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老城

说去老城看看,菏泽虽古称曹州,城内却没什么老建筑,连一座清末往前的房子都不记得哪里有,还不如辖区内的县城,郓城有唐塔,巨野也有唐塔。前不久浏览牡丹茶座,有讨论老城区拆迁的帖子,说的是西关清真寺街一带的回民区,回民区难拆迁,不敢轻易动。我们在三角花园老马羊肉汤馆,喝了羊肉汤,吃了水煎包和大饼,打车走八一街去清真寺,在路口堵了十分钟,到红绿灯前,才发现灯不亮了,车不敢贸然前进,开车的大姐嘴里骂“狗日勒交警,你说这些熊孩子,哪里不堵往哪站,哪里堵看不见个人影。”一打方向盘,我们过去了。

从东关到西关,5块钱,两公里起步价,从一中往西,沿街的房顶已长上了塔松,还是那个样。在清真寺街口下车,先去沿大堤修的公园看看,顺便找个公厕,公园是新修的,公厕从外面看也是新建不久的,进去一看却没个干净地儿落脚。我对女友说之前去的三联商社的厕所是最干净的,你还不信。回来走进清真寺街,街口一家的屋后有一片空地,旁边有一处废品收购站,这边围起来养了几只羊,还是红头的波尔山羊,那几只羊正在吃今秋的青玉米秆,抬头冲我俩咩咩叫了几声。以前我可没留意过城里养羊。

挨近街口的两边开着好几家清真餐馆,过了饭时,都关着门。我没有来这吃过,或许还不错。

往里走,更热闹了,开着门洞,几乎家家有羊,这些羊可能养不了几天就被宰杀。有一家养的鸡不少,借院墙搭建的鸡架,有公鸡有母鸡,站在鸡架上俯视行人。在我们村里,现在都看不到这么多家养羊养鸡。

街两边的院落,看样式多为1980年代新建,清真寺也是1988年重建的,我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来过这里,知道这里有个寺,除此城里再没有寺之类的建筑。铁栅门关着,院中清净,有两三个孩子在门前玩耍,一个小胖子问我“你是汉民还是回民”我没有正面回答,说“我们就在外面看看”“汉民不能进去”一些清真大寺并不完全阻止人进去看看,这里拒绝参观,而且警告从一个孩子口里说出,商量的余地更小,孩子是认真的。

我从开着的小门进去,看门口朝内的碑文,不再往里走。碑文记录:西关清真寺始建于明代,文革被毁,暂停了信仰活动,1988年由菏泽其他几个回民村落赞助重新建成。没有详细看完碑文,那个孩子进来赶我“汉民出去”我不敢再停留。如跟孩子发生冲突,更加失礼了。

到清真寺街来,我还有一个任务,要买新鲜放心的牛肉,我现在炖牛肉做得不错,想在家做给父母尝尝,我们那不兴炖牛肉,平时吃,切一些酱牛肉或做牛肉饺子。我的做法简单,主要肉要好,在通州我只去南街一家牛肉铺买牛肉,那店连个招牌都没有,上午还得排个队,大家信任他们家的牛肉。

北京牛街卖牛羊肉的街道,场面血腥,挂满剥皮剁骨的羊,菏泽这里的清真寺街场面更血腥,在街两边现宰现卖,能看见杀羊、剥皮,听见羊的惨叫。这里的羊肉新鲜,没的说。

只问到两家牛肉铺,一家已经卖完,另一家告知还有,老板掀开一块白布盖着的肉,肉色还新鲜,20一斤,比通州价格贵一两块钱。那老板面目凶狠,半边脸不知是烫伤还是天生。据说杀牛时牛掉眼泪,若没有凶狠的心肠,常人不忍下手,干这个行当,少有慈眉善目之人。但这位老板,的确让我心中咯噔一声,他一人可以演赤发鬼刘唐,再演青面兽杨志,我并非胆小之人,他那手掀开了肉,瞥了我一眼“要多少?”我含糊不言退出门来。

买了二斤炒面油茶。

路过八卦掌名家碑石,这碑立在临街一处小院门口。

我们去青年湖逛逛吧。历史上筑城取土留下的水面,据资料介绍现存水面还有150多亩,1978年建成公园,青年湖是菏泽“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谈恋爱的地方,看名字,也是给青年们准备的。那时我们这些中学生偶尔也去玩耍。此外,城四周的大堤也是谈恋爱的地方,大堤上的约会多一些紧张、不正当的意味。

由于不熟悉路,走到了青年湖的西沿,时至寒露,岸边丛生的野草显出萧瑟,半湖有一长堤,堤中段有一拱桥,二十岁时我写过一个人鬼小故事,主角跳湖自溺,就发生在青年湖的湖心桥。太阳已西下,满湖水,清冷平静,湖中有捕鱼围栏,看来水质并不坏。我们往西看了看,半湖长堤,人影渺渺,北岸有院落依水而筑。

这边,湖岸草丛后,有钓鱼人默坐,还有一大嫂,蹲在水边漂洗,细看了,她在洗一筐羊肠,可能是附近的回民,刚宰杀过羊,提到这里来洗。由于年久少维护,青年湖竟难得有了野意。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跟着老大逛山东

  2. nokia2100:

    dadishang换了一种写法吗?

  3. dadishang:

    被你看出来了。。。写的时候调整了语感,具体写法有什么变化我也不清楚。。。烦请指出

  4. nokia2100:

    具体变化是哪儿我也说不上来,和通州系列不大一样,就是语感。还有一点儿纪录片的镜头感。

  5. Ian:

    特喜欢这一句
    “以前我可没留意过城里养羊。”

  6. xiaohe:

    求”二十岁写过的人鬼小故事”,菏泽版的人鬼情未了?

  7. liuyisu9:

    菏泽老城古风依旧。
    您说的这块我经常经过,过去往往厌恶它们的粗野不堪,现在倒反而欣赏了,任哪个地方也没这么原汁原味的回民街了。

  8. 猫:

    也只有穆斯林的地盘他们不敢拆了。
    没被汉族征服的地方真好,骨头硬,彪悍,团结。

  9. dadishang:

    xiaohe:那个人鬼小故事,学聊斋写着玩的,我都忘了,哈哈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