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媒记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人给我写信,请我帮他介绍个大三阳或者小三阳的姑娘做女友。我当时十分好奇,他解释自己是个大三阳患者,做了各种治疗后一直还是有病毒在复制的。为了防止传染家人,他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外面,从来不敢跟人吃饭,生怕传染家人,甚至于在择偶上,也拒绝了很多人的相亲介绍。

当时我在做肝病课题,他就是从网上看到我当时在征集志愿者,所以提笔给我写邮件,问是否有合适的未婚女性,或许大家可以走到一起去。我说从医学上来说大不妥当,而且之后生育产生致病儿童的几率相比比较高的。但是当时他非常焦虑,跟我说,他预备再坚持治疗一年,若还不能转为小三阳,他甚至预备自杀。

考虑当时他情绪激动,我也无法劝他放弃心中的想法,只好让师兄设法调查之前的那些病案看看,是否有合适的人员。但是当时课题已经结题,资料已经上交了,而我又将离开。只能跟他说一声抱歉,委托他去找师兄继续诊治,并且看是否有合适的女友介绍一二。从照片上看,此人身材高大,算上一个俊朗男儿,只是眉宇不展。

这样过去了一年,我甚至不敢发邮件问他近况如何,生怕发个邮件过去,对方迟迟不应答,或者说打个电话被告知,对方已自杀。师兄我也曾经问起过,已经忘记了这个病人。
 
 
又过去了一年,我在整理邮箱的时候,看到那个号码,鼓起勇气打了出去。然后,对方接了电话,我说,想问你几个问题,你是否叫某某?他说是的,我说,再问一声,你是否已经找到女友了?他说是的,我已经结婚了!你是谁?我没有回答,只说你结婚了就好。

我挂断电话,心中无限喜悦。
 
 
还有一次,是网上一人跟我咨询,他小三阳,谈一个女友,问是否会传染给对方?

我回答后,又过了很久,他很着急的找我,辗转托人带话来。

他当时的女友,后来体检发现本来就有小三阳,于是他们之间的屏障消失了,因为同患此病的缘故,关系更为密切,于是后来他们结婚了。

但是后来怀孕之后,他们忐忑不安。生怕这个孩子出世便有疾病。

我想了很久,当时人还不在北京,托同行咨询了下,找了个口碑不错技术也不错的医生名单给我。让同行给打了个招呼,让这个网友带上妻子去咨询具体事宜。

又过去经年,他某日终于知道我到了帝都。

喜悦地告诉我,孩子出世了,就是通过那个妇科医生全程跟踪的,孩子一切都好。

有什么比这样的喜讯更让我开心的呢?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同病相怜,祝福。

  2. 猫:

    这些人想太多了,我老公是大三阳,我有抗体,从没操心过。
    活那么累干嘛。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