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那“突突突”的声音


很多人怀念打爆米花时那“嘭”的一声,我也挺怀念。但我更怀念的是打玉米筒那“突突突”的声音。本来也就是想想罢了,不料那天下班途中居然会看到这个我以为只有记忆里才会有的东西。

两个中年夫妻在马路边上打玉米筒,打玉米筒的设备类似小时候看到的那模样,只不过比我记忆中的要小很多,看上去简洁利索,大概是为了随时跑掉方便些。周围买的人也很少,冷冷清清,完全没有小时候打玉米筒的热闹气氛。

童年的时候,玉米类的零食挺多,爆米花,玉米筒,猫娃屎,猪娃屎,等等,都是用玉米打成的,只是形状不同而已。村里小卖部比较常见的是玉米筒,两分钱一根。是小时候比较爱吃也能经常吃得起的零食之一。这种玉米筒约一根教鞭棍那么长,很细,筒内的那个洞正好能套在我们的手指头上,所以我们经常买来一根,撅成五段,一根手指上套一段,然后一段段的吃,好像在吃自己手指头一样。

虽然吃的起,但两分钱一根还是贵了点,因此也不能老吃,那么一小根也吃不够,所以常常会出现幻觉。有一次看到一个人骑自行车路过我家门口,看他手里拿着白白的一根东西,可能是他给自己孩子的玉米筒吧,心里顿生羡慕之情。羡慕之余,特别想忽然冲上去把它抢过来吃。待他走近了再一细看,却发现是一卷白纸…….

好在村里偶尔会有打玉米筒的人来,来一次,便能解一次我们的馋。

在农村打这样的玉米筒,肯定没人管,而且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所以气势相当的大。他们在村里找一个合适的空地,摆好他们打玉米筒的设备,就是一个巨大的像拖拉机头一样的机器。一开,那机器就发出“突突突”的轰鸣声,一听到这个声音,便有好多人出来看,然后他们再奔走相告,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几乎半个村的人都提着编织袋跑出来了。

其实说起来,我还不能算是最馋的,因为每次我提着装着玉米的编织袋拿着糖精去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山人海的排起了长队。

大家边等边围着那拖拉机头机器看打玉米筒的人操作,那拖拉机头机器上面有一个斗,把玉米倒进去,再撒上糖精,玉米便以一个筒的形状从侧面一个洞里流了出来。话说这个洞,类似拖拉机上一个启动器,用铁质的摇把插上去,一阵猛摇,拖拉机就突突突的开动了。记得我们村有个男孩子,当年很喜欢玩拖拉机,那天上我家来,求我爸爸让他玩一下我们家的拖拉机。不管我爸怎么说那个很危险小孩子不能玩之类的话,他非要尝试一次。于是在我爸的指导下,他一阵猛摇,在拖拉机即将启动时,他的手无法控制那自动开始转动的摇把,摇把一下子脱了出来,把他的门牙敲掉了半个……若干年后,我在高中的校园内偶遇一帅哥,相认之后,他帅气的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同时我也看到了他那颗镶上去的门牙,是黑的。

扯远了。这种像拖拉机头一样的机器,居然能源源不断的流出我们喜欢的香甜的玉米筒来。大家围在这拖拉机头机器周围,或站或蹲,有大人也有小孩,认真的看着那个洞口,一看就是半晌,也不觉得枯燥,看不够的样子。终于有人忍不住说了一声:“哈哈哈哈,跟拉屎一样。”他这么一说,人群都哄笑起来,连打玉米筒的人都嘿嘿嘿的跟着笑,表情很暧昧,似乎大家都早已看出这个像拉屎,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然后又有人说:“那你在这里等着吃屎?”大家又哄笑起来。

这种机器打出来的玉米筒和小卖部里的形状不太一样,这种的更加粗壮,而且表面不太光滑,带着一些粗糙的没打碎的玉米疙瘩。玉米筒刚流出来时还是软的,所以打玉米筒的人便坐在出口那里用手扶着,保持玉米筒的直度,然后用手撅成一段一段的,塞进大家的编织袋里。有的孩子觉得直的没意思,便在边上说:“弄个弯的吧。”于是那人手便一松,转个圈,玉米筒就变成弯曲的了。小孩子过去抢到手里拿着边吃边跑远了。

每次我家就打一编织袋,放在屋子的一角,想吃就吃。在它没被消灭光的时间内,我的生活是极其幸福的,每天一睁眼,就觉得浑身全是力量。那玉米筒吃起来很哏,没有小卖部里那玉米筒脆,但我就是喜欢这种哏劲,没事就做在那里咔嚓咔嚓的吃。每次我妈路过我,都会说一句:“吃多了上火!”

一袋吃完后,我果然上火了,上火的最直接表现就是屁股疼,火烧火燎的疼。小时候吃糖精吃多了或者吃别的上火了的人们,你们一定懂的。

尽管如此,我们在屁股疼过之后还是会信誓旦旦的保证,长大一定嫁给卖玉米筒的人。

今天看到这对夫妻在马路边上打玉米筒,不知道这个在专心致志的接玉米筒的女人,童年时期是否有过和我们一样的梦想?如果有的话,那她现在应该是幸福的。只不过在城市里,他们的摊子太冷清了,如果热闹一点就好了。

主题相关文章:

12 条评论

  1. dadishang:

    打玉米筒的多是在冬天串村吧,记得有一次当街有人打玉米筒,打到夜里十一点

  2. nokia2100:

    『打玉米筒的多是在冬天串村吧』——我记得小时候也是这样,想起那会儿村里北大街上大人小孩儿围着一辆车边吃边说边打的喧闹了。
    用三轮自行车载着拖拉机的柴油发动机,行动起来会灵活不少吧。

  3. 海里的泡沫:

    恩,好像是,穿着大棉袄棉裤排队。打爆米花的多,玉米筒的比较少。

  4. Lisa:

    海沫总是很可爱地把似乎很平常的场景描绘得相当温馨,让人不由得一起回忆

  5. brazilwood:

    啊,这个真是太怀念了!
    我以为这年头碰到过去手摇烧炭的“砰”地一声玉米花四溅的爆米花就很罕见了,你还能碰上这个更罕见的啊!

  6. xiaohe:

    我们是用米打的,叫泡泡筒。过年前会打很多,当作正月待客的零食。声音是一样的,柴油机突突突的响声,冒着水蒸气。。。

  7. 猫:

    我们也是用米打的,可以打成不同的颜色,红的,黄的,白的都有。每当有人来村里打时,大家也是奔走相告,用一点米换一整袋的长长的爆米花回去。给几毛钱的加工费就可以,谁家都吃得起。
    可是,可是,我妈妈从来不让我们去打,说吃了上火,呜呜,每次只能在边上看热闹,然后跟别的小孩要1-2根吃。
    童年的恨事之一。

  8. 青青子衿:

    我们家乡那里也是用米打的,每次有人来打“泡筒”大人小孩都很高兴,几乎每家都会去打一口袋回家吃,想想那个时候吃“泡筒”真开心。

  9. firxiao:

    我们这叫 拐棍 会做的像个拐杖 还能套在指头上 慢慢吃 好怀念

  10. 欠扁杂兵:

    那个打玉米筒的女的 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

  11. 海里的泡沫:

    生意不好。这年头,生活艰难的就越发的艰难。

  12. 中年期:

    很温馨,却不喜欢最后的冷清吧。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