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寒衣节想到的

晚上下班时天已经黑透了,挺冷的,有点冬天的意思。马路边上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烧纸,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熟悉的纸灰的味道。跳动的火光在黑暗的夜色中照着他们的脸,看上去红红的,很温暖。仔细想了一下,才想起是到送寒衣的时候了。

每年这个时候,冷风吹起,人们在给自己添加棉衣时,心里便不由得牵挂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亲人们,怕他们也冷,于是自己剪一些或者买一些纸做的衣服鞋子之类,顺便再放一些纸钱进去,一起烧给自己逝去的亲人,给他们送去温暖和自己的思念。

却不知道那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忽然想起老残游记里描写老残梦游阴间那段,很有意思,抄来在这个节日和大家一起分享或重温。

石姑娘道:“我看你一身的生气,决不是个鬼,一定要还阳的。但是将来上天,莫忘了我苦海中人,幸甚幸甚。”老残道:“那个自然。只是我现在有许多事要请教于你。鬼住的是什么地方,人说在坟墓里,我看这街市同阳间一样,断不是坟墓可知。”石姑娘道:“你请出来,我说给你听。”

两人便出了大门。石姑娘便指那空中仿佛像黄云似的所在,说道:“你见这上头了没有?那就是你们的地皮。这脚下踩的,是我们的地皮。阴阳不同天,更不同地呢!再下一层,是鬼死为渐耳的地方。鬼到人世去会作祟,渐耳到鬼世来亦会作祟。鬼怕渐耳,比人怕鬼还要怕得凶呢!”老残道:“鬼与人既不同地,鬼何以能到人世呢?”石姑娘道:“俗语常言,鬼行地中,如鱼行水中;鬼不见地,亦如鱼不见水。你此刻即在地中,你见有地吗?”老残道:“我只见脚下有地,难道这空中都是地吗?”石姑娘道:“可不是呢!我且给凭据你看。”便手掺着老残的手道:“我同你去看你们的地去。”仿佛像把身子往上一攒似的,早已立在空中,原来要东就东,要西就西,颇为有趣。便极力往上游去。石姑娘指道:“你看,上边就是你们的地皮了。你看,有几个人在那里化纸呢。”

看那人世地皮上人,仿佛站在玻璃板上,看得清清楚楚。只见那上边有三个人正化纸钱,化过的,便一串一串挂下来了。其下有八九个鬼在那里抢纸钱。老残问道:“这是件甚事?”石姑娘道:“这三人化纸,一定是其家死了人,化给死人的。那死人有罪,被鬼差拘了去,得不着,所以都被这些野鬼抢了去了。”老残道:“我正要请教,这阳间的所化纸钱银锭子,果有用吗?”石姑娘说:“自然有用,鬼全靠这个。”老残道:“我问你,各省风俗不同,银钱纸锭亦都不同,到底哪一省行的是靠得住的呢?”石姑娘道:“都是一样,哪一省行甚么纸钱,哪一省鬼就用甚么纸钱。”老残道:“譬如我们邀游天下的人,逢时过节祭祖烧纸钱,或用家乡法子,或用本地法子,有妨碍没妨碍呢?”石姑娘道:“都无妨碍。譬如扬州人在福建做生意,得的钱都是烂板洋钱,汇到扬州就变成英洋,不过稍微折耗而已。北五省用银子,南京、芜湖用本洋,通汇起来还不是一样吗?阴世亦复如此,得了别省的钱,换作本省通用的钱,代了去便了。”

老残问道:“祭祀祖、父,能得否?”石姑娘道:“一定能得,但有分别、如子孙祭祀时念及祖、父,虽隔千里万里,祖、父立刻感应,立刻便来享受。如不当一回事,随便奉行故事,毫无感情,祖、父在阴间不能知觉,往往被野鬼抢去。所以孔圣人说‘祭如在’,就是这个原故。圣人能通幽明,所以制礼作乐,皆是极精微的道理。后人不肯深心体会,就失之愈远了。”老残又问。“阳间有烧房化库的事,有用没用呢?”石姑娘说:“有用。但是房子一事,不比银钱,可以随处变换。何处化的库房,即在何处,不能挪移。然有一个法子,也可以行。如化库时,底下填满芦席,莫教他着土,这房子化到阴间,就如船只一样,虽千里万里也牵得去。”老残点头道:“颇有至理。”

(摘自老残游记续第九回)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9 条评论

  1. 万俟尘:

    那些有味道的节日,被浮躁遮掩。
    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已是十月初二,之前没听说过这个节日;纵然对这方面还比较关注,但仍对古代节日所知甚少。

  2. Lisa:

    海沫真是爱读书的孩子

  3. 海里的泡沫:

    楼上错觉……我不怎么爱读书,偶尔吃东西时没事拿一本翻翻,这样吃的香。

  4. 布依崽儿:

    寒意从背后窜起

  5. 芥末:

    我们江南没有寒衣节。但是老残游记这一段写得真是细致如眼见真实般。我记得每次跟父亲去奶奶墓前祭拜的时候,父亲总是边烧纸钱边絮絮地跟奶奶唠着家常,让奶奶尽管把钱用着,用不完的存到银行里···。阴阳相隔有如不可逾越的千山万壑,可是看到老残眼中那薄薄的地皮,我觉得那也是温情所在,读起来意犹未尽。

  6. 海里的泡沫:

    恩,看完感觉逝去的亲人就在那地皮下面生活,虽然肉眼看不到,却似乎能感觉到一样。

  7. 葱葱:

    这枚故事倒挺有说头的

  8. 欠扁杂兵:

    @雾满拦江:有本《老残游记》,清人刘鹗所撰。刘鹗原名孟鹏,是个善良人。八国联军入北京时,他也跟着去了,到京后发现北京米价暴涨,饥民嗷嗷,他就去找占领了米仓的俄国佬,买下了米仓,活生民无数。八国联军撤了,大家也吃饱了,抹嘴去找带路党。刘鹗首当其冲,以勾结洋人,私售仓粟之罪贬窜之,死于乌鲁木齐。

  9. dadishang:

    他的命运,老残游记终篇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