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哪去了?


当你看到这张线描的时候,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诉你,画中的景致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湖泊,山下的小小村庄,已经成为了水下世界,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已经背井离乡,被迫融入城市。这是贵州省罗甸县罗妥乡罗翁村的一个布依族聚居区。

一位贝侬让我看的照片,我随即描绘了下来。这是他的故乡,也是他生长的地方,他告诉我,再也没有办法给自己的故乡拍照片了,因为这里为了修建水电站,淹没了山谷里的村庄。这个村庄曾经很穷,交通也不方便,直到这位贝侬读大学的时候村里的水泥路才修通,而且还是村民自己出钱出力修建的。后来修了水库,飘香的稻田,动人的歌声,传统的木屋,一并沉入水底,村民们不得不离开家园自谋生路。

他的故乡不在了,你的故乡还在么?我们的故乡都逐渐的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传说,甚至还没来得及为他留下只言片语。祖先为了生存,不断迁徙,终于找到了一片土地,安宁的生活和命运却随着朝代的更迭和历史车轮的前行不断变化,沧海变桑田,桑田又变成了沧海。身边有很多和我一样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对一个个古城、古镇、古村落无比的向往。这些地方也吸引着人们不遗余力往那里涌去,去旅游,去度假,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的美,不仅是为了消费,而是因为国人有这样的基因,在血液的记忆里有对根源的依恋,那是我们来的地方,我们真正的老家消失后,只能从这些相近的,相似的村落中拾回自己的点点记忆。

有人说中国传统建筑因为是木制而不易于保存,所以存世的并不多,其实这并不是天灾,而是一次次的人祸,从秦灭时的项羽火烧阿房宫到新中国成立后的破四旧,一次次的朝代更跌,都有那么多的历史遗存被人为消失。木头的能烧就烧,石头烧不掉就推到。去年去西递旅行的时候,导游说村口有十三座牌坊,文革的时候推掉了十二个。曾经看过一篇写老贵阳的文字,说贵阳的一条街曾经有二十四座牌坊。但是这些描述终究成了历史尘埃。从北京的胡同被拆,从新疆喀什的老城被拆,一个又一个的故乡被拆毁,不论是文人学者呼吁保护历史,不论是建筑家们联名要求保护历史建筑,来自民间的个人和集体都在为了留住我们共同的记忆奔走呼喊,但是城市扩张,大发展大跨越的政治思想,都将这些来自民间的声音一个个的淹没。无论老百姓们如何斗智斗勇的努力保护自己的家园,家园都在被蚕食,被吞没。

在我所生长的小城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故乡,在九十年代末全国刮起的地产风潮中也随了大流,资本置换的政策让这个小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影院拆了,博物馆拆了,整个村庄推掉了,整片农田推掉了。老城的老屋,明清至民国的砖木结构房屋,雕花的门窗匾额,统统拆了,就为了一座新城的诞生。农村的青瓦房子拆了,老木屋、吊脚楼也都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瓷砖贴外墙的楼房。没有合理规划的拆和建,毁掉了这座城市的历史,让这座城市里生长起来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城市原来是怎样的,不知道这里的历史和故事,以至开始厌倦这个自己出生长大的地方。一座城市的生命力,是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根基,只有找到了自己的文化根源,才有明确的发展方向,而不是一味的模仿,迷茫的发展只会没有方向的原地踏步。

从贵州出发向东走,铁路沿线的自然风貌差异巨大,人文景观也在不断变化。沿途只有农村的老屋能让人分辨出这里的建筑风格,并且想以此为线索了解这里的文化,但是这样的标志已经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千篇一律难以辨认的小洋楼,然而经过的城市更是一样的高楼林立,宽阔马路。放眼全国,哪个城市不是在这样浮华的生长着?有几座城市还能找到自己的历史呢?有多少人还能辨认自己的故乡?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dadishang:

    我们平原的地铲了庄稼,我都心疼,你们有山有水有田,更让人心疼,农村的出路只有城市化?城市化的进程继续在剥夺农村和农民

  2. 紫书:

    我先来膜拜下这张画

  3. 樟树:

    我们的故乡,难道真的只能再记忆中?

  4. 海里的泡沫:

    画地很有感觉。

  5. iPark:

    不是我们的故乡在记忆中,是这样的被西方文化和一些垃圾文化无限的中和下,
    中国已经失去自己的文化了!!!

  6. 布依崽儿:

    从此不再有古老的东方 只有新东方

  7. 容多多:

    每次回老家,走一走小时候走过的路、河流,感伤无以寄怀,每一个家乡都在消失,他们变得一模一样,面目可憎地一模一样!

  8. 晏木:

    今年夏天我去贵州旅行,从麻江到榕江,花了好几个小时才到,因为沿途都在修路。听说当地政府计划大力发展旅游业,可是我更为沿途因为修路而变得泥泞不堪的溪水,以及被挖土机蹂躏的山坡田野而心痛!我宁愿忍受不便利的交通,也不要一个被人工化、商业化的目的地。心痛!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