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秋

辛卯年九月十九,宜出行、动土等。
再过几天就是霜降,这里还没有半点动静。上午,我简装出发,吹来的是裹着阳光的风,立刻是连绵的爽朗。太熟悉的路,车轮自己知道方向。沿河边是最佳选择,河水涨了一些,更加浑浊应该是昨晚的雨导致的。

远离河岸,上国道,车辆呼啸来去,汽油味和尘土纷纷向我涌来。路边多玻璃渣子,它们每一片都有成为凶手的潜力。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路边上车和落车的乘客交换着抵达与离去,他们互相为过客。竖立的标语牌代表的是时代,只有些微语气的差别,例如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后传人;晚生少生都要优生;有些地方来的直接:少生孩子多种树;生猛而暴力的,多生一个扎全家!想起在农村林区的墙头大字,护林防火,人人有责;谁烧山,谁坐牢;语气也是差别很大。

从交叉道口折进赤坎镇。路口有厝关帝庙,庙门前停了几辆巴士,来进香的人看来不少。我下车,尚未走近,一个中年男子就凑到我跟前拉生意,问是否食饭住宿?并递上名片,一座休闲农庄,关公是他的代言人。待香炉前的爆竹响毕,我走上前看看此庙的前世今生。这座关帝庙始建于清代,至今两百余年,当年周边要出海远行的人都来此求保佑,而多有应验。多年来香火甚旺。直到文革时被毁。上世纪90年代,根在赤坎的新加坡侨胞出资重建,才有了如今的模样。关帝是华人社会最普遍的保护神之一,求升官发财,求好的姻缘,求早生贵子,保佑的业务十分广泛。它旁边的那棵许愿树正好体现了这一点,恐怕是挂满了尘世中无所不包的愿望。香客们打完爆竹,庙内响起了佛寺的诵经曲,儒释道的杂烩。

周末,赤坎镇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外地游客,他们捧着的单反轻易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我在骑楼的街道穿行,寻找午饭的去处,发现都是经营砂锅煲仔饭的小饭馆,要再吃砂锅饭就会上火。最终找到一家小馆子,要一份辣椒炒蛋。店主先送上一碗凉瓜汤让人暖胃。饭店设在自家的住房内,也是老骑楼,房子较为深,屋梁很高,油烟在屋内徘徊,难以散去。年深日久,屋内的家什都泛着油气的光泽。客人们坐在走廊上吃,即便下雨也不怕。顾客都是上工回来的男人,他们肤色黝黑,裤腿溅满了泥浆,用粗糙的手指掌握着细细的筷子,胃口好得如同虚构。
不出意料,辣椒炒蛋是岭南的做法,辣椒少,鸡蛋多,辣椒和蛋黏在一起。米饭很香,具有久违的洁白,一整碗下肚,差不多够支撑骑半百公里的路程。
走过一排保存比较完好的骑楼,楼下尽是摆摊的商贩,他们做游客的生意。尽头是关氏图书馆,今年是它的80大寿。关氏曾是赤坎具有声望的大家族,后来在海外发迹。挨着关氏图书馆的是如今叫做三家巷的影视城,一处景点。深遂的庭院,粗粝的花岗岩石板路给人厚重而安宁的感觉。最近里面在拍叫《三家巷》的戏,景点不对外开放。据称《三家巷》是岭南版的家春秋,讲民国时大家族和大买办的恩怨情仇。

我含着一团麦芽糖离开了赤坎。沿着毛细血管一样的阡陌小道走。这边每一个村子前后都有高大的曹门,曹门上刻着村庄的名字:长宁里、仁和里、南安里……每个村子的格局都有相似的特点,青砖黛瓦的房子一排排,很齐整,巷弄逼仄而洁净。最外的一排房子前面是一道宽阔的空地,空地前有一塘水,水塘呈方形,或半月形。水塘边种着一两株茂密的大榕树,树下的石板供人们休憩纳凉,也是下棋的绝妙场所。村子都很安静,很多屋子都关门闭户,屋主可能多年以前就搬走了。不再有人修葺的房屋,有种深沉的落寞。

晚稻在抽穗,稻花还没有凋落,满是扑鼻的稻花香。秋季加紧了到来的脚步,再过些时日,收割者们以及田鼠、虫子和鸟雀都将忙碌起来。那时,劳累的男人们大口喝着气泡汩汩的啤酒,在落晖中醉去。
有时候在村里看到的鸡和鸭比人还多,它们聚在一起,用爪子刨土找东西吃,或者在墙脚打盹,鸭子则慢条斯理的打理自己的羽毛。我打算给它们拍张家禽照,结果它们感到被侵犯,都钻到农用机械底下去了。唯有一只母鸡静观其变,在我的镜头前留下了神情淡定的一幕。有些鸡的住宿条件不是一般的好,它们住在以前留下的碉楼、别墅里。别墅具有西式格调,一律的花岗岩外墙,墙面雕刻繁复、精美的图案。院子里的龙眼树和观音竹撑起一片浓荫,院子外有一方鱼塘。一群鸡就住在院里,实在是一个五星级的家。

这里人喜欢种竹子,村子间被竹林隔开,忽的在路口冒出几户人家,然后又忽的进入绿色的世界。有时候还会闯进橘园,是坏事也是好事。园里种的蜜橘挂满枝杈,是个丰收年。顺手摸两个,有七分熟了。

不经意间偶遇周濂溪祠堂,濂溪即是周敦颐。原来附近有他的子孙,一些子孙去了香港,祠堂是他们出资建造的。祠堂很宽敞,不过空空如也,里面窗明几净,地板砖光可鉴人,我以为要脱鞋进去,和他的《爱莲说》气质相符。里面有几个老头在搓麻将,声音脆响,引起阵阵回音。祠堂神龛正中竖着周敦颐的木雕像,两边是他各代子孙的牌位,有官爵或者功名的另外标注在大堂内。大堂的墙壁上刻着周濂溪著名的《爱莲说》,草书,我认不全。当年是我们要背诵并要求默写的课文,最后一起来温习一遍: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淡定的母鸡


鸡五星级的家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真是个好地方

  2. 楚:

    五星级的鸡家真是美啊。。。它还住着神马人呢?

  3. xiaohe:

    楚:它们现在都没住人,荒废了,大部分老别墅和碉楼都如此,有些还当作牛棚。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