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一个夏天我买了什么菜

夏天闷热,恨不得天快些凉快起来,数着日子,到了9月1日天就凉快了。凉风一起,可不像夏天的节奏那么笨重拖沓,春捂秋冻,天气似乎不想给秋冻的人适应的过程,从短袖到衬衫,再出门就要穿单衣了,单衣一定要坚持穿几天,不然哪还能秋冻。我坚持着,在意念上挽留夏天,我才煮了两次冬瓜,你怎么能走。月饼都吃了,还想时令的黄瓜呢,黄瓜扭都被村里的大娘腌进缸里了。

曾经我在菜市场里买菜发表了一个观点,当时我的女友对我总买“老三样”的行为表示不满,要买她爱吃的绿叶菜,我说“春天吃叶,夏天吃瓜,秋天吃果,冬天吃大白菜”春天绿叶生发,到夏天能长成样子的都长成瓜了,吃绿叶菜,非时也。对我的观点,她表示不敢苟同,于是她买她的空心菜,我买我的瓜。这些瓜并不只限于西瓜、甜瓜、黄瓜,与瓜相形的圆滚滚的茄子、西红柿、洋葱、土豆,在我的买菜清单都归类为瓜类,除了瓜类,还有豆角类,豇豆、豆角。

即便在正季,买到正常的菜,也不是经常能碰到的。饱满、沙瓤、七八成熟的西红柿,一个菜市也就有一两家摊位,价钱自然要略贵几毛钱,别的卖一块二,这样的卖两块,买几个西红柿要花八九块钱,贵一些不要紧,还要排队等着挑,赶上刚卸下车的成筐西红柿,不禁暗喜赶上时机。菜市的豇豆多细长深绿的一种,豇豆们越来越长,西瓜也是,都是十几斤的大个,这菜是长得越来越大了。深绿的豇豆水分偏大,我喜欢炒发白略老的豇豆,一季也就买到两三次。

电影院的门口有胡各庄的菜农骑三轮车来卖自家菜地的菜,用布条扎成捆儿,给买家提供的塑料袋,大小不一五颜六色,不知她从哪凑的,我也不用她的塑料袋,她买的豇豆个儿短、发白,还有虫子眼儿,买了两次,再买已是下架的豆,短的不过巴掌长。她卖的菜比菜市场几乎贵一倍。她还有西红柿、黄瓜、冬瓜卖,长相个个如歪瓜劣枣,不如菜市的菜好看,据说美国超市的菜都是一样大小的规格化产品,不觉得恐怖吗?怎么能要求菜像流水线下来的产品。

黄瓜也是,好在菜市有的挑选。有次下午我到南街买菜,西海子菜市是个早市。想买黄瓜,三家蔬菜店卖的黄瓜都像棒槌,空手而归。第二天去早市买了正常些的黄瓜,大拇指粗细,约二十公分,摊主对她的黄瓜也特珍惜,码在筐里,挨个儿拿,不许挑拣。

西红柿、黄瓜几乎不断,生吃、做汤,凉拌。炒了一次黄瓜炒鸡蛋,黄瓜下季了。

茄子还好,没买到过老茄子,有个摊位专卖茄子,便宜、不老,他只卖圆茄子。绿茄子、椭圆茄子少见,对长条的茄子不熟悉,也买了几次。凉拌过两次,尝试做过一次家乡夏天的家常菜“咕嘟茄子”,油热爆花椒,茄子入锅略炒,加白水煮,面粉调匀打进锅里搅拌,继续“咕嘟”煮。大概我不得要领,做不出家乡的味来。我做茄子面还行,不打卤,炒六成熟,加老干妈辣椒酱翻炒几下,盛出来,白水煮面,我有“唯一指定用面”,煮面、炒面,用手擀面或切面,挂面还是方面,只到菜市我的老乡的切面铺买面。面煮熟,用炒出来的茄子拌面。以前觉得北京小豆面馆的茄子拌面还行,跟我自己做的茄子面比,已失去吸引力。买的茄子,几乎都用来拌面了。

菜市的豆角也多是深绿色的,有一种白色的豆角,名为“八三蜜”,才能叫做豆角,深绿豆角只能说大打折扣的豆角。八三蜜价钱贵五毛到一块,清炒最宜,炒得太老或煮,反而失去了普通豆角不具有的原味,按说拿八三蜜做豆角焖面,把它焖烂有些可惜。我现在常用电磁炉炒菜做饭,难谈火候,用电磁炉做过两次焖面,均告失败,本来我做焖面还算拿手,内蒙师傅启蒙,湖北师傅指点,我不信用电磁炉做不成功焖面。那天,我拿八三蜜做了一次焖面,步步谨慎,终于做出了一锅完美的焖面,面干爽,一点没有粘锅。口味再好,一粘锅,过程就有了污点。亏得八三蜜带给我的好手感。

