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棵松的麻辣烫


这张图并非随手一拍,它来之相当不易。为了让麻辣烫生动形象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我活生生的在三天内去了三趟才得逞。第一次忘带相机;第二次特意带相机去的,但拍完回去发现sd卡坏了;第三次,如图所示,请狂看。

五棵松的麻辣烫在我的生活中已经传说了大半年,但一直没去。对于这种传说中特别好吃的明星级小吃店,我总是有一种比较复杂的心理,既对那种很多人慕名而去而造成的拥挤和等待充满抵触,又对它传说的好吃充满好奇,所以一拖再拖,拖到了西站附近那麻辣烫店忽然告诉我“以后我们没有麻辣烫了”的时候,我才决定去试吃一下五棵松的麻辣烫。

晚上下班后和同事阿成一起去的,一去才知道这家麻辣烫店离我们公司很近。我坐公车,阿成骑自行车,半小时后,我们俩同时到了麻辣烫店门口。

这个店很不起眼,模样比它的名气低调很多,此时天色已晚,路两边各种店面已经亮起了各种灯箱,但这店没有任何显眼的灯箱广告之类的,只有店门上面一个大大的红色牌子上,写着几个白色的字“林静小吃”,大牌子下有个小牌子,写着“麻辣烫”。等走近了,才感觉到店内的气氛异常热闹。巨大的喊号的喇叭声,在玻璃窗内紧张的忙碌着的将近十个煮麻辣烫的小伙子,排队点菜的人群,还有大家围在桌边低头猛吃麻辣烫的样子,让人不由得在心里说一句:“哇靠!果然名不虚传啊……”

看起来虽然要排队,没座位,很闹心的样子,但实际上速度还是挺快的,一拨人进来,快速吃完,一抹嘴就又出去。所以等我们点完菜,很快就看到有人起来准备走,但我们觉得店内气氛太紧张,就搬了两个板凳,出去蹲在店门口吃。

点评:

可能是这家麻辣烫传说的时间太久,我的期望又过高,又或者是各人口味不同,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我吃了太多很好吃的麻辣烫的缘故,所以等我迫不及待的吃到它时,心里不由得有一点失望。总体感觉是:“闻着挺香的,吃起来有点像当年平乐园的麻辣烫,但比那要咸一点。味道比一般不好吃的麻辣烫要好吃很多,但比我吃过的比较好吃的麻辣烫又差一点(吃的时候也没有产生预想中的那种披着纱巾在沙滩上奔跑的幻觉)。”

店里没有卖烧饼或者馒头的,很遗憾。因为有点咸,所以配烧饼或者馒头味道会更佳。多亏我提前打听好了,所以去的时候带了一个自己蒸的马齿馍。夜色中,我和阿成还有几个没抢到座位的人,蹲在店门口由小店玻璃窗内透出来的不太明亮的灯光下,端着碗,弯着腰低头专心的吃着各自的麻辣烫,我手里还拿一块黑乎乎的马齿馍。远看去大家跟要饭的一样。

攻略:

1,请自带馒头烧饼。
2,可以错开饭点去。(我那天下午五点左右去,店里的人寥寥无几,我不免幸灾乐祸地想:“它居然也有冷清的时候啊!”)
3,去之前把自己爱吃的种类和数量提前想好,不然在你选菜时,前面是大堆的菜串和眼巴巴等着你报菜名的师傅,后面是眼巴巴等着你赶紧报完走人的长队,压力很大。
4,可以带一张报纸,这样可以铺报纸坐外面台阶上,把凳子放在台阶下,然后麻辣烫碗搁在凳子上,个人觉得比店里面吃起来气氛更好。吹着小风儿,在路人咽着唾沫不停扭着脖子回头注视的眼神中吧唧吧唧的吃。

主题相关文章:

11 条评论

  1. dadishang:

    已经狂看了,辛苦您了
    我觉得这张图献给辛亥革命百年纪念都是可以的

  2. 海里的泡沫:

    —__—
    下次我们聚会可以去那里,坐门口吃。

  3. 猪小乖妈妈:

    狂看 口水

  4. 布依崽儿:

    这种麻辣烫在川渝叫做烫菜 贵州的麻辣烫则是一种火锅

  5. 绿云弘:

    披着纱巾在沙滩上奔跑的幻觉。。。:D

  6. Shirla:

    翻出老帖来……距离北京八千公里,真是口水横流……真想赶紧飞回去吃学校食堂的麻辣烫!

  7. blues-lover:

    “店里没有卖烧饼或者馒头的,很遗憾。因为有点咸,所以配烧饼或者馒头味道会更佳。多亏我提前打听好了,所以去的时候带了一个自己蒸的马齿馍。夜色中,我和阿成还有几个没抢到座位的人,蹲在店门口由小店玻璃窗内透出来的不太明亮的灯光下,端着碗,弯着腰低头专心的吃着各自的麻辣烫,我手里还拿一块黑乎乎的马齿馍。”这样的画面只有在北方才有!最后一段让我流口水了都。。。

  8. 小壮:

    劲松那里,有家麻辣烫,名字忘记了,也很不错的。小宽胖还专门写到书里了。

  9. 娜娜:

    哈哈,楼主也在平乐园那边呆过啊~ 北工大南门对面的小区里有一家特别特别好吃的麻辣烫,当时觉得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10. 海里的泡沫:

    我们经常在北门一带活动,住在北门对面,南门那边很少去。可惜,没吃到。

  11. 冷水鱼:

    上上周去了,哪天再去吃一下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