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上煌酱鸭

终于写到了这个我少年时候的心头好。
江西煌上煌的酱鸭,上次出了一次苏丹红危机,认识的一个朋友评论说,他们的公关意识不好,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而对于我这种多年的吃客来说,苏丹红是个遥远的认识,即使知道,也只能轻叹一声。

我是到了南昌之后,才开始吃上酱鸭的。
学校食堂的伙食一贯的不好,油水极少,抗议此起彼伏。我曾经有次愤而将师傅克扣的饭菜统统倒入他们的食盘里。出来跟我对质的膳食科科长,虽然态度良好,但是无法改变这些食物难以下咽的事实。父亲开始流水般的托人给我捎菜,此外,我开始了每天用酒精炉煮桂圆鸡蛋吃的生涯。
有次在路上,遇到同学W,他说出去吃东西不,我说好。他带我到熟食摊上,说这个好吃。一斤酱鸭大约是17元一斤,一般一只也就是一斤多点。他当时很大方的分了我吃,我立刻就爱上了这辣到骨子里的味道,尤其是骨还有异香。我们在操场上,一人一罐啤酒,速度地将那只酱鸭给消灭掉了。W边吃边说,哎,不能宿舍吃的,你知道。我忙着啃骨头,顾不上表态。

后来一直惦记着这玩意,当时买一只来吃算是很奢侈的行为,我在宿舍忽悠女生跟我同去买,她们翻翻白眼,并不搭理。后来我就只好跟W同学结成了吃鸭搭档,两人凑一起买一只鸭子,吃完了再回去。不然的话,提到宿舍去,倒没有人愿意同买,但是吃的时候,却肯定是一会就光了的。恩,我还是很小气的,那时候。

父亲仍是孜孜不倦地给我制作各种牛肉干,我爱吃牛肉已经到了本级人士无人不知的地步,到毕业的时候出去吃饭,隔壁系的人开口跟我说,你喜欢吃牛肉,已经点了。呀,一问才知道,也曾经蹭过我家的牛肉制品。我不敢告诉老爹我买酱鸭当零食吃的事情,毕竟,出去吃一次这样的零食,就要十几元之巨,对于当时我一月伙食费支出不过三百元来说,的确是个巨款。然而仍然扛不住那样爱吃,有时候解剖完后,收拾完东西,便跟我一个解剖小组的W,很默契地往酱鸭摊子上奔了。
当时南昌有两大熟食制品店,一是煌上煌,二是博林,两家我都买过,比较后发现博林的酱鸭不太出彩,煌上煌的酱鸭明显胜出一筹,而牛肉则逊色良多。后来考研的时候复习,别人都是吃花生瓜子之类的零食,只有我常常踱去,切上半斤的博林酱牛肉,心头大快。后来无忌同学跟我吹嘘过他们的临武鸭,也给我送了来好几斤,我尝过后,仍然是感觉遗憾,觉得过于干辣,味道没有收敛的呛撞。而跟绝味鸭脖、精武鸭脖之类比较,他们的肉质又过于丰腴,远不如煌上煌酱鸭那种铁骨铮铮,气荡回肠的感觉。

家中小姑不善烹饪,南昌的熟食风潮终于蔓延到了小县城,她开始如释重负。过年节请客,往往买了一桌子的酱鸭、鸡爪子之类来招待亲戚,老爹当时吃了一口酱鸭,觉得味道颇好,于是小姑立刻送来一只,老爹大半都让我吃了,笑眯眯地问我,味道不错吧,我含糊点头,不敢告诉他我在南昌几乎每个月都要去饱餐一次。
到广州读书去了。师兄要来考试,问我想带点啥吃的,我说酱鸭!酱鸭!他便买了两只过来,加上大把家中自制的腊肉都一一切好了。我冻在另一位师兄的冷冻箱里面,先将酱鸭取了,与大家分享,多年以后还有师兄在英国神往地跟我说,当年那只酱鸭腿,实在是好吃。而腊肉则被我那贪吃的师兄,居然一顿招待光,我气的跳脚,将他数落一番。也曾经跟老乡喜滋滋地跑到在广州的分店,一吃却大失所望。曾经买过真空包装的酱鸭到处送人,有一次自己开包尝了一次,就后悔莫及了,味道大变,熟烂不堪下咽。

很多次从南昌往返的时候,就忍不住要去八一广场的那家熟食店,很熟络地说,来一只酱鸭吧,看着小妹给我切好。提上车的时候,整个城市突然让我产生异乡的幻觉,而手中的酱鸭,是唯一我曾经存在过的线索,我也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开始着旅行了。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dadishang:

    凌晨看到这篇文章,看到一半,极想啃个“铁骨铮铮”的麻辣干鸭腿,再往下看,武汉鸭脖也行,无奈附近的店关门了。
    看到结尾,也感到了恍惚,一只酱鸭,存在的线索,旅行的开始

  2. 晏木:

    味道,往往是留恋一个地方的最大诱因。

  3. 金钗换酒:

    煌上煌的口味和绝味鸭脖,久久鸭有很大区别,我还是喜欢煌上煌的口味,力挺本土的特产

  4. 木叶:

    咦,看到煌上煌就想起紫书姐姐,一看作者,果然是姐姐,哈哈哈

    看你写的酱鸭,我不知道流了多少口水

  5. dadishang:

    看来紫书要成为煌上煌的代言人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