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

回家第二天,妹妹打电话要开车进城请我吃饭,带我和女朋友进城逛逛,我说昨天已经逛过了。我的女朋友提议先去逛了老城区,我带她到了西城清真寺街一带。我在菏泽城里也呆过十年,回家还要妹妹领着像游客一样游逛吗?她一家,我的妹夫、我的小外甥女,我们开车从东进城,特意绕了一个弯,经过一大块整洁开阔的绿化带,以前的村庄不见,一座斜拉桥架在经过治理的赵王河上,河面也宽了,往北看不远处还有一座斜拉桥,绿水蓝天、白色的斜拉桥,的确面貌一新。上人民路,一座更大的立交桥在修建中,经过以前我同学家所在的村子,早已看不出昔日的格局,现在这里建成了本地的高端楼盘社区。我们到了大剧院、演武楼广场,给我的第一印象,这里是菏泽的巨蛋大剧院和鸟巢体育馆。

后来与老同学喝酒,告诉我广场还有一大看点,广场喷泉,号称“天下第一喷”

全国好像有好几个天下第一喷。这个喷字用得不好,天下第一喷子,也可以称为第一喷。吹牛逼第一。

我的小外甥女想看广场喷泉,当日没有开启。广场有孩子们滑旱冰,小摊主经营的滑行动物车,花五块钱可在喷泉周围骑十分钟。车上给她带了旱冰鞋、折叠自行车,我妹妹在镇上做兽药和饲料生意,她的家庭算是新富起来的经商阶层,在闲暇时间,常带孩子来城里玩,也计划在城里买处房子,便于以后孩子上学,在城里接受更好的教育。

我喜欢戏曲,指引我到了大剧院的东侧空地,老远就听见他们在唱地方戏,伴奏乐队齐整,有主持人,看演唱者像退休老人组织的业余班子,挂着条幅“菏泽福彩关注三无老人”据询问这是东城区委组织的活动,每周一三五举办,没有舞台,依大剧院外墙,在空地唱,扩音喇叭挂在树上。三面坐满了骑电动车来的中老年人,有的坐在车上,有的自带了马扎或小板凳。

有提着柳编大篮子、拎着杆秤,在人群里穿插,卖炒花生的老头,像以前农村演野台戏一样。买一捧花生可比以前贵多了,我看他给一对老夫妻称花生,老头骑电动三轮车,刚停下,老太太坐在后面,招呼卖花生的“买点花生,老买你的花生,来看戏都买你的,要一斤”炒花生老头给她称,她老头一边掏钱等着付钱,“来十块钱的呗,还差这三块钱哎”这个老头倒会做生意。

以前城里灰突突,也没有适合开展群众活动的广场空地,菏泽有戏曲之乡的称誉,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场所,尽管只借用了大剧院的一块墙和一块地,也算这个大剧院发挥了用途。

那位穿蓝布中山装,卷起袖子的红脸膛老大爷,我看他像大厨或修理工,也可以用假嗓唱上一段四平调,我们连着听到了“四平调”“扬琴琴书”“坠子书” 唱坠子书的大妈和她的伴奏乐师,差强人意,想像前不久,郭永章先生在大剧院的演出盛况,我妹夫指给我,在那里,我原以为在大剧院里面,在门前更大的一块地方,他一开腔,老头儿老太太也会骚动的,在马扎上可能坐不稳当。又转回去看我小侄女玩。

据说盖在一处的大剧院和演武楼,取文武双全之意?一年并没有几次机会用到,常年关着门,市政府贷款建起来,没有哪个单位敢接手,一年维护费用要百万以上,怪不得“天下第一喷”在节假日也没有喷。

菏泽的新城建设集中在东部,老城的外环路以东,建设规模已超越十年前划定的开发区范围,城外十公里。接近我们村的沿路农田,出现了一家家的汽车销售店,一处号称全国最大的汽车配件城正在建设中。打车进城,司机犹豫过不过杨庄路口,这里是一大拥堵点,进入老城,空气比北京还差。私家车在农村已不算稀罕,做生意、承包工程的比较富裕,都买上了车。

