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fective labour之痛

作者:冰糖花木鱼

Affective labour也可能叫做Emotional labor,也叫情感劳动,“情感劳动这个概念首先由美国社会学家Arlie Hochschild于1979年提出.。它的定义是管理自己的情感来建立一种公众可见的表情和身体展示,从而获得报酬的一种劳动方式。” 搜自百度。也就是说当空中小姐迎接你上飞机时感受到的温暖的微笑,不管她当时真实的情绪是什么样子的,微笑就是她付出的情感劳动。

今天的故事绝对不是道听途说,算是一个旁观者的经历。

话说我司在某地铁站下有一个营业厅,昨天晚上临近关厅还有5分钟时,一位中年妇女踏入厅内。她手持印有“交通大学附属医院”字样的塑料袋,一进厅径直走向柜台。瞬间,坐在柜台后的员工感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好似洪水猛兽即将扑来的感觉。这位年轻的女员工定了下心神,还是微笑地接待了这位中年妇女。“女士,您好,请问办理什么业务?” 随即妇女开始了她滔滔不绝的叙述,一边叙述一边激动地狂捶桌子,声音越发洪亮。妇女从何时开始与我司开始有业务,一直讲述如何跟客服的纠结,客服如何不礼貌对待她到她对我司哪里不满,她曾去我司哪些营业厅,等等等等,期间还不忘标榜下她自己是如何懂道理,如何委屈,如何需要受到重视。

女员工试图与其进行沟通,代表我司对其的遭遇表示同情并愿意受理其控诉,向其保证24小时内给予处理意见。可是该妇女全然不理,终于表示给与其赔偿方会离去。然后,她就在营业厅内不停地控诉,女员工微笑地陪着直到嘴角再也扬不起来为止,想尽快下班的女员工实在忍无可忍,气上心头一句“侬么钱了又想来要钱,我今朝就陪你陪到底!” 又被妇女抓到了把柄。妇女立下誓言她就不走了。她睡在营业厅,吃在营业厅,就差木有拉在营业厅了。妇女还是懂法的,她只是控诉只是拍下台子,绝对不跟员工有任何拉扯,也不损害任何物品,警察来了也只能陪着,没有办法强制让她离开。

妇女觉得自己胜利在望,她坚强的意志让她在营业厅里呆了一天一夜,谁来劝都没有用,员工换了一个又一个,直到24小时后,终于有人愿意赔付100元给她,她终于愿意起身,并号称以后还是要来的。事实上她已在这个营业厅里出了名,之前已经分别在一年和半年前来过这个营业厅,分别将两名员工搞到崩溃,搞到将近半夜12点从员工处获得了一点好处后才走。

这算是一场闹剧,可是对于从事低级的情感劳动的人来说却是无限的折磨,公司要求你作为公司的形象,而顾客却随意人身攻击,甚至这位女员工被这位妇女作为眼中钉肉中刺那样,妇女更扬言要投诉到她下岗为止。当情感劳动发展到这个地步,真是“耶稣说,你给别人左脸一耳光,他要伸右脸让我们打”的生活。

这也大概是情感劳动的最低级的表现。而更高级的情感劳动,也就是所谓的情商相对高的人,作为一个八面玲珑的人,能细致入微地观察别人,给与恰当的反应以获得各方面的认可,从而平步青云获得想要的生活。即使不是从事第三产业,我们或多或少都在生活中被逼从事一些情感劳动。就向某些老师在工作中,为了掩饰自己的一些小众兴趣,或掩饰自己其实不那么合群,花费一定的时候跟同事进行一些主流生活的交流,给与一些送快递、倒垃圾的帮助,以获得工作上的便利。既然社会是人的社会,情感劳动是无处不在的。

我一直有种不是很好的想法,其实婚姻里面,尤其是经济不平等的婚姻里面,经济较弱的那一方付出的情感劳动更多一些。相信更多的男性是愿意取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子为妻的,获取情感劳动也是一种幸福。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