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

作者:lixiuping

夏天是吃毛豆的季节,我对毛豆这种平民食物特别有感情,可能小时候与它亲近太多,从播种到收获乃至变成口中餐都亲身参与每一步.但是那个时候多少是迫不得已的,谁愿意弯着腰在田埂上点豆子或者剥毛豆剥到手疼,可是当这一切经过时间的洗涤后便在记忆里变得美好起来。

相对于蚕豆上市的昙花一现,毛豆称得上是长跑豆子了.可以吃上整整一个夏天,农历五月的春忙刚过(小麦刚收完),在孕育稻子之前,我们就开始在田里的边边角角上播种了,从这点来说,毛豆真的很识趣啊,从不和麦子.稻子或者油菜什么的去抢占肥沃的大田,它们只在田埂上,水塘边,地头角低调地偏安一隅.挖一锹,丢几粒,然后一步一行距的如此就班.就算是播种完毕了,你看多简单,不需要撒化肥,不需要浇水,甚至都不要把泥土拍实,它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开始等待发芽了.

六月还没结束,毛豆们已经悄然开出米粒大的小紫花,上上下下错落有致,当然你要拨开层层肥大的绿叶子,才能看到这些害羞的花儿,而视野所及的是蹁跹起伏的深深浅浅的绿.如果你再细致的抚摸一下植株们,你会恍然明白原来毛豆之所以叫毛豆,不仅仅是因为毛茸茸的豆荚,她的叶子,她的茎杆甚至她的花儿都覆盖着一层细细密密的小绒毛呢.

暑假还未到,毛豆们便开始大张旗鼓地进入到千家万户的餐桌上了,城市里的菜场上总有一大摊择好的毛豆等待家庭主妇挑选,而在我们乡下,则是豆子茎叶连根一棵拔,一拔都要拔上个十来棵,当然剥毛豆也就一棵一棵地剥了,剥这样的毛豆时,你千万注意,一不小心就会被一种叫“杨辣子”的花毛毛虫蛰到,那可是钻心疼啊,当然你的手也会肿的像只馒头。这种讨厌的毛毛虫通常会躲在叶子背后啃食,很难被发现,我被蛰过多次,真是伤心啊。或许有人要问为什么要连根拔啊,多笨啊,哎在过去没有燃气的岁月里,晒干的毛豆秸秆可是非常好的燃料啊,火不仅猛而且非常耐烧,最适合做硬菜的时候用。

小时候其实我是讨厌吃毛豆的,清早毛豆米炒咸菜佐粥,中午香干青椒炒毛豆米配饭,晚上盐水毛豆做小菜,看看整天都是和毛豆米打交道。偶尔来个红烧毛豆米鸡仔,也会剩半碗毛豆米无人问津。但是年岁渐长后便开始怀念儿时吃食,这是忆苦思甜吗?所以这个夏天我也是变着法儿和毛豆较上了劲,除了上述做法,我还做了打豆面,非常的爽口,糟毛豆,用糟卤代替盐水,做零食吃,毛豆炒鸡丁可以加点辣椒丁是另一种宫保鸡丁吧,红烧鲫鱼的时候也可以抓一把毛豆,也是糯糯的齿颊留香,当然我最爱吃的还是儿时吃的最多的毛豆炒香干青椒。

即使天天吃毛豆,我们也不会把种的毛豆吃完,永远只是播种的零头,于是大部分的毛豆最后都变成了黄豆,秋农忙(收完稻子)一过,大家便开始忙着收割黄豆了,至于黄豆我觉得还是下一次我有闲情的时候再来聊它吧。关于毛豆的事,就此打住。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izelrede:

    哈哈,作者想必是江浙人,“洋辣子”和毛豆炒香干青椒都是一样的记忆啊。
    我家还喜欢在夏天做咸鱼红烧毛豆子,毛豆的鲜味冲淡了咸鱼的咸味,绝佳组合。

  2. lixiuping:

    哈哈,对了,偶就是江浙人,来自江苏扬州。

  3. xiaohe:

    我们也叫杨辣子。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