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仙桃的婚俗

作者:duzyn

结婚习俗,当然各地各时都有异。但结婚的要义无外乎大致两点:情投意合和合法性。这两者自古皆然,不用细述。我只介绍下仙桃的一些婚俗。

结婚时大致摆酒席两、三天,依家庭财力而定。第一天,称为“上头”。新郎到新娘家把新娘的嫁妆运到新郎家。新娘的嫁妆大致是些生活用具和床上用品。但并不表示就只有这些,现在结婚新娘和新郎家都要出钱来购置家具、电器等。家具、电器不好搬,所以在上头前装修新房时就已经运到了新郎家。这自然算是嫁妆的一部分。上头时,新郎给新娘家的亲戚小辈几个红包自然是不能免的。这一日,众亲朋好友或乡亲一一感情(方言,意给礼金),情钱(方言,意礼金)依关系亲疏而定。安置中午、下午两顿“便饭”。所谓便饭,就是比酒席上的饭菜规格稍低一些的饭席,摆些家常小菜。其实,农村人少金,酒席饭菜也不过是些较家常稍好一些的菜肴,如胡萝卜炖牛肉、酱板鸭之类,算不上什么美酒佳肴。便饭前后,自然是老少咸宜的麻将。

第二天,称为“迎亲”。上午就开始忙碌起来,因为新郎要把新娘迎回家去。现在的农村,新郎都率领迎亲队伍(都是些亲朋好友)用轿车来接。轿车多少,依财力而定。我小时候没见过这样“豪华”的轿车队,板车队倒见过。迎亲有两个重头戏,一是“撞门”,一是“磕头”。新郎的车队一到,新娘家的便放鞭炮,图个喜庆热闹。车停离新娘家一段距离,以做缓冲,想必新郎心情十分激动复杂地走完这一段距离吧。迎亲队伍行至新娘家门口,新娘家的人却紧守大门不让进,迎亲的就试图撞门而入,新娘家的要求给红包才能进,于是吵嚷推搡一阵,新娘家的接了红包开门,迎亲的便纷涌而入。红包新娘新郎已经事先商议好,自然不能每个人都给。一般是给烂褂子(方言,意新娘的弟弟,即小舅子)。进入大门,还有新娘的房门。也是如此吵嚷推搡一番,给了红包,新郎便进去把新娘迎出来。进到大厅,开始婚礼仪式。主持人说些祝福恭喜的话,便开始行磕头礼。父母兄弟姐妹亲朋好友送上磕头钱,表示祝福。新娘新郎则一一感谢。但是并不需要磕头,可能很早以前是要磕头的,但现在稍微鞠躬一下就好。磕头钱不是情钱,需另计,也依关系亲疏而定。

新娘再和家人说些离别话罢,新郎便携新娘出门。请来的礼乐队在前开道演奏欢快的曲子。好赖且不论,不过是图个喜庆热闹。众亲朋好友围随,乡亲们夹道围观。又两侧夹有鞭鸣炮响,新娘家的放一礼鞭,新郎家的放一礼鞭;礼炮点燃置于道旁两侧,只听见噼噼啪啪,闹腾不已,直至新郎携新娘上车扬尘而去,空气才渐渐重归于安静。新娘家送完新娘后便开席。

新娘家的也有一送亲队伍。送亲队伍坐车至新郎家。车停离新郎家一段距离,众人下车。新郎的众亲友早已恭候多时。新郎的父亲叔伯等穿着戏服似的传统服装,头上戴着花,脸上抹着红,笑呵呵的立着。众人怂恿公公背儿媳往新郎家走,众亲友一边起哄一边令其慢慢地背着走。婆婆在旁边只能“尴尬”地笑着。公公背着走的时候要光脚,要往水洼里面走,冬天的时候就很“惨”。走得太快还要被拉回来令其慢慢再走。公公背完一段,换新郎的叔伯轮番来背。众亲友围随,乡亲路人夹道围观。到家便张罗开席。众亲友、送亲队伍坐席。席毕,送亲队伍看望新娘,闲聊片刻,便打道回府。新娘一一给过红包。新郎家也开始行磕头礼,与前述一样。礼毕,新娘进房休息。新郎的弟妹甥侄辈的孩子,便给新娘端茶,以示尊敬亲热。新娘一一给过红包。我十岁时便端过茶给我的娘娘(音niāng,方言,意婶婶),还不停的端,大概端了五六次,就为了那几个红包。现在想来,估计那时她挺烦我的吧。: )

席毕,一些亲友离去。剩余的亲友码长城叫嚷“再战三百回合”。直杀他个眼眩头晕、呵欠连连,凌晨方吃了夜宵睡去。翌日,新娘和新郎回门,告诉父母新婚生活如何。过一月后,新娘的弟弟去看望新娘,以示亲热。婚礼才告一段落。

这样热闹传统的婚俗现在仙桃也不多见,生活水平好了后,婚俗都已经改良很多,但“公公背儿媳”的传统一直传承了下来,可谓仙桃婚俗的最大特色。而闹婚的主旨一直都在,俗话说“新婚三天无大小”,闹个吉利,闹个喜庆。但也时有闹坏事的。听我父亲说,就有一家人撞门时把门撞坏的,双方大打出手,抓胳膊扭腿,闹到很僵,平白给一件极喜庆的事涂上一层不吉利的阴影。所以还是得闹亦有道,有个分寸才好。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nokia2100:

    现室友兼同事即仙桃人,回头我问问。

  2. plantlife:

    对于这老式婚礼我还真只记得灰公醋婆了,现在想来很是折腾新媳妇和公婆呀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