我们村的南地,由于靠近公路,陆陆续续被办事处引进的项目征走,想留一块地也难留住。村民深刻体会到地不是自己的,地的主人是党,自家的地自己不能做主,征走后他们盖工厂盖楼都行。想不开的,想想以前的地主,那么大的家业,还不是说完就完了。有村民私下说日本再来打,咱们都给日本人引路。过黄河,鲁西南战役,老百姓划船、推车,如今百姓却说出这样的话。东关体育场之前是个大坑,需要填平,我的父辈那一代人自发的参与建设,还不好意思被人知道,半夜偷偷挖上一车土,拉过去倒进坑里就走。现在百姓却要与征地拆迁办斗争,不是百姓不懂大局,热情、厚道的百姓懂大局识大体。但你不能天天让百姓照顾你的大局,让他的小局难走。

新城建设过程中,的确产生了许多就业机会,甚至出现用工荒,尤其是建筑行业,一个上架子的大工,一个月能挣三五千。再加上征地补偿的钱,所以这几年我们那的农村显得富了起来。我的一位堂叔,前年开车拉砂石,挣了不少钱,去年他又买了一辆更大的车,却经常停在家,没有那么多活儿了。依靠卖地、大搞建设带动的经济发展,或许能让城市和乡村两三年间迅速变得像个样儿,再想长远一点,我看不清。在卖地经济中,老百姓看似得到了一些补偿款,得到了更多就业机会,用这些钱改善了生活,但其中收益最大的不会是他们,一亩地得到补偿四万,卖给开发商可不是这个价位。有的地方甚至要承受卖地带来的后患,化工厂污染。

可能被征走的土地,现在这个季节,玉米已经收了,玉米秆割倒躺在地上,有些手快的人家,把地已经整理出来,等着翻耕,再种上一茬新的庄稼。“多好的地啊

传闻我们村会整体搬迁,全部转为城市户口,在另一块地方,盖一座楼,集中住在一起,十几年前一心想要农转非的村民,听到城镇化,竟心有畏惧,我们担心被从土地上赶走,耕种的地没了,世代的宅基地也没了(我们村各家的宅基地证几年前已被统一收走),自己还有什么,无产阶级万岁!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农村慢慢的都消失了,地球上全部成了水泥地板。
    忽然想起鼹鼠的故事里那个小片段,人类把森林都推平了,鼹鼠和它的几个朋友拿着人类给它们开的证明去城里生活,住在一个大房子里,房子里是用气囊制作的森林模型,于是鼹鼠和朋友们每天就在这个森林模型里玩耍,吃饭时,外面会有人送来好吃的蛋糕什么的。
    然后有一天,它们把气囊玩炸啦,一切都消失了。于是它们跑了出来,继续去寻找真正的森林去了。
    我讲的不好,推荐大家看鼹鼠的故事,很好看。

  2. nokia2100:

    谢谢海沫的推荐,《鼹鼠的故事》我也特爱看。

  3. dadishang:

    这个片段在今天的中国太形象了,只是玩炸了,到哪寻找真正的森林

  4. 猫:

    现在的中国,没有谁有安全感。
    因为他们的贪欲无止境,不知道他们会把我们带向怎样的灾难。
    那时他们都随老婆孩子和一大笔瑞士存款走了,而我们需要留下买单。

  5. dadishang:

    http://video.sina.com.cn/v/b/1.....67287.html
    小葵马上想起来这个故事在第26集

  6. 海里的泡沫:

    我又看了一遍,很多细节非常好。比如它们三个站在树根上被抬到城里,传说中的钉子户啊…..还有它们在城里地砖缝中看到一株真正的小花,都扑上去亲切的闻啊闻……好笑又伤感。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