时候,甚至假期去表姐家玩的时候,你都去了哪里?想了很久才知道,你在家做作业,画画或者弹电子琴,和同学玩儿,和邻居家甚至奶奶家附近的许多孩子玩在一起。我一直很讨厌跟你一起玩电子游戏,说好替换着玩,我玩的很快就挂掉了,换了你玩,你却愣是玩半天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有年冬天快过年了,我去买东西,回家的路上莫名其妙的被那条黑色的京巴狗隔着鞋子咬了脚踝。你知道后,放下游戏柄,头发乱乱的来不及穿戴整齐就骑了一辆很大的三轮车跑出来,说要载我们去医院。爸妈赶了你好几次,你才回家。那个时候虽然我在哭,可是我心里很感动。今年暑假在路上看到那条老得快死丑的要命却还活着的黑狗,已经没有了往年照面的愤怒,反倒暖暖地想起了那时候的你。

妈妈常常说我们俩是两个极端,要是能综合平均一下,该是两个多好的姑娘啊!每当听到她类似的唠叨,我心里总会想象她要把两坨泥和在一起,搅匀了再捏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小人。这怎么可能呢?虽然话是这么说,反倒觉得妈妈对身在两极的女儿是一样多的关心和爱。

爱是什么样的呢?它没有固定的模式,也不一定能看到摸到,甚至有时候你都不觉得有它的存在。但是,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它一直都存在,或许用一种极端的表达方式,像传送带一样,方向是你。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爱是什么样的呢?它没有固定的模式,也不一定能看到摸到,甚至有时候你都不觉得有它的存在。但是,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它一直都存在,或许用一种极端的表达方式,像传送带一样,方向是你。”

  2. nokia2100:

    同样欣赏海沫摘引的这句话。
    书枝呢?你也可以写写你们姐妹的故事。

  3. 小雅张:

    同为双生姐妹的,并不极端,这几年虽然个性和思想上开始有些分歧,但是一直有一样的价值观。

  4. 沈书枝:

    嗯,我以前寫過,下回認真寫一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