每年夏天我最期待的要数冬瓜冬瓜冬瓜,“我记得尤其是夏天的中午 每人一碗冬瓜” 煮冬瓜,也是我家乡夏天的家常菜。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夏天的冬瓜为什么叫做冬瓜?百度知道有人也提出这个问题,有人回答“因为冬瓜外皮有一层白色的东西,就像冬天的霜一样”在人们大汗淋漓的夏天,造物主送来覆有白霜、切开与冰一样透亮的冬瓜,告诉人们:夏天要煮冬瓜。

还有一样夏天才有的配料,吸足了热辣阳光的,细长、钻心辣的青“线椒”,价钱极便宜,一块钱给一小堆儿。凉拌黄瓜我也要用它,夏天吃干辣椒太燥,青线椒的辣却像烈日下空旷田野的树荫,吃出一头汗又被风吹干。用别的青椒或杭椒,辣感分散寡淡,甚至随蒸气蒸出,不能入味。只有当季的青线椒,才能入了冬瓜的味。

通常做冬瓜汤,或冬瓜素汤,或冬瓜排骨汤,求冬瓜汤的清淡,我用猪肉煮,我的朋友觉得不可思议,设想煮出来一定混浊油腻。吃过一口,成见立消,一碗之后,再来一碗。煮冬瓜,亦汤亦菜,不再需要其他菜,就馒头,大碗盛,端碗喝。

一锅合格的冬瓜汤,同样需要“正常的”冬瓜,煮出来的汤汁有一定粘度,冬瓜汤的蒸气蒸在锅盖上不能都是水珠,要有粘的一层才是正常的冬瓜。买过两次冬瓜,不成汤,煮得再久还是一锅发绿的开水。那位胡各庄的大娘卖的冬瓜贵,今年夏天只做出了一次满意的冬瓜汤,买的她的冬瓜。

简单来说,煮冬瓜:炒带皮猪肉,不能全部用瘦肉,也不能太肥,根据个人喜好加葱花,浇酱油,一点料酒,加一小碗水煮肉汤,煮五六分钟,加适合份量的水,冬瓜切大块,待水煮开翻滚,与青线椒下锅煮,加盐,中火煮十五分钟,看蒸气在锅盖粘了一层,可以了。盛到碗里,要加醋,根据个人喜好可选择点一些香油花。

这个冬瓜汤,我把它如有一比,这个比喻好像又有点恶趣味,猪肉好比那三十五六的大叔,冬瓜好比那二十五六的熟女,大叔煮熟女,两者混搭,此中人自能体会,哈哈哈。看到这个比喻,估计有人立刻又失去了一试的兴趣,不过现在也来不及夏天煮冬瓜了,明年夏天吧您呐。

主题相关文章:

11 条评论

  1. 紫书:

    我记得在老家夏天消暑,我家姆妈会煮一碗冬瓜汤来喝,一般都是切薄片,配一点点肉末,色红,滚汤后到冬瓜色泽几乎透明即可,放些许葱花。整个汤出来,颜色清淡,心上就将暑热下了几分。

  2. 海里的泡沫:

    上初中时食堂几乎天天是熬冬瓜,没肉,上面漂一层油。但是还是觉得很好吃。

  3. dadishang:

    不同的做法,冬瓜是个好菜。我漏了西瓜,只买到一次好吃的西瓜

  4. RR:

    喝奶茶,应该喝带果的,比如苹果,芒果,不喝带瓜的,像黄瓜,西瓜(木瓜除外)

  5. dadishang:

    忽然想起来,我们好像也说“熬冬瓜”

  6. hellokaya:

    被标题吸引了~
    其实偶尔有些这样的文章真的挺好,“在过去的一个夏天我买了什么菜”~哈哈 听起来就充满生活气息~!
    我想作者一定是一个热爱生活,拥有小小幸福的人~

  7. hellokaya:

    忽然想吃妈妈的清蒸鱼

  8. 紫书:

    有人说过,对一条鱼的最高待遇是清蒸。

  9. jinse:

    我做冬瓜汤一定要配香菜阿,有时候非常简单的就是清水煮,一点葱、盐、鸡精,最后就靠那把香菜提味。
    好久没来青马,上来就看到不少好吃的。。。

  10. 梦儿兜:

    好有生活经验啊~~好期待春 秋 冬都来篇,作为我买菜的指导性文件呀~嘿嘿

  11. 招财猫:

    紫书说的这个冬瓜汤做法极像我家乡的夏季家常菜,停笔暂且问,或恐是同乡

留下评论

*