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1

煌上煌酱鸭

终于写到了这个我少年时候的心头好。
江西煌上煌的酱鸭,上次出了一次苏丹红危机,认识的一个朋友评论说,他们的公关意识不好,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而对于我这种多年的吃客来说,苏丹红是个遥远的认识,即使知道,也只能轻叹一声。 Read more ...

由寒衣节想到的

晚上下班时天已经黑透了,挺冷的,有点冬天的意思。马路边上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烧纸,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熟悉的纸灰的味道。跳动的火光在黑暗的夜色中照着他们的脸,看上去红红的,很温暖。仔细想了一下,才想起是到送寒衣的时候了。 Read more ...

Affective labour之痛

作者:冰糖花木鱼

Affective labour也可能叫做Emotional labor,也叫情感劳动,“情感劳动这个概念首先由美国社会学家Arlie Hochschild于1979年提出.。它的定义是管理自己的情感来建立一种公众可见的表情和身体展示,从而获得报酬的一种劳动方式。” 搜自百度。也就是说当空中小姐迎接你上飞机时感受到的温暖的微笑,不管她当时真实的情绪是什么样子的,微笑就是她付出的情感劳动。

今天的故事绝对不是道听途说,算是一个旁观者的经历。 Read More »

男人烙饼不行,煮羊肉汤、烧鸡都行

如果坐夜里的火车,一早到,我会去喝碗羊肉汤。喝羊肉汤去的越早,最好第一锅汤才好喝,一个开羊肉汤馆的熟人讲“你看,往锅里加点水,就有人喝”晚了只能喝水。家乡的羊肉汤馆通常只营业到过午,有一种担挑子、装木桶里卖的,更是只卖早晨一顿,临时摆两张桌子板凳,没座位,将几叶烙饼往碗里一泡,端着碗伸着脖子,在街上“立饮”,这种摊子不能随卖随加水,一锅出来的汤,能保证一锅原味,七八点卖完收摊。在外地偶尔见“单县羊肉汤”馆,晚上还再卖汤,这在本地没人这样干,也没有晚上喝羊肉汤的习惯。 Read more ...

在街上看促销活动

三联商社是山东的家电销售连锁企业,在本省市场可与国美、苏宁抗衡。十多年前,我还没北漂北京,在菏泽一个广告公司做“电脑工”,我们那个公司有两台电脑,一台刻字,另一台出图,高级配置的那台,还是我和女掌柜的弟弟一起到中关村攒的机器,奔三,可惜即便这台电脑能够运行photoshop5,当时我们本地还不流行喷绘做广告。干了不到两个月,我跑出来了。当时我们市里只有一个能出设计图的地方,在三角花园置业商城的二楼一间门市。之前我们市里的广告画,还用手工绘制。汽车站对面有一块广告牌,画着菏泽拖拉机厂的广告,那是我初中的美术老师画的,除了画拖拉机广告画,他还是一位美术新潮艺术家,创作装置艺术、观念艺术,他画的那台拖拉机可真好看,红色的12马力小拖拉机,透视走形,尽量展示全面一些,他完全有能力画得标准,但广告画就得像广告画的样子,他是个敬业的画家。 Read more ...

大连地理系列:圣德太子堂

名字的故事10—16

作者:小谷

10

尹工从原单位退休后,来到我们的四所发挥余热。她的确是姓尹,没错,我看过她在图纸上的签名。但是为了不给尹工的生活带来麻烦,这里就不说她的全名了。不说全名的具体原因跟她这个姓有关。

我曾因为跟其他单位的技术协作而暂时回到四所办公,有幸跟这个特别健谈的老太太成了忘年交。 Read More »

【电台】小玉的磁带

民歌笔记第三十八期

Read More »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